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86][全職高手][莫橙]這時候會需要一個神助攻

※今天躺床躺了一天......O<<


Step4 這時候會需要一個神助攻

 

  方銳躺在床上翹著腳,難得覺得待在這房間裡挺不安的。

  認真說來,莫凡是個好室友。在房間裡幾乎不會發出聲響,連方銳有時候看些漫畫或刷微博,發出一串爆笑時,莫凡也不會投去一眼。生活習慣更是沒得挑剔,或者說,方銳自從在葉修與魏琛的房間踩到兩次髒襪子、外加呼吸不能之後,他真心覺得莫凡是中國好室友。

  不過一切恐怕到今天都到頭了。他假裝專心刷著他的黃金右手Tag,但實則分心看著滿屋子繞圈圈的莫凡。從他回到房間開始,就看著莫凡想進去浴室洗澡,卻一下忘了帶衣服、一下又沒拿浴巾;好不容易出來也沒太認真擦頭髮,一會兒翻了幾下方銳的漫畫(這真的差點嚇壞他),一會兒又躺到床上動也不動。

  方銳自覺他是該關心一下對方的。但不就是平時疏於交流嗎?太滿意對方的表現反而就不會去打交道了,現在如果主動問問是否需要方銳大大愛的談心,不知道會不會被丟一頭毛巾?

  結果沒需要他糾結太久,方銳就發現莫凡新一輪的世界奇觀。

  因為他乾脆站到方銳床邊,讓人從頭到腳掃視一遍之後,開口就是毫不留情的大招。

  「出門。」

  「出門?」方銳忍不住重複,他現在已經完全把手機放下了。「小莫凡你要出門啊?」

  「你……和我出門。」莫凡說。而且非常清晰。

  這真的太不對勁了,方銳自覺他是非得出門一趟不可了,雖然現在只穿條褲衩、外頭還黑抹抹一片。可是莫凡這一輩子說不定就這麼一次請求?方銳忽覺自己任重而道遠,乾脆沒再問下去,跳起來套上衣褲,就勾著莫凡的肩膀。

  「走著,我們就出門。不過莫凡你想去哪啊?」但願不是去買醉,方銳想,再怎麼不對勁應該也不至於離譜至此?

  還好,莫凡又開始恢復悶不吭聲的狀態,僅以步伐方向,帶著這個平時除了睡覺根本就沒有太多交流的室友。

 

 

  最後他們走進的是距離上林苑最近的便利店。方銳吹著有點冷過頭的空調,心想這世界上可能真的只有蘇沐橙能跟莫凡交流吧。

  本來就是陪人出來,方銳隨便拿著一罐易開瓶把玩,眼神瞥著旁邊的莫凡,頭低得可以,都不曉得是真看著飲料架、還是自己的鞋尖。面對這麼尷尬的情況,方銳不是不能解套,只是思忖著莫凡是不是真需要他開口說話。

  有人說吧,心情不好需要人陪,其實就是奢求那一點陪伴的溫度,而不是什麼多餘的安慰。局外人的三言兩語都太沒有重量了,甚至聽著還難受──問題是需要他人的時候,誰是去討難受的?

  何況莫凡本來就不太容易喜怒形於色,這就更難捉摸了。

  「莫凡……」方銳先試著叫一聲,然後得到莫凡抬頭幾公分的成就。

  方銳放下飲料,手肘再次靠上莫凡的肩,而莫凡感覺到重量微微壓上,不禁皺眉。他試著想開口叫人拿開,但是方銳隨即而來的問題,卻叫他啞口無言。

  「都出來了就說點話嘛,不然我們出門幹啥呢?怎麼著,是又被葉修打爆了?還是你沒撿到那個橙裝太難過?要不就是蘇妹子不喜歡你送的指甲油?我看不像啊──她不都用了?」

  方銳故意推了推根本就不存在的空氣眼鏡,「我知道了,根據我真誠的雙眼一看就知道有貓膩。我繼續猜啊,你和蘇妹子──」

  看了就知道有問題還需要猜嗎?莫凡想著這人還是這麼不正經,嘴上說話總是滑不溜丟,連想要套話、勸說都是這副模樣。不過他之所以要拉著方銳出門,只是下意識覺得或許和那麼多人交際的他,能看清楚他的問題。

  ……但問題是莫凡又一句話都不想說。

  如此尷尬又矛盾的心境,攪得莫凡心煩意亂,連帶著方銳後半句出口時,他又一次反常,瞪了方銳一眼。

  「告白了?」

  方銳被瞪之後,也覺得他說得這句話真是活該被瞪。

  興欣的大家都能看出來莫凡對蘇沐橙有點意思。他們這支草根出身的戰隊,其實隊裡規矩真的沒有明文規定過、噢、不許抽菸例外,這被陳果親自提字貼到牆上。也就是說,隊內戀愛並不是什麼要不得的事。

  可問題是,這事要發生還真有點難度。別說大家天天訓練和比賽,二十四小時裡將近十八個小時朝夕相對,什麼面貌沒看過?再加上男多女少,要兩兩配對可不容易,說來說去也是為什麼電競選手多半沒有對象,落得整天被家人催去相親。這種抱怨三不五時就能在QQ群裡看見,方銳可有經驗。

  於是莫凡和蘇沐橙這事,大家雖然看著覺得好玩,但誰也沒打算去推誰一把。感情不是兒戲,最重要的還是當事人的意願。雖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莫凡的眼神是代表著,他真跟蘇沐橙告白了。卻也間接證明,的確是和那位女隊長有很大的關係。

  方銳自己也不是什麼戀愛專家,他揉揉鼻子,又再拍拍莫凡,「女孩子嘛,追不到就繼續努力,失敗也沒什麼大不了。而且你看……」

  「我告白了。」

  「臥曹還真的?!」收回前言,方銳發現真的聽見當事人這麼說,吃驚依然遠遠大過於看戲的心情。

  「但也被拒絕了。」莫凡冷冷拋出結果,終於伸手去碰了碰飲料架上的罐子,好像這時候才想到他們仍在便利店裡。

  「那就是真失敗了。你今天整天怪怪的就是因為這個?不過我看蘇妹子態度挺正常的,你也不算虧。」方銳說得誠懇,比起告白被拒之後連朋友都做不了,起碼現在他們還能像是好隊友,繼續為了勝負努力。

  「嗯。」輕哼著,莫凡想,可他不喜歡不虧啊。拾荒雖然有賺有賠,但大部分時候他幾乎是得利的一方。

  「可是男人嘛,就這樣放棄也不大好。」方銳思索著,他作為人生的前輩應該要多給點意見,可是拖拉到現在也差不多是極限了,畢竟除了莫凡喜歡蘇沐橙這點可以肯定之外,對於他們之間的事情,方銳是一概不知的。

  無從下手的他,這時候還是忍不住要虧人幾句,「我說莫凡,你找我出來就是要說這個?那就該多說話,你屁都不放的是要我怎麼開導你是吧?」

  莫凡拿起一罐啤酒,塞到方銳手裡。「說什麼?你已經知道告白的事了。」

  這倒也是。方銳覺得手裡的啤酒出乎意料的沉重,也不曉得是不是莫凡的低氣壓傳到他這兒來。「不然就說說你接下來想要怎麼做?放棄不大男人啊,說不定她就等你追她?不過要是過頭了影響訓練也不好,這──」

  「算了。」

  莫凡自己也拿著一罐水果口味的啤酒。他不太會喝,這已經在興欣去年奪冠的慶功宴上確認過。除了榮耀,他好像真的沒有太多擅長的事情。雖然腦中總是有很多想法或反饋,可終究是連出口都不願。

  從確認喜歡到失去希望,不過五天的時間。裝備可以蹲點等著、大神可以賽場殺著、偏偏感情的掉落機率是種未知。莫凡終於意識到莽撞出手糟糕透頂,而這明明在遊戲裡是最明白的一件事。

  所以他看著方銳,覺得他說再多大概都沒有用。果然找人出來,就只是想要有誰和他一起開罐啤酒,吞下不擅長。

  「算了,我不追。」

  不是他沒那麼喜歡蘇沐橙。而是他覺得沒有頭緒,也看不到機會。


评论(8)
热度(24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