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94][全職高手][王柔]流年不利03

※想了很久還是決定,LFT會多更新一篇,但同樣就是不會開放海外通販了

※所以下一篇就是最後啦!

03

 

  「你還有藉口嗎?」安文逸將手帕擦過可樂的一面朝上,輕輕拋在喬一帆床上。而剛剛出浴的喬一帆,目瞪口呆看著完全摸不著頭腦的狀況。

  「這是……什麼?」他歪著腦袋任由沐浴後的水珠滑落,不解這忽然出現的髒手帕是怎麼回事。

  安文逸輕嘆口氣,在他對面床沿同樣坐下,「王隊的手帕。」

  「王隊……王隊?文逸哥,你怎麼會弄來王隊的手帕?」喬一帆一聽就往旁蹦開,可不是覺得這手帕多可怕,而是驚覺要弄來這東西,顯然大有內幕。

  安文逸那頭依然習慣起手扶眼鏡,同時心裡想著還不是給你煩的,否則我需要犧牲一件外套?

  起先是因為日子剛剛邁入十二月,雖然喬一帆總是不特別凸顯自己的存在,可是到了節日,總會以一些小心意去答謝曾幫助過他的人們。聖誕節後接著不久便是全明星周末,要碰到其他戰隊的人會更容易,所以是很好的發禮物時機。

  安文逸去年,也就是第十賽季,還曾給猶豫不決的喬一帆一些意見。而今年更是從好幾天前,就看見喬一帆每天晚上在床上翻來滾去,不斷參考各種型錄,只為決定……到底要送王杰希什麼。

  想到這裡,嚴謹如安文逸都忍不住要翻白眼,因為喬一帆去年在他的幫助下,買了一顆肩頸午睡枕,但根本就不敢送出去。後來更熟一些,才談到喬一帆對於王杰希,始終抱著尊敬與些許畏懼。畏懼是正向的,源自於前頭的「敬」,所以這造成喬一帆雖然不會覺得他跟王杰希有什麼隔閡,卻會擔心太過疏遠,忽然送出禮物就有些打擾了。

  若不是曾經從喬一帆口中親口聽見,安文逸還真懷疑他對王杰希到底是什麼感情……得煩到擔心一個禮物該不該送出去。

  總之,當今晚為了跑腿買飲料,一出休息室就看見王杰希寬實的背影,安文逸知道他必須為了睡眠品質做出一點努力。不過被潑一身可樂完全不在計算內,還好,結果是好的。

  「一點意外,反正我洗乾淨了要還他。但你可以順便挑一條新的,和我一起寄過去,就不必擔心聖誕節禮物。」

  安文逸這話直戳喬一帆心窩,同為室友,心思一直都比較細膩的他,哪會不知道他每天晚上的空閒時間,焦慮得非常明顯。

  喬一帆決定坦率一回,直接收下室友的心意和幫助,拿起手帕並對著安文逸說,「我來負責洗。不過,可以再麻煩文逸哥一件事嗎?」

  「不麻煩,說吧。」比起和沒說過話的戰隊隊長過招,室友的要求顯然不構成什麼難度。

  「我沒買過手帕,好一點的牌子也不認識,能不能和我一起挑?」

 

 

  隔日在覆盤過後,兩個小年輕便擠在電腦前,由安文逸操控鼠標,喬一帆在旁邊負責挑選。雖然上街也是一個選項,但對於手帕這類精品,一知半解的情況下,出門只會事倍功半。

  不過安文逸一開始找出來的幾間牌子,都是在B市設有比較多專櫃的。再怎麼說還是自己家鄉熟悉,安文逸一被拜託這件事,首先浮現的自然就是這些。

  「雖然和王隊不熟,但他應該不介意牌子。」安文逸先點開價位稍微親民一些的。

  喬一帆倒同意,王杰希的確不是看牌子的人,雖然稱不上實際,不過也不會過度追求。「顏色和花樣能入眼比較重要。隊長說過,他喜歡深色。」

  一談起過去所得知的事情,喬一帆又不慎喊起了隊長。當然這也和興欣沒有稱呼隊長的習慣有關,而安文逸聽過也罷,只是馬上去選擇分類中的深色系。

  「灰色會不會太黯淡?」安文逸偏頭看向喬一帆,「你想找日常用的、還是正式場合配正裝?」

  「希望是日常的,隊長有用手帕的習慣。」畢竟都能第一時間拿出來擦去飲料痕跡,可見是隨時帶在身上。喬一帆的眼神掃過螢幕,又指示安文逸繼續往下滑。男人挑選東西,通常定了就是定了,大致瀏覽過後,很快便決定兩款可以購買的手帕。

  但當喬一帆帶著求助的眼神看向安文逸,對方只是舉起雙手表示無能為力。在他們眼裡,這兩條手帕一是灰藍色格子、另一是深綠色鑲框。看著是不一樣,但硬要挑出一條比較出色的,那就只能雙手一攤說不都一樣嗎?

  這時候挺需要第三者意見,轉頭看看訓練室裡,還留著沒出去放假的,只有角落的莫凡、制訂訓練表的蘇沐橙和獨自加練的唐柔。

  雖然需要的是男性意見,但莫凡是別指望能有什麼高見了。而蘇沐橙和唐柔,這兩者的選擇感覺和這兩條手帕一樣──差不多。

  「找唐柔姐吧。」安文逸說,他並非毫無根據,「至少是個出身不錯的,挑選男性禮品大概不會有問題。」

  這話有理,喬一帆連忙點頭起身,趁著訓練間隙,把事情簡單說過一遍,成功讓唐柔過來看看。

  「KC和Curry的這兩條都很妥當。」唐柔傾身,站在安文逸的右側,順手接過鼠標的主導權,「不過一帆如果想挑這類型的,我還知道一間AiRan……有了,你們看看。」

  唐柔輕推鼠標,當官方網頁畫面跳出來時,位於首頁的最新款式果然吸引了喬一帆的目光。不過當喬一帆又細心問起其他細節時,安文逸稍微退居後方成為第三者,反而開始覺得事有蹊翹。

  深棕為主色的簡潔頁面,連選單都沒多少,更別說是網上訂購。雖然曾聽聞好一點的品牌,是不做網路下單、寄送的服務。思及此,要是喬一帆最後選擇這裡,那不就得再去找專櫃位置?

  不過沒等安文逸開口,那頭唐柔已經主動說出,她可以順便幫忙帶手帕回來。

  「唐柔姐要回B市嗎?」喬一帆問,他最後的確覺得唐柔的推薦,比前兩家要好上許多。

  「是啊,稍微有點麻煩事,要回去一趟。」唐柔笑得有點苦惱,但依然態度大方,「反正B市才有專櫃,我順路買一下不要緊。」

  「我本來想自己買了和文逸哥一起寄出去就是了。還讓唐柔姐跑一趟,不太好吧?」喬一帆有些扭捏,再怎麼說也是他要送出的禮物,卻是讓人替他買回來。這對他來說有些不好意思,但對唐柔來說,糾纏在這種小事情上,反而麻煩。

  這種禮節問題,唐柔要說服對方只需要幾句話,雖然一直都活得自由,但無可否認的是,出身家教還是令她的某些部分,和一般人不同。

  「一帆,沒事。你如果是擔心不是自己親自去買,那麼用網路訂購不也一樣嗎?」唐柔纖長的指頭點了點螢幕,「再說,花得還是你的錢,包裝、寄送也是你處理。你真要過意不去,那乾脆把我當送貨的好了?」

  「唐柔姐──」喬一帆無奈,他哪有這個意思。不過再磨蹭下去,他自己也覺得有些過分了。只得如實點頭,並再一次和唐柔確定,他想要的是哪一條手帕。

  至於此時已經完全插不上話的安文逸,想想事情算是解決了,晚上睡覺能安穩些,他也樂得很。一個起身就打算把電腦留給他們,想回去房間看點書,不料唐柔剛好想要找紙筆記下,出聲就問了安文逸借筆。

  安文逸下意識往口袋掏,但什麼都沒摸到,一會兒才想起昨天似乎是借給王杰希時,根本沒被歸還。只好彎身從桌上筆筒拿了一枝遞過去,唐柔點頭接過,卻頓了頓,好心提醒。

  「你手上沾到東西了。」唐柔笑,為了指給安文逸看,還多瞧了幾眼。

  安文逸連忙道謝,但低頭一看,哪有什麼髒東西?好半天才意會過來,昨天沒搓洗乾淨的墨跡,也就是王杰希的電話號碼,還有些許殘留。他笑著不當一回事,當時會問號碼不過是順勢而為,這並不是必要的環節。那麼號碼幾乎被洗去、一點都不礙事。

  而喬一帆再三謝過唐柔之後,唐柔也挾著紙輕快回到原本的座位上。蘇沐橙那邊也告一段落,乾脆拉著椅子靠過去,把方才旁聽所知道的,化作疑問。

  「你怎麼要回B市也不跟我打聲招呼?還記不記得我是隊長呀,唐柔小姐。」蘇沐橙取笑,支著頰湊過來看唐柔的紙條,「家裡的事?」

  「嗯,我爸叫我回去。我住一晚就回來了,准假嗎?」唐柔也笑,一偏頭就朝蘇沐橙眨眼。她的性格上雖有堅持,但平常時候卻稱不上固執,只是沒有蘇沐橙那般狡黠。

  「准啊,不過既然是伯父要你回去,是相親?」蘇沐橙還在問。

  可唐柔卻搖頭,即使這是於她最有可能回去的理由。「還不到非嫁不可的年紀,我爸都由著我。對了、」唐柔轉頭,「有個電話號碼,我不知道是誰的,你能幫我查一下嗎?」

  「嗯?是哪個選手打給你嗎?」蘇沐橙想,唐柔的交際圈不大,若是哪個隊伍的人想打給她,或許的確不會知道那是誰的號碼。蘇沐橙畢竟是榮耀電競圈的大前輩,多數人的電話號碼她都存在通訊錄裡。

  摸出手機,蘇沐橙叫出通訊錄,「號碼是?」

  「139862開頭的。」唐柔方才在安文逸手上只能辨識到這幾位數字,而且模糊的程度,其實讓她也沒把握是否完全正確。

  蘇沐橙敲了幾下便找到,「13986277947嗎?微草王杰希……咦?柔柔,你沒有他的電話號碼?」

  唐柔搖頭,也拿出手機記下。

  然後蘇沐橙整個人站了起來,手撐著桌子傾向唐柔,這舉動嚇了所有還留在訓練室裡的人。例如無動於衷的莫凡、準備走出去的喬一帆和安文逸。

  「我還以為你早就有號碼,發動攻勢了。」蘇沐橙振振有詞。

  「要是有,昨天和他在通道遇到,我怎麼會一句話都不說?」唐柔聳肩,總算是把號碼存好,正眼看向蘇沐橙。她同她說過,她是欣賞王杰希這個人的。

  「以為你害羞。」蘇沐橙自己下了結論。

  「我都不記得自己上次害羞是哪時候,好嗎?」唐柔笑,關了電腦裡的訓練程式之後,同樣站起身,與蘇沐橙差不多的高度。

  「沒事的話,我就收行李去了。後天回B市,大後天回來,剛好參加下一場比賽的針對會議。我先走一步。」唐柔愜意交代完,便帶著紙條大步離開。

  她忽然覺得幫人跑腿一趟,除了不礙事,說不定還是個好機會。


评论(11)
热度(14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