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27][全職高手][肖翔?]救

※感謝賣萌30題:帶著笑容和一身傷痕來炫耀自己英雄救美的事蹟

※今天的孫翔有點傻過頭了(O)

※但是今天是我生日,我就爽這樣寫(X)

※\寫肖翔過生日一定會是今年最開心的一件事/




  人生嘛,總是充滿意外。

  所以看到孫翔身上有幾處擦傷、隊服汙損,整個人趴在房間門板上呼叫「小事情」,只要覺得這是場意外就好,別在意、對吧!

  肖時欽從樓梯走上來的時候,默默安慰自己的方式。

  但,兩個人不管有沒有交情,看到他人受傷總是會擔心一把。肖時欽斂了斂神色,快步走向對方,而孫翔也已經發現肖時欽本不在房內,改而收回姿勢立正站好。

  就是那個態度有些奇怪。不像是做錯事的孩子滿懷歉疚,也不像是闖出大禍的驚慌失措,反而帶上一點驕傲自滿迎向肖時欽,孫翔大喇喇地留在原地。

  「孫隊!你這是擦傷嗎?」儘管肖時欽很懷疑對方是從樓梯上滾下去,可自己方才在訓練室沒聽到任何風聲,可見孫翔八成不是在俱樂部裡頭受的傷。

  迅速開門,先把孫翔帶到房間裡,不管是要替人包紮或是聽孫翔說話,肖時欽都有充分理由收留,而非將對方遣返回去。

  畢竟,孫翔在前幾秒鐘裡,敲的是他的門。

 

  肖時欽觀察縝密不假,但不代表生活上真就心細至連醫療箱都時時備著。先叫孫翔把外套脫了,掃一眼傷處,都是手臂跟手肘上有些擦痕跟淤血,看著怪恐怖,但實際上不算嚴重。命孫翔自個兒把傷口用水沖沖,肖時欽則飛快跑去醫務室,和隨隊醫師瞎扯幾句,總算要到一些藥膏跟棉花籤,還摸走了幾片OK蹦,一路上心驚膽跳。

  肖時欽還沒空想這短短幾分鐘內,他究竟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事,才得這麼費工夫。

  回到房間卻又叫他好氣好笑,孫翔躺在他的床上好不客氣,所幸還記得舉著右手,別讓清洗過的傷口到處碰撞。

  「快起來,我幫你上點藥。」肖時欽並沒有立刻詢問,走過去坐在床沿,床墊些些一沉是他的重量,又再沉,那是孫翔往這邊靠了。

  「喏,你輕點啊。」

  肖時欽沒答應。

  一時間的寂靜如薄冰。沒有人去碰,那就挺美的在那裡。可溫度會起伏,人心會改變,一個思緒轉著、轉著,就隨著棉花籤抹上藥膏,再往傷口細細塗去時,總算是開口。

  「你這是在外頭弄的?」肖時欽並不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。

  畢竟他們的身份也算是半個公眾人物。

  結果孫翔揚起笑容,一雙眼都半瞇了起來,「是啊,小事情,我跟你說──我剛救了個人!」

  聽起來挺偉大的。

  「喔。」肖時欽撕開一個OK蹦的包裝,「救了誰?」

  「一個妹妹!」

  敢情還是個英雄救美。

  OK蹦被貼上去,他移往下一個傷口,「怎麼會跑去救了一個妹妹?」

  「嘿嘿,這你就有所不知了。」孫翔扭下屁股讓坐姿更舒坦一點,略低下頭和同樣垂首聽他說話的肖時欽更近一點。

  「天氣熱就出去買個冷飲,結果對面巷子……還在那破網吧隔壁呢。我走過去就看到幾個男的圍著一個小妹妹,也不知道想幹嘛。」孫翔說的抑揚頓挫、慷慨激昂,但實在不怎麼吸引人。

  肖時欽卻等著他接下去說。

  「我本來要回俱樂部,而且警察局就在前面幾條路,應該不會出事吧……嘶、叫你輕點!」孫翔抽回手,皺起眉頭。

  肖時欽把人抓回來,繼續上藥。

  「結果一個男的就想抓那妹妹,才五歲小孩,抓毛抓。」孫翔像是回到狀況裡頭,又開始說得激動。「破網吧在旁邊,我怕鬧太大被看到,所以就變裝了一下才過去看狀況!」

  「變裝?你出門的時候沒戴口罩?」但實際上肖時欽挺欣慰的,孫翔至少還知道他不該鬧出什麼來。

  「戴啦!不過光口罩不夠啊,所以我戴了墨鏡,還把飲料插上吸管吸了一口,看起來像是路過的。」

 

  孫翔絕對是故意裝笨,肖時欽想。

  一般正常人是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的,他又想。

 

  「啊,小事情你別插嘴。後來我走過去問他們想幹嘛,講沒幾句話就覺得沒意思,找個機會直接把小妹妹抱起來就跑!」

  「跑去警察局?」肖時欽終於貼上最後一個OK蹦。

  「不然還跑回來嗎?對啊,我就把人抱過去丟在門口,順便還把飲料送她。再之後就回來了,瞧,挺帥的唄!」

  肖時欽抬眼,看著距離極近的孫翔笑得一臉燦爛。

  但他打破了他的炫耀。

  「還好孫隊記得不能在外面闖出事情。但是,你這傷口怎麼來的?難道小妹妹掙扎抓傷了你?」

  「切、哪那麼遜!就是跑的時候被堵了幾下,往牆上撞的,沒事!」孫翔擺手,好似真不在乎右半邊的數個傷口,還壓著肩膀轉了轉,顯得特有活力。

  「而且啊,你看。」還沒完,孫翔把手掌朝上攤開來,停了幾秒再翻回來。肖時欽沒從中瞧出什麼門道,只得故裝虛心受教。

  「看什麼?」

  「這裡沒受傷啊。」孫翔的笑容溢發耀眼,嘴角如月勾刺破黑夜,「我還要打榮耀,不會讓手指受傷。所以沒去打架,別擔心啦,小事情。」

 

  後來肖時欽把孫翔送回房間,雖然是幾步路的距離,他還是跟著。說不出要人下次別再鬧上這麼一齣,總歸來說那是孫翔好心,換做肖時欽,怕是直接去了警察局,丟給人民保母之後就不管了。

  捫心自問,他也不是什麼真正的好人。

  他不知道孫翔為什麼要他別擔心,雖說他似乎是真的有點擔心這位隊長。但是單方面的付出,對方是否有接收到,在這之前完全沒辦法確認,也一再地讓肖時欽感到挫折,總覺得這人根本沒把那些俱樂部的勾心鬥角放在心上。

  這是好事、壞事,肖時欽無從判斷。

  就只是覺得,順心而為的孩子,那當幾天就是幾天吧。

  不過關鍵時刻別掉鏈子,他會更高興一點,肖時欽這樣想著的同時,搭上對方的肩。

  對上眼。

 

  「傷口別碰水免得感染。還有……你沒做錯,但下次還是別找人炫耀,孫隊。」

 

  『省得你的副隊得一直操心下去。』

 

 

  「……不碰水要怎麼洗澡?」結果孫翔那天晚上花了半個小時思考這個問題,最後把OK蹦全撕了才跳進浴缸,出來之後再百度看看現在該怎麼辦才好。


评论(4)
热度(23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