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85][全職高手][莫橙]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


※上面是封面我又自己來了↑

※順手放個印量調查(台灣)(只到7/28晚間十點,這本太極限了抱歉)

※外加老規矩(哪裡來的)LFT會比試閱多放一章><但一樣是不會放完喔點入請謹慎!!!


  Step3 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

 

  葉修打著呵欠從樓上走下來,卻差點沒從樓梯上打滑滾下去。

  「莫凡同志,那麼大仇呢瞪著我?」葉修可堅持當初是用毅力把人請來的,真想不透莫凡哪能恨上他許久。要不,為什麼他一出現就看見莫凡站在最底下,兩眼直瞪,像是要把他看穿了一樣。

  難不成他的背後有些什麼?

  葉修連忙回頭,空無一人。

  「莫凡?」這下葉修真有點怕了,除了第一次見面,早就沒看過莫凡這麼殺氣騰騰的模樣。可最終莫凡踟躕許久,依然是一語不發,悶頭離開。

  他也知道他自己反常了。

  可在日常訓練當中,不再是選手的葉修抱臂看著數據,莫凡的曲線卻仍然保持穩定。葉修能看出來他有心事,但是拾荒出身的他本來就擅於蜇伏,讓他耐住性子做好該做的事,並不困難。換言之,葉修先挑著訓練的事兒去勾引出他的情緒,還真是不大可能做到。

  叼著沒有點燃的菸,葉修望著天花板。

  讓誰去探探口風好呢?

  那天晚上的晚餐,莫凡並沒有去吃。本來陳果還擔心得要命,看著飯桌上多出來的碗筷,忍不住想去房間把人挖出來。可是葉修又叫她放人冷靜點,搞得一個逐漸風生水起的俱樂部老闆,在飯桌邊焦慮半天。

  至於罪魁禍首,現在可是冷著一張臉,在電腦前用白莫做他理應最喜歡的拾荒活動。

  此時角色滯留在一個草叢中,視野周遭被草葉遮擋,但是正中央能明確看到前方的戰場,是一片混亂。白莫只要在結束戰鬥的一瞬衝出去即可,今天的場面混亂程度不上不下,但也沒多少難度。

  所以莫凡的兩手雖然都置放在鍵盤與鼠標上,卻完全沒有動靜、僵硬著等待該他出手的時機。

  其實打架的場面並不僅限於遊戲裡而已,還有個他自己也不明所以的腦袋。

  「為什麼?」他喃喃自問,本來耳麥就沒有打開麥克風功能,所有字句都只有他自己能咀嚼反思。這是他從好久以前就想問的句子。

  對於葉修為什麼選擇他來興欣,基本已經有一個解答,就是因為缺人、而且莫凡值得。雖然一開始氣憤,但是整個賽季都好像拾荒一樣、不、甚至真如葉修所說,更加有趣。他就是一直等、一直等、一直等,而後出手便得勝。

  當然了,這中間也鬧過幾次笑話,現在想起來他也是會老臉一紅。何況隨著技術提升,他一邊保有原本集有爆發力的三板斧,一邊也開始有了不同的節奏變化。總之,他需要的一樣是耐心與技術,就能在隊伍與比賽中站穩腳步。

  所以當他發現他似乎喜歡蘇沐橙時,也是這樣打算的──為什麼?這種問題的答案,一定也會隨時間水落而出。

  將時間倒退回前幾天,當時將指甲油禮盒當作情人節禮物送出,莫凡還只是真心認為,只是因為這能配得上蘇沐橙,所以他送。可是當天晚上就看見蘇沐橙樂得將十根指頭擦上不同顏色,莫凡竟也被傳染一樣,勾起了淡淡的笑容。

  她總是這麼有活力。平時看似無謂的笑容,坦率對待身邊每一個人。碰上不喜歡的事情會噘嘴,遇到不喜歡的人會笑得更加燦爛。莫凡沒有見過蘇沐橙真正不開心的時候,好像於她而言,能夠待在葉修身邊、隊伍裡頭,就是天大的好事。

  莫凡捏緊鼠標,但一點都沒有移動到視角。

  葉修身邊。這是他今天醒來之後想到的一件事,導致莫凡一早就站在樓梯口,恨不得瞪死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。

  其實對於葉修和蘇沐橙的關係,興欣都知道那幾乎是比血緣更牢靠的親情。可是莫凡想著,真沒道理蘇沐橙對葉修笑得特別純粹,對自己就不行,是吧?

  莫凡確實不擅長與人實際相處。可是他不是二愣子,不如說正因為對於感情太過敏感,於是厭惡,進而拒絕交流。對於喜歡蘇沐橙一事,在情人節那天就忽然有所意識,但首先的反應真是打算忍到恰當的時機,等有把握了再把人給搶過來,牢牢綁著。

  可是蘇沐橙就是這樣,摸不透她的。

  任何一個對手都曾經以為,已經把眼前的一葉之秋徹底壓制,卻被不知道何時攀到高處的沐雨橙風狙擊,轟得一蹋糊塗;當大家覺得莫凡這人根本沒救了,她卻只是用一個招呼開始,便又淡淡看起電視劇。

  莫凡被她牽著走,老在想這女人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呢?

  於是當那晚見著蘇沐橙百般信任似、仰頭笑咪咪道謝,露出毫無防備的頸線與臉龐,莫凡還是出手了。

  機會在眼前,根本是反射性動作。

  他的告白其實有些蒼白無力,但是過多的花招在蘇沐橙面前也不會加分。莫凡自己沒想清楚,到底是期待蘇沐橙答應還是怎麼著?所以被表明她於他沒有男女之間的心思時,莫凡並沒有多麼失落。

  是直到隔天才慢半拍湧上不解。

  說到底不過就是次失敗的告白,不是嗎?莫凡想著,他從來不知道蘇沐橙的想法、當然也不會清楚她是怎麼看他;他自己也對於交往沒有任何概念或想像,只是順勢而為;甚至在喜歡的程度上面,他現在才發現要是蘇沐橙問起他喜歡她的哪一點……莫凡簡直要冒起冷汗,因為他一個字都憋不出來。

  彆扭至極的喜歡,莫凡自己都說不清楚是怎麼回事。難道現在要懷疑起自己為什麼對這女人上心嗎?可是、可是──

  「咦?莫凡,裝備你不撿?」蘇沐橙的手指闖入莫凡的視線內,卻沒擋住白莫的視野。

  莫凡連忙往螢幕上看去,戰鬥早就結束,留在原地的橙裝有一個,天上掉下來的肉餅卻沒在第一時間被回收。莫凡覺著開口謝謝提醒也很尷尬,何況現在也沒膽直接去看蘇沐橙的臉,到底會有什麼玩味兒的表情。慌忙操縱起白莫,卻感覺到頭上一重,有個人硬生生壓上來。

  「呦、橙裝,收穫不錯啊莫凡。不過你怎麼愣著半天不動?被蘇姐姐看到呆了?」

  「蘇姐姐啊?方銳你還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?」蘇沐橙笑著掐了一把方銳。

  不錯,能這樣毫不客氣壓上莫凡的還真只有同寢室的方銳。他直接討饒,「蘇大美女,下手輕點。」

  「你叫我聲隊長會更適合一點。」

  「遵命,蘇隊。」方銳眨著眼,立刻報上。

  莫凡發現他對那個裝備已經一點興趣都沒有了。退出遊戲、鍵盤一推,皺著眉挪開方銳到底來幹嘛的手,匆匆掃一眼蘇沐橙便直接上樓回房。對於這種笑鬧的現場,他現在一秒鐘都不想多待。

  於是他眼裡只剩下一晃而過的譏諷微笑,明明不是針對莫凡,他卻覺得扎在心上。

 


评论
热度(18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