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92][全職高手][王柔]流年不利01

※我沒消失不要追打我><

※台灣10/25全職Only的新刊!LO上同樣不會全部放出!

※這算試閱內容,不完整不完整不完整請謹慎請謹慎請謹慎

※台灣印調走此→點我

01

 

  「隊長,你要不要考慮改一下顯示名稱?」許斌說得委婉,可那意思便是要人直接就改了吧。

  王杰希垂眼看著手裡的手機,偶爾細心難道也有錯了?

  他倆現在就堵在休息室門口,說來還是巧遇。今天的日常訓練一切順利,王杰希和經理的開會也沒有什麼障礙,微草的前景一切美好。哪知道他腋下夾著存有開會資料的平板,同時想去掏口袋裡的手機看時間時,因為支點不穩而摔了手機、剛好再一腳踢飛出去。

  最後掌心大的白色機子穩穩停在休息室門前,也就是準備進去找人的副隊長腳邊。許斌當時把東西撿起直接還隊長。但當王杰希按了下開機鈕,發現反應比以往慢上許多時,一旁有目共睹的許斌便提議,這時候還是趕快備份一下,免得手機是真摔壞了。

  王杰希也覺得這提議靠譜,尤其他平時很少定時備份。哪知道一叫出通訊錄,打算從這裡開始存入記憶卡,許斌忍不住開口了──也正是為什麼王杰希懷疑自己到底錯在哪裡。

  「雖然現在新手機的容量很大,但隊長你這台有點年紀了,可能會存不了這麼多字元。不過號碼應該是都能存起來才對。」許斌指著螢幕上第一個號碼,上頭寫著「JiaShi/蘇沐橙」。「字元太多,換了手機匯入可能就只剩下嘉世……」

  「所以我要先把所有聯絡人的名字都改掉,再備份?」王杰希問,這可是大工程。做為隊長的公眾交際自然是不少,和人換過電話號碼的次數不計其數。

  至於許斌,雖然在點頭之餘他也算是解答完王杰希的疑問,但他即使看見隊長皺了下眉頭,還是忍不住想八卦下。

  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對方私人的部分。

  「隊長,為什麼你要用拼音去輸入隊名呢?」又長又麻煩。

  「那時候順手。」王杰希聳肩,指尖一滑又把通訊錄往下拉,「不是每個都這樣,就看當時的心情,總之是對我來說比較好記的方式。」

  許斌又探頭瞧瞧,的確,如果是完全沒有交情的贊助商等等,那就是一板一眼的公司名稱和人名;交情較淺的選手則是隊伍名和本名;至於隊上的選手則多是名字不加姓氏。再加上幾個不遵循以上規則的號碼……王杰希的通訊錄的確是亂得可以。

  而且還不帶手動更新的,看看蘇沐橙前頭掛著的隊伍還是嘉世。今天就算不備份,似乎也是真的該好好整理一下。

  「那隊長就慢慢弄吧?」許斌想起他差不多該做回正事,他本來是要進去找劉小別和袁柏清的。王杰希點頭默許,心想著修改名稱可費事,等有空了再說吧。

  於是他倆準備各自走向他們原本的方向,可偏偏王杰希長腿一邁,下一秒鐘右半側的身體就被結結實實撞了一記。

  「隊長?!」許斌忍不住叫了聲,連帶著推開休息室門板的「兇手」也跟著尖叫起來。

  方才許斌站著的位置是靠近門的底邊,也就是一開門不會馬上被撞到的位置。但王杰希偏偏走慢了一步,他剛好在門把那附近,也難怪會被想往外走、卻沒仔細發現外頭有人的柳非給推門撞上。

  是,原來推門的是柳非。她忙著和王杰希道歉,但王杰希擺了擺手不甚在意,直到他發現平板雖然還沒夾得好好的,手機卻又一次飛了出去。

  「做什麼這麼專心,開門的時候不看一下外面?」好吧,其實他還是有點在意。這一說就是把自己和許斌堵門口的責任給藏了,可是柳非那頭慌得要命,哪能去思考這當中的陷阱。

  於是她一個鞠躬,哭喪著臉全盤托出,「隊長,真的對不起,我滑手機沒注意。」

  「柳非!」許斌這角度可把兩個人的表情都看得清楚。好死不死,柳非提起的玩意兒,難保王杰希想到他今天和地板接吻兩次的手機。

  王杰希倒沒介意許斌有些高調的提醒,反而挑了挑眉,「下次注意點。不過,是看到了什麼這麼專心?男朋友的短訊?」

  天啊,隊長這是在問什麼?柳非眨了眨眼,線路一時沒接上,雖然事實是她並沒有男朋友,可隊長現在的態度是否是種遷怒呢?要是說有……柳非連忙機靈起來,把手機轉給王杰希看,嘴上忙著回答:「我在看星座運勢,隊長要不要也看一看?」說完還連忙把頁面切去巨蟹座那兒。

  一旁的許斌想著星座或許是個不錯的話題轉移,偷瞥一眼王杰希,神色的確和緩了一點。於是他也跟著往柳非的手機瞧了一瞧。

 

  「巨蟹座這周的運勢不太好喔,平常能幹的你難得糊塗,所有不會發生的倒楣事都會降臨,讓你想喊怎麼會這樣──不過貴人一直都在,只要找對人,低落的運勢就有機會回升喔。」

 

  許斌看完文字,再看了一下上一行的星星指數……運勢竟然只有半顆星。

  「隊長,這東西就是參考一下,不能信。」許斌拍了拍身邊的男人,同時眼神示意柳非還是快收起手機閃遠點。無奈那兩個人都沒接到他訊號,一個傻站著想等隊長說話,一個沉默著不曉得是否在醞釀什麼。

  尷尬的副隊長想痛哭這職位真難做人,下一秒真的有樣東西拯救了他的處境──躺在遠處的王杰希手機,開始嗡嗡嗡地振動。

  三人同時看過去。

  最後最先打破局面的是王杰希,他也知道今天已經從不錯的一天變成一場鬧劇日常。難得是由他擔當主角,心裡現在是好氣又好笑,可不打算真的繼續計較下去。所以他最後揮手讓兩人都自個兒走吧,而他一步步走去撿起手機。

  摔過兩次的手機仍外表完好,就是反應慢了一點。王杰希滑開並接聽,想著要是這破玩意兒又摔一次,他會好好正視一下許斌的建議。

 

 

  來電者是王杰希的母親。

  可能是因為今天把手機拿在手裡卻摔了兩次,王杰希心裡多少覺得奇怪,所以這次接起電話後,是選擇用肩膀和臉頰把電話夾著,歪頭說話。他站在休息室外頭的公用空間,那裡養著一大水缸的魚,王杰希從裡頭的倒映看著自己怪模怪樣,不由得失笑。

  「笑什麼?我就知道你們年輕人就不喜歡相親這種事。可是你看看你都這個年紀了,還是要找人穩定交往試試啊。媽也沒叫你直接結婚。」

  然後他就被王母念了。

  王杰希連忙嘴上否認,但手裡卻是緩緩拿起平板,眼神追著方才開會的結論,「媽,要和人穩定交往需要時間。可是你知道我準備比賽、帶隊,基本上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留給其他人。」

  「你這孩子就是這樣,那媽媽把講電話的時間留給你,你就拿這時間去跟其他女孩子說說話?嗯?」

  「不會有女孩子能接受只講電話的。」王杰希苦笑,他沒談過戀愛不錯,可也知道女孩子不是這麼好騙的。「我改天回家再說這個好嗎?過兩天我們又有常規賽,我現在……」

  「你看看,又開始逃避這話題。」王母重重嘆了一口氣,「算了,我今年也不再催你這事。」

  「媽你在家……啊?」王杰希手指滑了下,一連翻過兩頁,瞬間反應過來母親剛才到底說了些什麼。

  「我在家幹嘛?」

  「你在家裡多注意身體……不是,你剛才說今年不催我相親?」王杰希自己說著都有點猶豫。這事可能嗎?

  「你這孩子就這句話聽得清楚。對,我不催你啦。」王母越說越無奈,「今天早上我去市場,就碰到隔壁的張嫂,他帶我去給你算命呢。」

  雖然王杰希偶爾會被葉修或黃少天取笑會看面相,實際上他在這方面從來沒有涉獵。對於算命這事情雖然不可謂不信,但也確實沒有盲目相信。所以像是柳非剛才看的星座運勢,他不會放在心上,可同樣做不到完全置之不理。

  「算命的說什麼?」可是現在替他去算命的是母親,王杰希知道他最好是順著話接下去,否則下次回家,他一個大男人還不是一樣得在母親面前,當個乖乖受教的小男孩。

  「他說你的本命星位位置不好,流年不利呢。今年不宜談感情──」

  王杰希一聽怎麼又是運勢問題,手一滑就把平板給摔了。摔了倒好,偏偏他站得離魚缸很近,平板的螢幕垂直向下、直接撞上放魚缸的桌角,細微的碎裂聲聽著讓王杰希心疼。

  那端母親說了些什麼,他也沒仔細再聽下去。連忙想去把平板拿回來檢查,卻是忘記他肩膀還夾著不斷冒出聲音的手機,這下子頭才偏移了這麼一些些,手機就順著地心引力又一次向下摔──

  噗通。

 

  王杰希轉頭看到手機緩緩降到魚缸底部,半埋於砂。兩隻魚游過去親了他的手機兩口。

  他母親剛剛說了什麼來著?

  流年不利。

  王杰希哼了聲,認命挽起袖子去把手機撈回來,然後記著下次和經理開會,絕對要要求隊裡給這魚缸加個蓋子。


评论(16)
热度(32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