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76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27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工作做不完TT

※GO↓


27.

 

  一般時候,隊員請假只要隊長核可就行,而隊長請假則是上報經理。加上除了請假,還要單獨更改機票,自然又是一番手續。雷霆是一家親,當肖時欽進到辦公室,向經理申請以上兩件事時,基本沒被多問,經理就笑咪咪地幫他處理妥當。肖時欽在心頭鬆口氣,因為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法好好解釋他的行為。

  確認一切沒有問題,肖時欽推門離去,卻看見等在外頭的方學才。

  肖時欽愣,他過來的時候並沒有碰到這位副隊長,也確定自己沒被尾隨。可見方學才是早知道他要來找經理,所以才能在這堵人。

  「學才,怎麼了?也要找經理嗎?」肖時欽定神,開口。

  方學才輕輕搖頭,「隊長,我們邊走邊說可以嗎?」

  下午的訓練還沒開始,但他倆一直都是會早到的類型。肖時欽沒有拒絕的理由,步伐首先邁出,對話也就此開始。

  「我剛才和經理請假了,下下禮拜比賽後的隔天我不在。回程的時候你多照顧大家一點,復盤你可以先試著做做,我回來總整理就好。」肖時欽不清楚方學才想說什麼,於是就先把他這裡的事交代了。

  「和輕裁的比賽隔天嗎?好,你不必擔心。」方學才應下,再接上,「可是隊長,我能問問你要去哪裡嗎?」

  若是朋友之間詢問,不是大事。可是方學才這前面用了隊長相稱,後面再問行程,可就有點踰矩的嫌疑──肖時欽當然不計較,他知道方學才有他的顧慮。

  只是不確定應該要說到什麼程度才不會把人嚇到。

  「去H市玩個一天。」

  「……不是S市?」方學才豈止沒猜中,甚至還被答案給唬住。

  「你為什麼覺得是S市?」肖時欽似笑非笑,但實際上是推了推眼鏡,隱藏自己的情緒。

  「這、不就是因為……」方學才的口被自己堵了,難道直說他一直暗自觀察肖時欽和孫翔的私下往來嗎?

  「因為?」

  「隊長……對不起,我真的想知道,你什麼時候和孫翔變得這麼好了?」

  方學才一個人不能代表雷霆全體,但那心情是八九不離十。打從戴妍婍古靈精怪地猜測隊長戀愛了開始,最常和肖時欽待在一塊兒的方學才,也真的發現他用手機的頻率變高。

  戀愛是好事,方學才還想著會不會自家隊長成為聯盟第二個結婚的。哪知道全明星周末,隊長一夜未歸,他嚇個半死之後卻被指定去把眼鏡拿回來。好吧,這是小事,他真正感到衝擊的是,這副眼鏡他是從孫翔手裡拿回來的。

  不言而明的是,肖時欽前一晚就是和孫翔待在一起,才有可能把眼鏡落在那間房。至於他們在房間裡做什麼,方學才連想都不敢想──倒不是兒童不宜的畫面,他只是無法想像他們並肩罷了。

  當年,雷霆打從心底希望肖時欽能有更好的發展,用祝福放手讓人走。可是誰都知道,肖時欽潛伏的這一年,他們比誰都要擔心。嘉世的確滿載著眾多期望準備回歸聯盟,肖時欽待在那兒,左邊放個蘇沐橙──嗯,好看;右邊放個孫翔──嗯,這混蛋肯定沒讓隊長省心!

  比起實力,雷霆一直比較重感情。看孫翔第一眼是知道他很強,但第二眼、第三眼,叨念的就是眾所皆知的脾性,定要讓肖時欽處理地夠嗆。

  方學才不知道那一年,他們的私交如何。可是從肖時欽回歸雷霆開始,孫翔好像就一直時不時出現,顯擺存在。

  啊啊,這是不能更矛盾的心情。

  方學才覺得,他大概就只是看孫翔不順眼,所以一看肖時欽和對方好起來,滿心就只能是擔心與不解。可是他又相信隊長,和誰交好都有其判斷。

  「最近吧。」肖時欽說了實話。

  最近?那不就更不能忍了!方學才沒有掩飾他的蹙眉,「隊長,我不是說孫翔不好,可是你和他是不是有點……太熟了?我不太懂啊。」

  「很奇怪?」

  「很怪。」

  「嗯,我也覺得。」

  肖時欽自個兒微笑著,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和這樣的人湊到一塊去。放在以前他也會說怪,否則轉去嘉世那當口就該跟人熟起來。

  「我們現在只是普通朋友,學才,你別想太多。雖然他看起來很不讓人放心,可是總有一天會變得更好。年輕選手都是這樣,只是需要經驗和時間,你看最近修遠──」

  「隊長,你別故意和我講別的啊!」

  「不和你說些別的,我不就又要被盤問?」肖時欽眨眼輕笑,他們已來到訓練室外頭。

  「隊長、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

  「總之,」肖時欽輕拍方學才的肩頭,既而頭也不回地進入訓練室,「去過H市就能知道,孫翔是不是這麼糟。」

 

  第二十六輪,雷霆對輕裁以9:1告勝,當晚肖時欽就先行搭機離開,留下方學才帶隊。

  職業選手幾乎整年都要搭機比賽,對於飛行皆是習慣的。肖時欽靠在椅上,腿間蓋著發下來的小毛毯,坐在靠窗位置能看見一片黑夜裡,只跑道指示燈點綴的世界。

  他問過孫翔為什麼要約H市。

  「為什麼?那天你們是客場,你反正都要搭飛機,飛哪都一樣啊。可是我是主場,所以讓你過來你太辛苦,我過去還得等你,那乾脆約第三個地方不就好了?而且H市我們都待過,不好?」

  肖時欽難得被孫翔繞著話而昏頭,最後只能答應下來便去請假了。直到此刻坐上飛機,他才有心思完全沉浸在內心,繼而想著:孫翔或許不懂體貼,可是他在努力。

  這世界最怕努力的人。

  因為世界不見得會給予相應的報酬,可是努力的人即使撞得頭破血流,也還是會不斷下去。

  而人類是有情感的,要被攻破總是沒那麼難,最起碼在努力的人面前,將逐漸一無所有,直到願意同意對方的付出為止。

  肖時欽也不是等著坐享其成,他既然答應這場約會,不過就是他嘴上沒說、但實際上已經明白孫翔的想法。他的行李小、沒拖運,就放在頂上置物櫃。肖時欽知道裡面裝著兩張票,但願能順利由他訂下第二場約會。

  空姐過來幫忙關上窗,飛機就要起飛。

  肖時欽無法遏止自己的期待,儘管他最後只是輕輕捏著毯子,往身上裹實,閉眼養神。

 

 

  孫翔一個人站在地鐵出口前,身邊來來往往都是人,但他就站在一邊,不斷拿出手機當鏡子,扒抓著造型好久的髮型。這一幕彷彿是他們首次出遊的景況,但孫翔哪裡會聯想到一起。

  前一天晚上打完比賽,他像吃了興奮劑一樣,鑽回俱樂部拿出早就搭配好的衣服,塞到隨身包之後就自個兒叫的士去機場了。

  江波濤都不忍心提醒他的機票是在凌晨,明明可以多休息一下再出發。

  孫翔當然不是昏頭,只是他想要把事做到更好。

  直奔機場就找位置坐下,他攤開小筆記本,嶄新的幾乎沒用過,只有開頭幾頁寫滿了字。上頭都是些行程和重點提醒,除了孫翔本人歪歪扭扭的字之外,還有幾撇別人的字跡。

  不用想也知道是已經被當軍師的副隊長江波濤。

  孫翔從初中之後,除非是簽名否則甚少拿起筆,筆跡當然只能用龍飛鳳舞來形容。何況筆記本這麼文藝的東西,哪是他一個不逛文具店的人會有的?這還是他從俱樂部分配給選手的周邊裡面,抽出一本應急。

  書寫下的內容他早就記住,倒過來背都行,可他寧願再次復習,在腦裡一次又一次順過沿途。

  他並不覺得枯燥乏味,事實上這已經比日常訓練要有趣得多。這麼精緻的準備無法代表他變得細心,只是他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去做。

  否則他怎麼能年少稱神,他一直是付出許多時間與努力才做到的。

  再回到此刻孫翔等著肖時欽,果然還是緊張得要命。兩人約了十點見,他卻提早到了二十分鐘。這麼為一件事情提心吊膽的,孫翔在心裡罵自己太不像話,根本不是原本的他。

  可戀愛一直能讓人發現另一種面貌。

  當肖時欽從遠處走來,孫翔輕拍臉,今天是難得的見面,可千萬別犯蠢,好好表現──誰知道戰術大師會不會嫌他笨就少一分喜歡他的機會?

  結果肖時欽一來就是滿心無奈。

  孫翔等著他沒錯,可是一個大男人站在路邊,春天風光正好,他卻帶著一副墨鏡。完全是反效果,沒發現附近的路人都繞著走?這讓戴著口罩的肖時欽不曉得怎麼說他。

  「你怎麼還是一個樣。」肖時欽苦笑,想了想,還是幫人把墨鏡拿下。

  「喂、什麼叫我還是一個樣?你別拿我墨鏡啊新買的!」孫翔抗議,瞬間沒了原本想要強裝帥氣的姿態。

  肖時欽輕揮墨鏡,「這天氣戴太顯眼。」

  孫翔的包裡自然也是有口罩的,基本的偽裝工具他們誰沒有呢?不過像是孫翔就屬於只戴墨鏡不帶平光眼鏡、口罩是順便帶著可是不愛戴的人。他忿忿拿起口罩戴好,想再跟肖時欽辯論難道不會覺得嘴巴悶嗎?

  「想先去哪?」肖時欽背著小的斜肩包,一身灰格子襯衫和黑色長褲,兩手大大方方地懸在身側,側臉回頭詢問。

  可惡,有點太帥。孫翔上一秒所想的抱怨全都無影無蹤

  孫翔暗自埋怨自己的臉熱,硬是抬頭,「今天我帶你走。」

 

  三月杭州,景色正好。


评论(28)
热度(39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