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17][全職高手][肖翔?]那些日子

※人的專長是做死

※鬼才知道我為什麼跑去寫肖翔

※媽啊 好萌

※但內文一點CP感都沒有,我只是練筆

※......到底要怎麼練筆才會突然開始寫肖翔......






 

 

  肖時欽回到房間休息時,已是晚間十一點整。

  在嘉世的日子遠比想像辛苦,他帶上門時,落鎖的不只是他,還有對門的孫翔,這些綜合起來又一次浮現於腦海──是,真的辛苦。

  這一年的挑戰賽征途必然是遠沒有職業聯賽疲累,但是沒有了高強度的比賽,還是得保持著對於未來奪冠的信心。再者,雖然名為副隊長,壓力卻從沒有身做雷霆隊長時來得小。

  肖時欽還是有屬於他的自信與傲然,任一個職業選手都有的。在這裡他仍可以指揮,但孫翔名義上壓在他的頭上;嘉世給了他一個高強度的戰隊,偏偏又被他洞悉這之中暗藏洶湧;拋下成長的地方只為真正展翅高飛,承受的罵名其實不比張佳樂或葉修來得少。

  肖時欽在時間來到十一點零一分時,仍舊嘆了口氣。

 

  孫翔似乎對他非常不爽。

 

 

  事情很簡單,嘉世的訓練時間與雷霆幾乎沒有差別,都是早上加強基礎,下午集中戰術,晚上自由時間──三等分的切割方式。當然,此刻他們仍在挑戰賽之中傲視群人,訓練的壓力與強度自沒有那麼重。

  不過下午進行模擬賽時,孫翔與肖時欽的指揮竟是重重相撞,一度打亂隊形,爾後飛快又調整回來。

 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個插曲,沒什麼,過了之後分析、檢討,也沒有必要再提。

  想不到晚上肖時欽路經訓練室,看見裡頭的燈亮,心中一個疙瘩便起。

  一定是孫翔在加練,這無從懷疑。肖時欽心細且刁鑽,在雷霆磨出的思考迴路便是如此,還好個性較為圓潤,尚不至於成為葉修那樣遭人鄙視又不敢輕視的大心髒。

  隊友們的習慣他大抵了解,自也知道孫翔是一個多刻苦的選手。肖時欽起初發現自己毫不驚訝這個心高氣傲的少年何以認真,飛快一想就反應過來,其實誰的壓力不大呢?

  作為一葉之秋的主人,若沒有能耐孤高,那便得重摔至底。

  總之,他的疙瘩並不來自於「孫翔怎麼還在」,而是「是不是應該談一談」。

 

  談什麼?

 

  談指揮。

 

  孫翔很少會去和肖時欽爭指揮權,不如說他巴不得通通扔給副隊長,然後頂著囂張又霸道的氣燄,卻邪一揮直挑敵人。

  那為什麼還要談?肖時欽深吸口氣,側耳傾聽著裡頭富有節奏感的敲擊聲。

  今天在團體戰中,主要是針對佈署的默契與變化進行加強,而肖時欽屢次提出撤退、散開等指令時,孫翔難得抗議了。

  「退什麼退,直接上,挑翻!」

  這話聽了都想搖頭,孫翔真是一個這麼沒有戰術腦袋的人嗎?

  不是的,今日反而得理。

  因為肖時欽仍在與隊伍磨合著,那套在雷霆的戰術打法,放在嘉世並不適合

。他本人非常自主的收斂,並且試著更加奔放,所以初時融入並無困難。

  加上目前的挑戰賽所遇到的玩家隊伍,基本也不用什麼戰術方針,真的是挑翻便罷。

  不過若是細膩、反覆、枯燥的訓練時呢?

  肖時欽也是人,不由自主的偶爾還是會出口便給了比較保守又安全的指令。

  至此尚無問題,調整便是,可是孫翔一個隊長可還在那兒呢!

  他的確會聽聽肖時欽所說的,但不代表一定就遵從。孫翔不會自找麻煩,沒事抗令很無聊,可是他作為隊長若沒有一定的大將之風,領頭挺前,那要他做什麼?

  還不如乾脆就把他丟到敵陣中央、無腦亂毆嘛!

  雙指揮最怕的就是指令衝突,今天訓練時來了這一起,怕是孫翔也剛好沒控制住,脫口而出便是如此結果。

  事後肖時欽點出時,孫翔沒有反駁,一切就此揭過。

  可是會不會有下一次?

  肖時欽倒也沒有驕傲到無視隊長名號,他知分寸的。可是趁著現在孫翔在此,他倆能夠單獨談談,那是不是也知道一下孫翔的看法?

  他們畢竟不是霸圖那樣默契的正副隊長,徹底研究他人的肖時欽,自然也會徹底研究自身周遭。

 

  裡面的鍵盤聲停了,可能是一次短暫的休息。肖時欽連忙敲敲門板,踏入的同時朝孫翔點了點頭。

  孫翔正靠後倚著椅背,看到肖時欽時沒有忽略,略昂下巴回應:「喔,小事情啊,幹嘛?」

  正朝孫翔走來的肖時欽聳肩,「沒事,看見孫隊還在加練,打個招呼。」

  結果孫翔擰擰眉頭,沒有再說,視線放回螢幕上頭。

  「不過可以的話,還是想跟孫隊聊聊。」

  肖時欽偶爾會覺得孫翔麻煩,是因為脾氣和心境難以拿捏。作為前輩要喊一個後輩為隊長,剛開始他當然不太習慣──這是自然,他第一次轉會他隊啊。

  可,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,總覺得孫翔不是很喜歡這樣的稱呼。

  「聊啥。」孫翔隨口一提,肖時欽看見他點擊開始下一輪的訓練。

  「這……來了一段時間,還沒機會好好談一下隊伍的事。」既然對方沒有要專心的意思,肖時欽也捨棄更加小心的迂迴討話,單刀直入。

  當然某方面也是怕彎繞得太大,孫翔會根本就沒有發現,談話的重要性。

  「所以說談啥啊?隊伍?」鼠標輕微抖動,一葉之秋射出一個炫紋後再得一個炫紋。

  「嗯,今天下午的練習有個問題很明顯。你的確很能帶動大家的士氣,我們也不必綁手綁腳的。但是有時候戰術運用也很重要。」肖時欽推了推眼鏡,起了頭之後也就沒有太大的困難,「我還在修正習慣,這點我會繼續努力。不過不是所有場合都適合直接衝鋒……」

  「喔?那還要我這個隊長幹嘛?」

 

  只一句,肖時欽就知道不對了。

 

  孫翔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火藥,語氣中的蠻橫一展無遺。一葉之秋在疾跑閃避後,終是停在半途。左上方的時間仍在跑動,僅僅幾秒鐘未進行操作,系統已經冰冷給出提示。

  訓練程式被扔著,自然也就沒有鍵盤敲打和鼠標滑過的聲響。

  可是孫翔沒回頭,只嘴角兀自掛上輕蔑的笑容。

  「小事情,沒啥好談的。你幹你的,我幹我的,這不是很簡單嗎?」

  「……這話不對。」

  「哪有不對。要不你喊我隊長幹嘛?我不就只要負責站在前面就好?」孫翔聲調拉高,「喔,不對,你今天要我後退,我不聽嘛。你來是想聽我道歉?」

  當然不是。

  肖時欽完全不明白孫翔怎麼著忽然如翻臉一樣,說話刻薄起來。這貨平常的確看著不太順眼,但也不至於這樣刁難人。

  截至目前,他所知道的孫翔,還沒能耐在遊戲以外花這麼大心思。

  「孫隊,你、」

  「閉嘴。」

 

  有些粗暴的登出程式,飛快關了電腦,重重按下螢幕電源,而後孫翔才看向尚在思索如何反應的肖時欽。

  「小事情,我問你。」

  「是?」剛要人閉嘴,現在又問上,肖時欽無奈間只能先應了。

  「你真當我是隊長?」

  「不然還有誰能當隊長?」

  「你。」

  肖時欽開始懷疑自己的腦袋,是不是除了要適應嘉世這個豪門,還得繼續開發這個隊長的跳躍思想?

  的確從各種角度來說,肖時欽是個好的隊長人選。但今天是他轉會過來,先不說算是隊內新人,其他人願不願意一上來就服他,也有待討論。

  再者,嘉世從初入聯盟,便都是一葉之秋領軍──尚不說背後操作者從葉修換成孫翔,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記得,那個永遠剽悍的鬥神,是嘉世的隊長。肖時欽自認自己還沒有能耐頂住這個位置。

  於是回到此刻,孫翔這發言算什麼回事?懷疑自己沒能力擔當?

  肖時欽幾乎要伸手去確認眼前的少年是不是腦袋燒壞了。

  「孫隊,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?」

  「……哼。」孫翔起身,把帳號卡兜在懷裡,「走了。」

 

  肖時欽沒有攔住對方。

  今天可以說是一蹋糊塗,不過也不算是沒有收穫。

  和孫翔一前一後回到宿舍,肖時欽出於禮貌還是說了聲孫隊晚安。

 

  雖然嘉世的內部問題不小,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沒有戰隊是完全安逸的。肖時欽本不在乎,可是今天這一看,好像連他自己和隊長之間,也有些未知的部分。

  更甚至,說不定是孫翔自己有很大的混沌之處。

  肖時欽幫不上忙,但不得不幫。

 

  他是名義上的副隊長,實質上的指揮。

  也同時該是孫翔的臂膀。

 

  因為他選擇了嘉世。


评论(4)
热度(12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