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93][全職高手][王柔]流年不利02



※相信我他真是王柔

※開版放個封面照,總之這樣!

※我還在想LFT要不要老規矩多放一篇,但放下去好像也差不多了哈哈哈哈哈(尷尬)


02

 

  本周是客場作戰,禮拜五晚上就全隊飛到H市,準備儲蓄精力備戰隔日與興欣的比賽。但王杰希不得不一個人走在夜晚的H市街頭,只為尋覓一間手機行,否則他實在很難聯絡事項。

  距離他摔了平板又讓手機泡水才過去一天,接踵而來的比賽行程使他無法對其作出處理。趁著最後一點空閒溜出飯店,王杰希甚至不拘手機型號,路過一家水果品牌的手機,就直接走進去買了最新一款。

  等著店員替他去處理舊記憶卡和新手機,王杰希心想平板要更貴一些,只是換螢幕的程度,大概就不需要直接買一台。既然如此,那這事兒就能等回去B市之後再慢慢處理。

  結果,他心上才想著運勢再低也不至於破財太慘,就見店員一臉抱歉地表示,記憶卡可能是因為泡過水,完全無法讀入。

  王杰希一笑揭過,倒沒有很介意,反正他根本沒能備份,就算讀進去了恐怕也是東缺西漏的,不如一隻空機從新開始。起碼不是丟了手機,讓其他選手的私人號碼流通出去,那麼比較麻煩的不過是王杰希必須重新記錄而已。

  謝過店員,王杰希不很關心新手機與他以往慣用的系統不同,直接就放入背包中收好,以免發生任何意外,下一秒便毫不眷戀地走出專賣店。

  所謂的流年不利也不過如此,王杰希一點都不擔心他接下來還會遇到什麼。總不可能因為過度操心毫無根據的說法,就覺得人生不順、甚至拿不到冠軍,是不是?

  王杰希不在乎昨天的事了。而隔天,微草也確實從少了葉修的興欣手裡拿下一勝,全然沒有被王杰希「害到」的模樣。

  賽後都是敗者先進行記者會,向來會在休息室穩重等待的王杰希,今天卻起身點名,讓高英杰、許斌、劉小別去參加記者會。

  雖然人人心裡清楚這代表著王杰希持續轉移著隊伍核心,但真的看見王杰希在交代過後起身、說是出去走走,微草一干隊員還是面面相覷,心理層面無法習慣。

  反之,輕輕帶上門的王杰希一貫輕鬆,擔子雖重,但一切都在軌道上緩緩行進,只要他別操之過急。不過話雖此次是有心要磨練隊員,王杰希離開休息室其實不全然只有這個原因。

  他瞥了一眼暫時無人的走廊。只要向下走到底端就是興欣的休息室,而兩端中間有個凹陷處,是設計來擺放飲水機和自動販賣機。王杰希心念一動就往那邊走去。

  說來他的口味挺清淡的,一般有強烈氣味的食物、飲料都敬謝不敏,所以這會兒踱步到販賣機前,選擇可樂這種氣泡飲料,實在不是他平常的作風。

  而且不只如此,就地開罐仰頭灌下,冰涼的化學甜味沿著口腔到喉嚨直到滑入胃部。王杰希把他當灌酒一樣喝了第一口,才恢復冷靜,想著等會兒要不要就站在這裡,看看能否等到某個人經過。

  心裡清楚對方在參加記者會後一定會經過這裡,但也不會太快──因為唐柔今日擔任守擂大將,險些要一挑二逆了局勢,但最終仍是飛刀劍以殘血勝出。想來記者那邊會抓著唐柔問上不少吧?

  王杰希微微一笑,現在的唐柔即使被問及問題,常常仍是不柔軟的態度。可是這樣的固執與讓人不討厭的傲氣,最適合放在一個擁有蠻橫實力的選手身上。那將威風凜凜,每一次進攻除了收割人頭,還要抹去對方士氣。

  雖然現在興欣的核心仍不是唐柔,但從她已經連續幾場在擂台賽中出場來看,蘇沐橙和方銳的方針大抵是將她做為最終武器的大將。這樣的位置,通常會擺上該隊的主神,例如微草就是王杰希,輪迴就是周澤楷或孫翔。

  可即使如此,今天王杰希並沒有和唐柔正面相撞。

  指尖抹著罐裝的柱身,小水珠讓手感有些滑,王杰希今日的態度也的確是滑過去一般、選擇出場個人賽。這讓興欣推測出場順序錯誤,等於是送分給微草。

  ──糟了,忍不住又開始往這方面分析起來。王杰希苦笑著,這如同反射反應的隊長腦袋,明明起先是想從好感對象開始思考對策的。

  安靜的廊道響起幾聲腳步聲,王杰希想著可能是興欣結束記者會,他也是時候裝作經過與巧遇了。

  手裡未喝完的可樂像是興奮劑,王杰希再喝一口,便覺得供給他臨場發揮的勇氣已經積累足夠,隨手想把可樂罐子直接扔進一旁的回收桶。

  可是一個人影就這麼剛好闖入拋物線軌道上。

  又那麼剛好,從罐口噴灑出去的半罐可樂非常配合地潑灑出去。

  最終結果是王杰希眼睜睜看著安文逸的白色為底的隊服外套上,多了一道行跡蒼狂的可樂痕。

  只見安文逸那頭在微愣之後,還有心情推一下眼鏡,才慢悠悠開口,「王隊。」

  王什麼隊啊?王杰希哭笑不得,這人被潑了可樂還沒反應,竟然是先打招呼?雖然現在職業圈都知道興欣的牧師也屬嚴謹,只比張新杰好一些,王杰希卻是第一次如此直接地知道,他能冷靜到這種地步。

  畢竟錯在他身上,比起道歉,他更優先貢獻出手帕給安文逸。安文逸倒不拒絕,只是可樂染色快,幾下擦拭不過是亡羊補牢。

  「安文逸對吧?抱歉,我沒注意到你在後頭。」王杰希這麼說,猜著安文逸是從休息室過來的,畢竟他不是參加記者會的三人之一。

  而安文逸也確實點頭,不過同樣致歉,「我怕打擾到王隊,所以才沒有出聲。你沒注意到我很正常。」

  當然兩個男人在這裡推來又拖去實在沒意思,只是在王杰希開口說明他可以負擔送洗費用時,安文逸卻捏著手帕,略帶歉意的微笑,「王隊的手帕我負責洗乾淨再送還吧?我這麼順手就接過來用了,也算是我弄髒的。」

  ……等等,這責任順序很怪吧?

  「不過距離我們下次對上還有段時間,要送還前還是跟你電話聯絡,直接寄去微草?」安文逸一笑,連讓王杰希否決的機會都沒有,收起髒手帕便掏出一枝筆,「沒帶上紙,王隊不介意把號碼寫我手上吧?」

  肯定哪裡有問題。王杰希雖然聽聞這人拘謹,可是這發展實在有點歪曲且太過自然。下意識覺得這事有詐,但後頭原本就是向這裡走來的腳步聲越來越大,顯然是他打算巧遇的唐柔即將靠近了。

  王杰希拿起筆便在安文逸手上迅速寫下一串號碼,反正再怎麼被坑,肯定也是玩笑一場……想想,興欣最鬧騰的現在得屬方銳,那猥瑣程度尚在王杰希能處理的範圍。

  「你再打給我吧。最近手機換了,沒有其他人的號碼。」雖然他本來就沒有安文逸的。王杰希速度交代完這事,隨手把筆插到自己的名牌掛帶上,轉身就要上前去和唐柔打聲招呼。

  他沒空再搭理後頭的安文逸,但一轉身要面對到的是另一場艱難的局面。

 

 

  柳非本來是想去洗手間的,雖然休息室內就有一間,可是不管同隊多久,她總覺得要在這一窩子男人面前走進去,解決生理需求,再走出來……實在不是她矜持,是真的很怪。

  所以她一如往常地想要用外頭的洗手間,便同要參加記者會的三人一塊出去。而他們剛好和興欣三人相遇,柳非便被蘇沐橙叫住了。

  興欣今日去應付記者的是蘇沐橙、方銳、唐柔,雖然好幾次被記者抗議這是個玩弄他們的陣容,但再看看剩下的選手,的確很難說興欣是故意的。總之蘇沐橙這一叫住人,方銳和唐柔自然也得停。不過差別是唐柔一併加入女孩子組的話題,方銳只能在旁邊打個呵欠陪著。

  「柳非你上次推薦的洗髮精真的很好用,下次再一起買吧?」蘇沐橙笑說,聯盟裡的女選手不多,但她現在才開始和柳非多點接觸。當然這之中的確有點「人為」因素,不過這是後話。

  而唐柔在一旁沒多說話,實際上她是剛好搭個順風車,也一起團購了幾次,這才同樣有機會和柳非說上幾句。

  隨著她們交情加深,這次賽後又恰巧碰到,蘇沐橙之所以要叫住人,便是為了換個手機號碼。雖然通訊軟體方便,但難免還是會有要打電話的時候。

  「好啊、那有什麼問題!」柳非也高興,能多幾個女選手做朋友,哪裡有不好的道理?「對了,順便跟你們介紹我常用的網頁。上面除了一些打折資訊,我還常看上頭的星座運勢,挺準的。」

  柳非其實一找對對象,話匣子是大開的,劈哩啪啦說了一串,待蘇沐橙和唐柔都記下她的號碼,並且分別打了一通未接來電之後,柳非才準備存進通訊錄。

  豈料星座運勢的話題才剛起頭,就聽到方銳很是精神地打了聲招呼:「呦前輩!」

  別看方銳平時挺沒大沒小的,某些時候的基本禮貌,他卻會細心地注意到。至少柳非聽見那聲突如其來的前輩,反射性也抬頭想跟著招呼,卻是直接對上一雙大小眼。

  「隊長!」雖然並非在做壞事,柳非卻下意識拔高聲音,宛如被抓包一樣。微草一直以來都處在不會明說的威嚴之中,見到王杰希老覺得應該挺直背脊。柳非想著她現在要是說她這是從洗手間回來碰上他們會如何?

  而且說來她也還沒去好好解放,這一想才發現挺急的。

  不過王杰希沒有柳非所想像得那麼恐怖。僅僅只是點頭,分別和興欣三人招呼過後,便叫柳非和他一齊回休息室。興欣三人那頭,自然也不會耽擱,雙方錯身而過。

  柳非還緊揣著手機,心想著雖然比賽已經結束,但他們一般在離開賽館之前,除了隊長都是禁止開機的。王杰希就在一旁,她也無法把蘇沐橙和唐柔的電話存起來,這下子急得團團轉,直到休息室門前才忍不住喊出聲。

  「隊長!我能不能去洗手間!」

  「剛才沒去?」王杰希知道柳非的習慣,挑眉問。

  「沒、沒有……」

  洗手間這種地方,可千萬不能攔著人不去,王杰希覷一眼低頭緊張的隊友,這才終於鬆口發話,「快去快回。回來之前手機關掉。」

  這話像是聖旨,柳非領了便一溜煙跑開。當然電話號碼只能在奔跑的途中迅速存好,雖然慌亂中她其實有些忘了到底是誰先打來的……但反正她倆都在興欣,就是打錯了,還怕找不到人嗎?

  所以柳非最後心安理得的關機,順利進到洗手間內。


评论(8)
热度(22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