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77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28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心情又不好了所以又貼嚶嚶嚶

※GO↓


28.

 

  H市的路,是肖時欽比孫翔熟一點。但兩人對H市的認識無論如何都是僅限於俱樂部附近。

  孫翔雖然在這裡待了一年半,但他和其他人沒太大交情,自然不會出去玩樂。再加上當時壓力巨大,所有人都看他笑話,孫翔更是給自己每晚加練。

  而肖時欽來到此處,是抱著潛伏之後一躍奪下總冠軍的打算,也就沒有太多觀光時間。

  今天明確目的是出來玩,索性都像個觀光客,一開始就約在地鐵站,孫翔想著去看著名景點不會錯,一挑就是西湖。

  肖時欽看孫翔走得這麼執拗,大概偷偷做過安排,也就沁著笑不多說,跟在後頭。

  直到他被孫翔帶到目的地才讓心裡警鈴狂響──剛入春的西湖自然是美的,肖時欽也承認他喜歡這個大眾景點──可是他和孫翔是誰來著?

  職業選手。

  上次挑了武漢大學主要是想爬山,大家都忙著看路誰看他們?好吧,西湖也算是大,可能地理環境能稀釋人群,可肖時欽還是覺得非常不妙。

  雖是禮拜天,但三月非假期,故而西湖多是觀光客。孫翔和肖時欽兩人混在人群裡,因身高而出挑,肖時欽看在和他並肩的孫翔,有些慶幸剛才先叫人把墨鏡給拔了。

  「呃……小事情,你有想怎麼逛嗎?」孫翔問,他們正站在一個「如何慢遊西湖」的牌子前。

  肖時欽看了看,不外乎是步行、自行車、電瓶車、舟遊等等,他想著就這麼兩個人,後兩種選擇得和其他人擠,會大大增加被認出來的可能性,還沒地方跑。

  但步行能看的東西太少,這麼一刪去可就只剩下自行車。

  肖時欽輕咳,「你會騎車吧?」

  「廢話。」孫翔兩眼一翻,一臉你怎麼又瞧不起我,「走著,我們去租。」

  孫翔也是想要把握相處時間,一做決定就昂首大步走,肖時欽在後頭心想,今天是不是全都聽孫翔做主算了呢?好像也是不錯的主意,何況他多想知道這人做了多少準備。

  現在要是還看不出來,孫翔心裏面打著算盤,那肖時欽就愧對自己戰術大師之名了。

  等到肖時欽走去,孫翔早就唰唰兩下掏錢付清,指著手點了兩輛自行車讓老闆牽過來。肖時欽看著好笑,可又忍著不說話,等到孫翔回頭來,他才補了幾個字,「我回頭再把錢給你?」

  「我又不是付不起,小事情,我們不需要分得那麼清楚。」孫翔把一輛車交給肖時欽,對於自己能把這句話說出來感到特別高興,怎麼樣,好感度應該要往上蹭一點吧?

  但肖時欽沒有太大的反應,接過腳踏車後,指著其中一個方向,「剛看過地圖,從那裡開始直接繞一圈吧。」

  孫翔點頭,小跑兩步又搶在前面牽車,畢竟這兒都是人,立刻上車也不好騎得暢快。他倆又往前走些,這才跳上車準備開始今日的西湖行──

  結果一開始都騎得歪歪扭扭,雖然不至於摔到湖裡去,但基本也不是直線。

  「喂、小事情、你真的會騎車?」孫翔一邊控制龍頭一邊喊。

  「你才是會不會騎?」肖時欽和孫翔在一起就特別放鬆,竟然也是忙著控車還回上一句。

  沒辦法,雖然自行車只要學會了就不會忘,但是多年沒碰,一時間都是有點生疏。幾分鐘內找回感覺,孫翔回過頭,「別落後啊你!」

  肖時欽搖頭,「你是來看景還是飆自行車的?」

  西湖就出名在它的十景,必然是要看景。可孫翔歪腦袋一想,才又咧嘴拋下一句,「來看你的!」

 

  一路上其實孫翔停下的次數比較多。

  他們借腳踏車那附近是曲院風荷,拐過彎就進入蘇堤一帶,來的季節對,實是春曉。肖時欽本還覺得兩個大男人騎腳踏車一前一後,是不是有些奇怪──但在一堆吱吱喳喳的遊客裡,他們看來也只是結伴出遊的大學生。

  而那本該是他們如常人一般的人生。

  想著或許好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,對兩名職業選手來說卻是新鮮的。職業二字,是種責任與榮譽,不論年紀為何,都必然要成長且頂起這項象徵。

  蘇堤共有六座拱橋,孫翔也搞不懂哪座是哪座,停下來拍照,還要肖時欽看著旁邊牌子,告訴他這是跨虹橋、那又是東浦橋,還有壓堤、望山、鎖瀾、映波……

  柳樹垂青,湖上雖無孤帆遠影,但看著船舟來去,也是不錯。還有四季花期皆不同,春天是沐浴在粉桃當中,騎車過去簡直像穿越時光,一躍入畫或入詩。

  雖然沒過多久孫翔就非常凝重地告訴肖時欽:「我怎麼覺得這條路看起來都差不多?」

  肖時欽也沒有以前文人那樣多愁善感,隔著口罩悶笑許久,才說:「我也覺得,所以你別忙著拍照了,繼續上路。」

  一路上兩人的話還是不少,通常都是孫翔不斷問這是什麼、那又是什麼,肖時欽只好四處尋找解說牌,盡可能回答他。弄得他倆好不容易看到蘇軾的雕像,都有些氣喘吁吁──話說太多給累的。

  他們手上沒有地圖,不過西湖也就一條大路,不怕走丟。孫翔和肖時欽把車停在一塊兒,稍微休息。

  孫翔一屁股坐到路邊長椅,「這都還多遠啊──」說著就拿出手機看時間兼發微博。

  肖時欽坐下就慢點,手肘支在膝頭上,身體前傾並扯下口罩深深呼吸。戶外的空氣好,聞著還有點草香。

  「孫翔,你怎麼會想來這裡?」

  「這裡不好?不會吧,我不是H市人都知道這裡最有名了。」

  「我不是這個意思,」肖時欽頓首,看向旁邊還盯著手機的孫翔,「只是單純想知道你怎麼安排行程和挑地點。」

  「我哪有、」孫翔差點連呼吸都停止,跟著拉下口罩抬頭,「我才沒排。」

  「幹嘛不承認?」肖時欽失笑,連這都講自尊嗎?

  「我說沒排就是沒排!」孫翔嘴上這樣說,把手機塞回包裡才又低聲碎念,「你讓我給點驚喜不成?」

  肖時欽不意外聽到這樣的答案,「可以啊。」接著他起身伸了個懶腰,頭也不回地說:「那你背背西湖十景給我聽?」

  孫翔還真的知道(都在小本本裡)。可他想,肖時欽不就是想捉弄他才故意問的嗎?乾脆就蹭地起身,「哼,小事情你得意個毛,我看你才是背不出來那誰誰誰的詩。」

  「誰誰誰?」

  孫翔指著雕像,「誰誰誰。」

  肖時欽不忍心告訴他人的名字還只有兩個字,雖然算上字還是號可以說是三個字……有點慘,他也忘得差不多了,「我如果能背出來兩句,你就告訴我今天的行程?」

  孫翔幾乎要點頭答應,可是忽然又覺得不對,「等等、你要是隨便亂說兩句,我又不知道對不對?」

  可肖時欽才不管他,幾步踏出牽起腳踏車,輕而易舉地拋出兩句。

 

  「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」

 

 

  等他們繞到白堤時時間已過去兩小時,嚴格說來這遊湖速度可說是快的,一點都不慢遊。

  「快一點了,你要先找點吃的還是?」肖時欽把一杯飲料晃到孫翔眼前,那傢伙還站在平台上把附近的景色給拍下。

  「你哪買的?」孫翔接過飲料,絲毫沒察覺這是肖時欽還他租車錢的替代方案。

  「旁邊的店。」肖時欽似笑非笑地指了指旁邊。觀光聖地呢,哪可能有商人不出現的道理。

  孫翔咬著吸管點頭,心裡想著原本的規畫是看完西湖就去找間茶館,杭州的喝茶文化聲名遠播,這點倒是在嘉世時深有體會。

  因為經理本身就是H市出身,三不無時都說起茶葉經,還常給他們泡茶慰勞──雖然有人懷疑這根本是害葉修菸癮更大,但那純粹是瞎扯蛋。

  「小事情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帶你去茶館,去不去?」

  肖時欽當然知道孫翔只接受去這個答案。可他卻挑眉看著孫翔,「你不餓?」

  「茶館跟餓有什麼關係。」孫翔想著,人說吃茶,難道是真能吃啊?

  「去茶館主要是喝茶,點心都是額外的。」肖時欽猜測孫翔的行程上怕是排滿了杭州特色,連備案都差不多,一定忘了其實兩人相見只要自在就好。

  他們對H市誠然不熟悉,也尚不是情侶──噢,先別讓肖時欽面對這件事──總之最重要的還是他跟他,而不是這些地理人文的它跟它。

  「所以?」孫翔還是沒想通。

  「去茶館吃不飽,你何必餓著你自己。」肖時欽提點。

  「呃……好像也是。」孫翔原先查資料就顧著看哪個有名,本要回頭去湖畔居,當時看著有提供點心水果就沒多想。被肖時欽說了才發現他的確飢腸轆轆,年輕人嘛,又這麼運動了一番。

  他連忙想修正行程,可是腦袋裝載的點都是固定的,又不是真的安入一個百度地圖,孫翔因此傻站著幾秒。

  而這期間肖時欽也清楚千萬不要駁了孫翔的面子,但又不想讓這次出遊有任何不開心,放下飲料,他進一步提議,「這裡店家多,我們先去你說的茶館附近轉轉,吃飽了再去不就行了嗎?而且假日人多,可能去現場都還得等,去劃個位再吃午餐也行,怎麼樣?」

  「喔、對耶!」孫翔兩手一拍,剛好把他迅速喝完的空飲料杯給弄扁,「那就走吧,不過得回頭、快點快點。」

  一有目標便迅速來勁,年輕就是這點好,肖時欽輕笑。

  他們當時借車,老闆曾告訴孫翔西湖幾個點有還車處,此時剛好往回走到斷橋殘雪處就有一個。再走段路,就能到孫翔心裡的預設目的地。

  兩人既然完成溝通,那就是上車出發。結果孫翔一回頭要肖時欽跟好啊,下一秒卻有一聲細小卻明確的「噗」一聲,龍頭失控、孫翔臉上的驚訝迅速凝為鎮定,肩膀一扭硬是把車體導正,同時放下雙腳踩到地面,強行停下。

  一瞬間肖時欽連叫喊都無法,只知道跟著停止踩踏、一躍跳車,自行車摔到了地面,平躺著只兩個輪子猶自轉著。

  「孫翔!」

  孫翔停下時因為反作用力,後車輪整個抬起,可他運動神經好,沉下的神色是極認真的狀態。沒摔車,就是胸骨那兒撞上握把間的橫桿,差點沒讓他吐出來。

  緩了口氣還沒能抬頭,他就感覺到肖時欽抓緊他手臂,抬眼就見肖時欽滿臉緊張,讓孫翔也瞠大眼,給嚇的。

  剛才他也怕出事,扭了腳不能走沒關係,若是扭了手不能打比賽怎麼辦?

  不滿一個呼吸的時間,他滿腦袋只有這念頭,可現在一停下來看見肖時欽,他發現他更害怕再一次看見這種表情。

  他們輸了挑戰賽,都沒見過肖時欽這種──幾乎要哭出來的臉。

  孫翔覺得他想誇張了,肖時欽又不是小女生,哪那麼愛哭。可要說到人害怕失去,心臟絞痛至極不就是一雙欲哭無淚的眼嗎?

  「小事情。」孫翔想要低聲安慰,聲音不很清楚,「你先放手,我沒事。」

  肖時欽這才發現他緊張過度,放開手,孫翔沒跌倒,還好好站著,雙腿間是那輛出事的自行車。

  「真沒事?」肖時欽盡可能讓自己鎮定,「手有沒有扭到?你剛剛動作太大,我擔心、」

  「沒事。」孫翔也知道事情嚴重性,連忙舉起雙手轉了轉手腕、動了動手指,「你看,沒事啦。」

  肖時欽點頭,而後蹲下身查看前輪,問題相當明顯,「爆胎,可能碾到尖銳的石子之類的。」

  去思考為什麼爆胎、抱怨爆胎並不科學,孫翔直接就接受現實,卻仍要問,「那我牽車跟你走?嘖、麻煩死了。」

  現在不管是繼續前進或往回走,牽車一定是比騎著要慢。而且還比走路耗費體力,因為得帶著這麼一台車。

  孫翔試著把車子扛起,尚在能承受的範圍,但是碰上爆胎還是很難心情好著。

  「我陪你走。」肖時欽不可能一個人騎車在前頭,他轉身想要牽起被冷落在地的車,卻是走沒兩步又轉回來。

  孫翔以為肖時欽還要再叨念,擺擺手要他快去,卻被肖時欽壓下。

  「孫翔,你體力怎麼樣?」

  「哈?」這問題夠莫名,「普通吧,偶爾跑個跑步機……你想幹嘛?」

  「計算一個人騎車載人,被載的扛自行車的可能性。」肖時欽再認真不過。

  「神經病啊我們為什麼不用走的?」這可不是有體力就好的活。

  「因為我們要被圍了。」

  被圍,是被粉絲發現繼而包圍的簡稱。偶爾在路上被幾個粉絲發現還好,但在特殊場合若是一擁而上,那可是要出動俱樂部保安人員的。可他們騎了這麼久的車,怎麼會現在才被圍?

  一來是孫翔的動作太大,附近的人都有看到;二來是肖時欽那聲孫翔實在叫得太大聲……並非人人都是榮耀粉絲,問題是但凡該市有戰隊,多半都是會對選手的名字略有耳聞。

  H市先有嘉世後有興欣,對電子競技的興趣算是非常普及的地方。

  寶貴的約會時間千千萬萬不能花在給粉絲簽名合影上,最重要的是要是這一次被放上網,那就不是之前被輪迴經理善意提醒這麼簡單了。

  兩隊的危機處理人員都會哭的,兩人即使沒幹嘛都能被捕風捉影,總要有點新聞替季後賽的開始鋪墊,記者多愛這種事!

  孫翔再次扛起自行車,下巴一抬就跟著肖時欽跑,「你先騎車、走!」

  肖時欽不多說,一回頭拉起自行車就跳上,孫翔踩著踩腳處,單手扶著肖時欽的肩膀。

  逃!

 

  打比賽也需要耗費體力,兩人平時多少也會注意一下運動習慣。可是歸根究柢都是宅男體質,這種逃跑方式不靠譜,肖時欽騎了七分鐘就宣告陣亡,孫翔好點、交換後撐了八分鐘。

  最後他們雙雙在路邊大口大口喘氣,一邊確認這十五分鐘的逃亡有沒有甩開粉絲們。

  「好、好像、沒追來。」肖時欽拿掉眼鏡抹去鼻頭上的汗,話都說不全。

  「操這是哪跟哪……」孫翔則是看著附近有無明顯地標,他們剛才衝刺只注意是回頭方向,可不知道究竟跑出多遠。

  此處尚在白堤前三分之一,要到斷橋殘雪的還車處還有段路,至少不在目測距離內。

  孫翔熱到將掌心一撫臉面,向上把瀏海也給掀了,「再來牽車吧,熱死了撐不住。」

  「嗯。」肖時欽沒力氣多說,看著漫漫長路。

  孫翔看一眼旁邊的肖時欽,他今天是第一次親眼看到他的新眼鏡,木紋鏡架擋了他眼。

  他又不知道肖時欽在想些什麼了。

  「小事情。」

  「怎麼了?」他回頭,看向孫翔。

  「一起走唄。」

  「難不成一個人走嗎?」肖時欽的笑牽起來有點勉強,不是不高興,只是真的挺累。

  換作是以前,他肯定想著為什麼打完比賽隔天,他不是專心看視頻分析而是和這二貨瞎折騰。可現在卻覺得兩人一起慘兮兮的,倒也不賴。

  有種你不好、我也不會好,但是你好、我就非常好的感覺。

  「你這句話讓我想到另外一句話。」孫翔先起步,緩過氣之後某些過去的負氣都隨汗蒸騰了。

  午後,影子不長,卻疊到一塊。

  「什麼話?」肖時欽將車牽在左手邊,而孫翔的車是在右手邊,他們一起前進會撞到的只能是對方。

  

  「有個老傢伙說,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。」

  的確不是,所以遇上越云與雷霆。

  再走入嘉世遇見你。

  更之後,能有機會就祈願在一起。


评论(18)
热度(41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