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29][全職高手][喻王]不可理喻、上

※抱歉,好像通篇都是喻隊自言自語QQ

※本來只想寫最前面那段,結果一路寫下去發現破六千字了還沒寫完(默)

※不保證補完,喻王只是一時開的腦洞

※可是喻隊跟王隊都還是很蘇QQQQQQ

※偷偷投喂 @"Tragedies"__伊川   @空云喻坠 




  為什麼人說,戀愛不可理喻。

 

  因為根本弄不清楚,這是怎麼開始又怎麼結束的。誰能想過,身邊並肩作戰的隊友,對面走來的數年敵手,馬路邊上散步的路人──有一天會攜手躺在床上。

  是的,不明白,不清楚,沒有科學數據能夠支持,人都是怎麼找到相好的另一半。這也就說明,為什麼喻文州發現自己喜歡王杰希時,抱持著異樣的冷靜。

  他想,他不怕自己喜歡上誰。

  真正害怕的是,怎麼去忘記自己喜歡上誰。

 

  這是不一樣的,喻文州與藍雨剛剛結束客場作戰,同微草全隊握手致意時,笑得平穩又叫人舒心。

  全世界除了他本身,沒有人知道喻文州喜歡王杰希。

 

  看著隊友們打鬧又帶上比賽後的懶散,搭上大巴回到酒店,勝利的情緒未退。職業選手要能很好的控制得失心,又不應該喪失。

  很多事情就是這麼微妙,危險的平衡逼迫人去取捨,必須要有,不能夠沒有。

  喻文州將這點做得很好,所以有了全聯盟人人皆知的好脾氣。套入上面的公式,那就是他並非不生氣不低落,只是將其壓到最深處,獨自內部消化。

  與黃少天是同間房,才該回去就被人搶了浴室,喻文州笑笑,掏出手機開始查看其他戰隊的比賽結果。

  作為一個隊長,他很盡責,查看所有的結果之後,又選擇一場比賽看著,提早開始研究的功課。

  絲毫不偏袒微草。他像是忘記今晚的對手,對於所有戰隊一視同仁。

  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理,可是好多戀愛中的人都忘了這種事。不是他們笨得無藥可救,而是他們太過用心,接著不再看向周遭。

  喻文州是不能夠這樣的,所以這份喜歡他擁有,他承認,卻藏在沒有打開來看過的角落,靜靜擱置。

  「隊長!換你洗啦!」黃少天嚷嚷,隨著浴室門被推開,蒸氣蒸散,就坐在床邊的喻文州也有所感,抬頭。

  「知道了。你趕緊把頭髮擦乾,別著涼。」雖是提醒,但黃少天早就忙著把自己的頭髮搞得像黃金獵犬那樣蓬鬆。

  「隊長,你在看啥呢?比賽?唉呦我看看啊霸圖那群老傢伙是不是輸啦,今天對上輪迴呢真刺激,好可惜今天轉播是我們,電視上沒他們!」黃少天的多話有時候連喻文州都覺得煩。不過想想那也是從中抓出重點的一種訓練方式,久了,又覺得有趣。

  知道對方只是想看看比賽,畢竟誰不喜歡強者相爭的場面?喻文州把手機遞過去,好幾年的搭檔了、當然也沒在客氣,黃少天一屁股坐到喻文州身旁。

  「4比6。」喻文州說出比分,一樣是帶出勝負的意思。看黃少天自個兒看著手機也能嘀咕,笑了笑便起身換他去洗澡。

  帶著換洗衣服走入浴室,熱氣散不完全,沐浴露的味道也瀰漫。鎖上門,喻文州看向鏡子,霧氣倒是散去留了一面清澈乾淨的倒影。

  那是他,看了二十幾年的面貌,卻還是覺得陌生。並不特別控制表情,卻已經察覺嘴角又一次掉了下去。

 

 

  晚上睡前,例行地又能聽見黃少天天花亂墜一樣東拉西扯。喻文州偶爾會回上幾句,直到他們都累了,才會聽見:「隊長晚安!」

  「少天晚安。」通常都說得慢點,喻文州喜歡做事留有餘地。

 

  接著昏暗的酒店房間內,喻文州才會開始在這種情況下,無可遏止地想起王杰希。

  幾分鐘就好,他都是這樣……嘉獎自己?說服自己?控制自己?

  太多太多種解釋了,可是喻文州其實不必向誰解釋。

  閉眼又是那天璀璨再現。

 

 

  第八賽季將近全明星周末,葉修的退役殺得所有人措手不及。喻文州得知消息的時候,也是好一番錯愕。但競技場上一直都是來去不斷,再怎麼感傷,也不至於是很長的一段時間。離開了,必然要被遺忘。

  又過了一些時間,喻文州看著手裡的周刊,只剩下一小角落說著葉秋的事。

  結果就在這時QQ的提示音響起,他抬頭一看又是一愣。

  抓在手裡的周刊都差點滑到地面上去。

  職業選手平時在QQ上要算活躍,除了一個主群,大多都還有各自的小圈圈。

  有的用戰隊來分,有的用性別來分,有的用出道賽季來分,還有的……更像是為了吐苦水才聚到一塊兒。

  那是隊長之群,當年取名字的人沒什麼品味,不過光見那名字也知道,這是把戰隊隊長都圈進來聊了。

  這群通常是安靜的,不過每一次有人浮水都能炸出好幾落深池水花。

 

[王不留行]:說真的,葉秋怎麼回事?

 

  喻文州並不意外是王杰希先發話。此時還不到大部分戰隊的訓練時間,而王杰希解決問題的動作其實算是雷厲風行。

  只要對微草好,那麼說走就走,何嘗不可?

  有他那麼一帶頭,QQ群短暫地熱鬧起來。

  喻文州知道自己就是參與進去,照他速度也要被甩開好幾條街,而且馬上要到點訓練,乾脆就這樣看著。

  結果事情並不如他願。

 

[王不留行]:@索克薩爾 你怎麼看?

 

  ……為什麼要選擇他?喻文州霎時無語。

  不過看看隊長群內,肖時欽已經簡單點評過一句,那接下來輪到同樣名列戰術大師之一的喻文州,好像也不該意外。不過最受刺激的點還是,喻文州他正希望自己不必出現,然而挺在意的人卻將他揪出。

  一點小事也讓他心裡一顫。

  可還不足以使他失控。平靜如他。

 

[索克薩爾]:不單純吧……不過直接請前輩出來說話不是更好嗎^^

 

  喻文州自然心裡也有一番琢磨,可是他並不想在群裡說。早飯時他就和黃少天閒聊起來,估計出葉秋和嘉世間怕是有嫌隙。不過這都屬於別人的事,而且此時若要把精力放到研究上頭,不如看看去年的最佳新人孫翔,接下來回出什麼招來祭這些前輩才是。

  很快地群裡的討論方向歪到神祕的地方去,最後喻文州主動登出,帶著藍雨的人開始訓練。

 

  想不到這插曲並不是這麼快就結束。

  晚餐過後,喻文州思忖今天該來整理下一場比賽的預備資料,手機就響起了。

  「隊長隊長!手機!」黃少天把喻文州的手機舉起,方才是他拿去玩了會兒手遊。喻文州笑著要接過來,卻沒得手。

  因為黃少天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,又把手機奪回去,接著怪叫一聲才把螢幕朝著喻文州眼前湊去。就怕他看不清楚一樣。

  「唉喲!是微草的王杰希!隊長你說他打來安什麼心啊嘖嘖──」

  「少天。」

  喻文州的手殘不過是手速略慢,不代表他是真喪失功能性。只是把手機奪回來再滑開接聽,順手還把手裡夾著資料的文件夾朝人頭上一敲,那還是能在兩秒間做到的。

  「王隊?有事嗎?稀奇了,竟然打電話給我。」而後喻文州就這樣走去無人的廊上接聽。

  「抱歉,有點突然。」對面的聲音有些模糊,大概是收訊關係。後來聽到一點摩擦聲響,喻文州揣測那人是自己查覺到,接著換了個位置說話。

  「想和你聊一聊葉秋那事。我覺得不單純,但是……其他人的看法未必準確。」

  「原來我的看法就準確了嗎?謝謝,不過我現在也看不出太多。」喻文州嫌文件夾有點重,隨手把東西夾在腋下,整個人仰靠到牆上。

  王杰希的聲音帶點機械感,科技扭曲了真實。不過喻文州還是細細聽著王杰希接下來的話。

  「兩個人討論看看應該能知道更多。但我想你也會猜到,問題可能出在嘉世。他們大動作把孫翔一個新人收過去,是有些莫名了。」

  「孫翔倒是有些亮點,這不算意外。」

  「但他要接下一葉之秋。」

  「轉型這事的確比較少見,所以你是猜測,有爭位之嫌?那這更沒道理,葉神的鬥神,不是孫翔能爭過的。」

  「上次有人信誓旦旦的告訴我,葉秋難以避免狀態下降,嘉世的成績很難再拔高。」

 

  喻文州想,他是有說過類似的話,但可沒有那樣篤定。

  王杰希其實也沒有多善良。

 

  「呵。」短暫輕笑,喻文州呼出的一口氣無形散開,「說這麼多,王隊,你是想要知道什麼?」

  王杰希也笑了,「其實是我最近遇上一點事。」

  「什麼事讓王隊急著跟我分享?」

  「也說不算分享吧……就是覺得你會知道一點事。網遊裡頭不太平靜,懷疑葉秋根本沒打算安份。孫翔帶著嘉世,短時間也看不出什麼提升。如果說這事情有問題,那一定是要從跟葉秋熟悉的人去問。我就猜或許黃少會跟你說些。」

  「那倒沒有,少天的話是不少,但也不是什麼都跟我說的。還有,該不會是王隊沒有黃少電話,所以只好從我這邊下手吧?」

  喻文州已經知道這通電話沒什麼價值,只好改而勾著王杰希的真實目的。這樣打趣對他來說並不稀奇,甚至還能讓空著的手慢慢攀爬上牆面,想著這裡的油漆剝落,得補一補。

  「跟你比較熟,所以找你聊聊,沒什麼不對吧?」

  一不小心,指頭就掰了一塊龜裂的油漆碎片下來。

  喻文州沒直接扔到地上去。

  「嘉世……沒了葉秋,會很艱難。不管你遇到的事跟葉秋有沒有關係,我只能說,還是別這樣忘了他才好。」

  「雖然大家都這樣說,但聽到戰術大師的肯定還是比較相信一點。」

  「那東西只不過是記者亂寫的,怎麼連你都拿來取笑。」

  「玩笑、玩笑。那沒事了,不打擾你。晚安?」

  「晚安。」王杰希。

 

  喻文州掛掉電話,發現手指頭都是白色粉屑,他已經不必拿去垃圾桶丟棄。全都散在地面上,卻又細小的不易發現,也不知道哪時候才會被清掃阿姨,用吸塵器全面吸去。

  為什麼要拿葉秋當話題呢?喻文州百思不得其解,可是手機上的通話時間,在在顯示著他兩相隔兩地,卻也很實在的能就此說上話。

  不能告白也想著喜歡,批著選手的外皮,就只能仰仗著這樣沒有內容的通話。喻文州不自覺用了懦弱來形容自己。

  可是通通說出口更加沒有好處。

  還好,不是一無所獲。

  王杰希問不到什麼,喻文州卻收到一些字句,是叫他夢裡可以不斷重演的畫面。

 

  他說他兩比較熟呢。

 

 

  喻文州是個什麼樣的人?

  他笑臉迎人,待人和氣。略帶幽默,不失穩重。大局觀佳,包容力強。揚長避短,全力發揮。

  任誰來說都是這樣的,他自已也承認。

  喻文州的感情已然內斂到一定的程度,要不是他和誰都能相處,怕是要被人諷做虛偽。可見他是真心真誠,最後坐穩現在的位置。

  不過這還不是全部的他呀。喻文州看著舞台上的投影,在與黃少天的解說中,偷偷夾雜上一點輕嘆。

  他看過百態,所以逐漸淡漠。要是有什麼能激起他的激情,喻文州會將那些牢牢抓住,再不放開。

  所以他成為一名榮耀選手,所以他帶著藍雨拿了冠軍,所以他喜歡上王杰希。

  一開始只是小孩心性,覺得魔術師是多麼絢麗的存在。當然欣賞之餘也懂得分析,畢竟那年他已漸露鋒芒,不久的將來就會登上舞台。

  只早他一年出道的前輩,用華麗莫測又有笑的打法,擄獲了喻文州在內的許多人。

  之後是第四賽季第一次的客場上,喻文州看著比他略高的男人,微笑伸手。

  那一刻他知道這是一種實體的抓取,暗夜斗篷真時落下,喻文州的世界就再也沒有真正光亮起來了──因為有人說過,單戀是最美好又最痛苦的不眠之夜。

  那一年的全明星,喻文州自然是沒有入選。不過他們在後台有說上話,只因為恰好站在一起。王杰希問他還習慣嗎?喻文州故做淡漠,逞強一樣說著他能做好。

  王杰希大概看出這位小少年的打算,所以笑著伸出手,「好啊,請多指教,未來場上多見。」

  於是之後微草的連冠夢被藍雨打碎時,喻文州在純粹的愉快之外又想到,真好,他們一路到總決賽上都見著。

  還有偶爾在QQ上討論戰術或是如何帶隊,王杰希都會特別對喻文州多指點幾句。

 

  他們之間的事兒都很小,但喻文州全數不漏的記在心上。

  不過這恐怕也是為什麼親密如黃少天,都不曾看出喻文州的感情世界,是怎樣長年堆滿記憶,卻又落滿灰塵。

  因為喻文州和王杰希,擺在一起就只有那些小事了。

 

  喻文州起身鼓掌,全心為微草付出的王杰希,值得這樣的敬意。

  全明星場上的新秀挑戰賽,王杰希輸給高英傑的用心,喻文州相當驕傲自己能夠看出來,並且全心全意為其敬佩。

  這可是他欣賞的人!喜歡的人!

  王杰希看不到他的澎湃。

 

  「隊長,王杰希真的……很厲害啊。」黃少天聽完喻文州的分析,當然也對人敬佩起來。

  喻文州回過神,稍扯了扯衣服下擺,隊服拉鍊拉起後總是不平整。他已經坐回位置,偏首回應黃少天:「是。他們是不可小看的對手。」

  「隊長你對誰都是這樣說的。」黃少天顯然不能更熟悉喻文州平常說教的那些話。

  「嗯……也是。」語尾上挑,好像帶上他慣用的顏文字符號一樣。

  「怎麼又是微草的小鬼啊,來來來看他挑誰、呦是李軒!隊長隊長這孩子竟然選李軒真特別!有意思啊……」

  黃少天後面的話被喻文州自動屏蔽了。不是沒有意義,只是他又一次望向王杰希,對方那張冷靜自制的臉藏在暗處,愣是沒望向藍雨這邊。

  對方的確不必看著他,因為他根本什麼都不曉得,沒有義務要照顧喻文州的情緒。

  當然,喻文州也沒做什麼,即使愛情不可理喻。

 

  自由自在的,不是術士的風格。

  畢竟他沒有魔道學者手裡的掃帚,即使是折翼的魔術師,都沒他來得拘束。

  喻文州收下了全明星周末的這件大事,繼續守著一個人的秘密。

 

 

  真真正正打翻喻文州的自持,掀起洶湧波濤的始作俑者是盧翰文。

  他看著眼前的孩子雙眼放光,表示請准許放行,夏休期到B市找劉小別玩的計畫。

  喻文州那個頭疼啊──夏休期的選手是自由的,喻文州當然管不著隊員的動向。但為難的點就在於盧翰文未成年,人家父母可是把他交給了喻文州。

  再來,說是去找微草的劉小別,問他對方是否同意了也沒吱聲,這肯定是偷溜過去再耍賴留下的節奏。

  沒辦法,喻文州只得勒令盧翰文得到劉小別的同意,才願意幫他買張飛機票飛往B市。

  當然這還沒完,喻文州打了通電話給王杰希,是提醒一下微草隊長才妥當。

  結果電話才剛接通,就聽見王杰希比他要搶著開口:「我提醒過小別了。」

 

  啥?

  喻文州瞬間覺得,王杰希會算命大概是真的。

 

  「小別剛才和我討論你們隊上盧翰文的事。」王杰希的話筒那端,又是一陣窸窣。喻文州很容易因聲聯想(多虧了黃少天),推測著也許微草的信號一直都不是很好。

  「抱歉,添麻煩了。」喻文州這次站到窗邊,陽光刺眼地讓他只能閉上雙目,感覺光在眼皮子上徘徊。

  「哪裡。其實有需要的話,乾脆整隊帶過來吧,來個交流訓練?」

  「行啊,用你們微草訓練室的話。」

  「這個免談。」

  「呵呵。」

  「不過你和盧翰文一起過來的話,我們這邊倒是沒有什麼接待困難。」

  喻文州迅速咬了下嘴唇、完美利用疼痛之後才回答,而眼仍是見不到世界。

  「給我這麼大面子?」

  「利用假期出來走走也不錯,不是嗎?相信下次去G市走走,喻隊你也會做主的,難道不是嗎?」

  「這……我跟著翰文去的確安心點。但是你們隊上的劉小別?」

  「劍客操作加強訓練──我是這樣說的。」王杰希的聲音輕鬆,但顯然剛才和劉小別談話時,那會是另一種嚴肅。

  喻文州當然覺得這個提議很好,可是他還在尋找讓自己答應的理由。

  不是他不願意多花幾天看著盧翰文,而是他擔心王杰希察出他的別有用意。

  畢竟只要劉小別不介意盧翰文過去,那微草肯定是不會讓一個孩子出事。兩隊雖在冠軍之爭上有些過節,但選手間都是朋友,哪裡會為難。

  真的可以嗎?能去嗎?不會造成麻煩嗎?

  喻文州自個兒囉嗦著,那些無謂的煩惱要是被隊友知道了,怕是要目瞪口呆喊著隊長怎麼了。

  王杰希為什麼一言一行都能攪弄他的心呢?

 

  「我們就過去叨擾幾天吧,王隊你可要好好安排。」喻文州一點都不小心,說得好像準備將微草榨乾一樣。

  王杰希那裡的笑聲當然也有,如風徐徐,這真的是一個讓人放心的男人。

  「就等你們來了,恭候大駕。」

 

  天更亮了,喻文州睜眼了。


评论(11)
热度(40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