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74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26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特典弄到我快昏倒

※接近尾聲囉~~~

※GO↓


26.

 

  一收假就是第二十輪常規賽,但每一個人的目光都不同了。

  後半賽程通常不必走完,季後賽名額就會有個大概名單,哪兩支戰隊要出局也會出爐。戰隊的心情都是繃的,再到更後頭一點,可能會因為不必再搶積分而隨意打、練新人,也可能為了調整季後賽節奏而有更多的輪換。

  雷霆的排名仍是穩的,肖時欽不是很擔心季後賽名額。他憂的是多年來雷霆都是季後賽首輪遊,今年可是志在突破。可惜,他這股決心在充分發揮之前,就先被一份通知給冷卻。

  可不是什麼轉會通知──雖然冬季轉會窗口還有三天才關。是經理通知他,W市當地有個眼鏡商,簽他去做代言。

  肖時欽生得普通,整理整理也是乾淨能上鏡頭,但一般來說雷霆的代言不多,就出在他們的成績。所以多數都會是當地廠商,衝著當地戰隊知名度對當地粉絲的感情,進而向俱樂部洽談代言。選手基本是沒得挑的,也好在他們玩得是電子競技,需要他們秀身材的場合基本上沒有,所以選手也都會盡力配合。

  肖時欽回俱樂部時得知這件事,雖覺得自己確實長年配戴眼鏡,但是去為眼鏡商代言……還是一件挺沒邏輯的事?可是一看合約,都是平面廣告的拍攝,沒有動態攝影,又讓他放鬆下來。作為隊長是有很多需要說話的場合,但是像電視廣告這種,他又不是專業演藝人員,自然就不能說是擅長了。

  盡量保持平常心,肖時欽在第二十輪比賽打完後隔天,拖著還沒休息完全的身體,掛著微笑去和工作人員打招呼。從梳妝那裡接過要配戴的三款眼鏡,都是事前就先配過度數的,且他事後還能帶走一副。

  肖時欽對眼鏡也沒有特別研究,比起美觀只更在意是否輕巧,畢竟是需要整天配戴的物件。這於他也是一種工具,讓視力清晰的工具,所以挑上一副好的、他就沒怎麼換過,現在臉上這副還是三年前買的呢。

  三年來第一次換眼鏡,肖時欽摘下臉上這副時還是小心翼翼,確定安放在桌上之後才拿起第一副金邊細框。他不了解現在的流行,更不清楚眼鏡商的這些廣告目的在哪,反正該做什麼是什麼,他緩緩走到攝影棚中央,依然安掛著笑。

  好在這次沒碰上太過刁難的工作人員,場合溫馨,攝影師還是個榮耀粉,拍攝過程自是順利。肖時欽擺弄著姿勢,雖然不擅長但他還是盡力。一直到第三副眼鏡,是鏡腳較粗的塑膠框,鏡腳是仿木紋,鏡框是純黑色,意外地合臉型,戴著舒服。

  肖時欽不清楚這是什麼原因,但在拍攝過程覺得這副眼鏡契合度較高,自然也就讓表情更好一點。最後一段拍攝甚至在十分鐘內就結束,快得讓沒太多經驗的肖時欽也訝異。

  梳妝問他,你想留哪一副呢?

  肖時欽想都不想,就笑著請對方讓他留下現在帶著的這副。梳妝答應,東西收了就退出去,瞬時休息間只剩下肖時欽一人。他拿起原本的眼鏡替換,新眼鏡則收到盒子。雖然喜歡,可是也不是非換不可,這麼好的東西他還是先收著吧。

  想不到此時有人輕敲門扉,「肖隊長嗎?我是陳老闆。」

  陳老闆,肖時欽一個機靈,是這次請他代言的眼鏡商。他起身快步開了門,該有的禮貌當然有,「陳老闆好。」

  陳老闆一看這肖時欽已經恢復來時的衣裝,大概是準備走了,呵呵笑著是慶幸他沒來晚,「好啊好啊,肖隊長今天拍攝辛苦了,謝謝你答應代言。」

  「不會辛苦,我才謝謝你的欣賞。」這些都是客套,肖時欽退開一步讓陳老闆進來,但對方沒動。

  「不過,我看你好像沒帶著剛拍攝的眼鏡啊?梳妝沒拿給你嗎?」

  「有,只是我先收起來了。」肖時欽手指頂在鏡框下方輕推,「習慣這副,一時沒想換。」

  「喔,原來如此。我懂,好的眼鏡就是捨不得換。」總歸是賣眼鏡的,陳老闆沒怪罪,「不過我剛看了下照片,肖隊長你戴眼鏡是真好看!還是多考慮考慮我們家的眼鏡,有空就戴著。」

  「一定、一定。」肖時欽只能這樣應,有些煩惱這接下來可要怎麼開口告退──他復盤還沒做呢。

  「喔對,看我說的,肖隊長這麼忙肯定是要走了吧?」陳老闆不愧是生意人,肖時欽雖是公認的心髒,到底還是比不上社會人的經驗敏銳,「我來找你就一件事,謝謝你答應,還有……」

  肖時欽看陳老闆從口袋拿出兩張嶄新的票券,他一時不很理解情況,沒有立刻伸手去接。

  「陳老闆,這是?」

  「喔,我聽你們經理說,你玩的職業是叫機械師,對吧?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我剛好有些公關票,老朋友要辦展覽,是跟機械有關的。我也不知道肖隊長你玩這職業,是不是本來就喜歡這種東西。不過沒關係,票也多,就給你兩張,有空約女朋友去看看啊。」

  肖時欽微笑,雙手接過票,嘴上同時回道:「謝謝陳老闆。」

  「不謝。那我就不打擾肖隊長了,希望你比賽越打越好啊。」

  「相信會的。」肖時欽肯定。

  陳老闆還真是說完這些就走,肖時欽也怕他再多待又有哪位高層過來招呼,門沒關實,他連忙拎起包,手裡握著票券就速度離開拍攝地點。

  攝影棚是在大樓裡頭,肖時欽趁著等電梯時把票給看仔細。展覽內容是關於機械發展沿革,冷門了一點,但應該還是能吸引到一些技術宅。肖時欽並不意外他所玩的職業容易讓人誤會,但好在他也是真的挺喜歡這些。不過他忽然發現,這票上還有點蹊蹺。

  「從六月展到九月……」這部分正常,許多展覽都是提早開始販售入場券,何況是公關票,「在S市?」

  S市也是個商業集匯中心,展覽辦在那裏肯定很盛大。但是肖時欽是W市人啊,真要照陳老闆的美意,和「女朋友」約會跑這麼遠,那又是幾個意思?肖時欽哭笑不得,這門票是收得莫名其妙了。

  可S市又讓他敏感不已,肖時欽看一眼電梯還停在某層不上來,又看回票券,接下去只能想到他可以把票轉讓給孫翔。

  不過兩張都給他,他會約誰去呢?

  「我吧。」他笑,搖頭把票收回去。

  不是他自我意識過剩,而是孫翔那性子,從他這裡收到票,一定是問「那你怎麼不跟我去?」

  肖時欽還沒想好要怎麼應對,反正展覽時間肯定是讓他們都得等到季後賽結束才去,那就不急著現在處理。電梯總算是開始移動,肖時欽踏前一步,想著最優先事項還是早點回到俱樂部吧。

  就這麼剛好,放在包裡的手機輕微震動,肖時欽以為是俱樂部來聯絡,通常他們出去代言時若是隻身前往,俱樂部都會多關心一下。肖時欽怕漏掉訊息,摸出手機一看──

 

【小事情!你看你看!我剛才偷拍的,杜明那白癡哈哈哈哈哈,他剛輸給我又不信邪去找別人,弱爆了】附圖是一張杜明和吳啟比腕力,前者落敗趴桌的照片。

 

  肖時欽失笑,輪迴隊裡的日常畫風是不是這麼逗,他不知道。但自從過年之後,他就越常看見這些孫翔偷偷出賣隊友的照片了。

  叮一聲,電梯總算是到了這層樓,門開時裡頭無人,肖時欽自個兒進去,按了一樓之後也就撒手不管。

  他要回孫翔簡訊,但是說些什麼好?總不成叫他也笑笑那兩位選手吧?肖時欽覺得,既然孫翔給了他日常小事,那還給對方差不多的東西應該也行。

  下了決定就要雷厲風行,肖時欽抽下臉上的眼鏡,單手從包裡換好新收到的眼鏡並戴上,接著不是很習慣地用手機對著鏡子。自拍這事還真是技術活,幸好光是拍鏡子也是能成的。

  他發送過去,電梯剛好抵達一樓。

 

【別欺負隊友。今天換新眼鏡,好看嗎?】

 

  孫翔看到照片第一眼,內心各種衝擊、各種想法,忙得不可開交。

  例如他傳過不少照片給肖時欽,這卻是第一次從對方那裡收到照片。而且一次中大獎,自、拍、耶!雖然沒糊焦,但是不習慣自拍的肖時欽靠鏡子輔助,自然是看著鏡子,導致眼神沒對上鏡頭,有些歪斜。

  不過這都不打緊,孫翔看著照片裡的肖時欽,配上新眼鏡看起來更精神了。

  好看、好看、當然好看。孫翔想,他忽然能懂為什麼黃少天能這麼多話,有時候還真是希望能夠把滿腹興奮都道出,不論千言萬語。

  孫翔火速回了簡訊,又火速存起照片,最後火速設成待機畫面──最高手速用在這地方還沒因為興奮而顫抖,都不曉得孫翔此時發揮百分之兩百的技術想幹嘛呢。

  他按著手機的鈕,讓畫面一下子陷入休眠,一下子又亮起,滿足的笑容讓站在會議室外頭的孫翔自帶光環。

  再過二十分鐘就要開作戰會議,提早到的周澤楷和江波濤,遠遠就看見更早到的孫翔,一個人傻樂著。

  江波濤從歸隊開始就知道孫翔的最新進展,權衡之後並沒有再插手,不過卻有向隊長報告的義務,所以現在周澤楷也很清楚情況。兩人靠近,周澤楷眨眨眼沒說話,江波濤則負責招呼:「孫翔,你不進去嗎?」

  「隊長、副隊。」孫翔的眉眼間都是快樂,「我冷靜點再進去。」

  你也知道自己該冷靜點嗎?江波濤無奈,「又收到什麼簡訊啦?這麼開心。」

  「我收到──欸,不能給你看。」孫翔連忙把手機壓在胸口上,「反正是好東西,但只有我能看。」

  江波濤巴不得敲他一腦袋,告訴他要是肖時欽給他什麼好東西,基本上也只有孫翔一個人愛看好嗎?可他不能,所以笑笑表示了解,就要和周澤楷一起進到會議室。

  結果孫翔腦袋一轉又想到一件事,長腳一伸堵在兩人的路上,「隊長,我有事要問你。」

  「說?」

  「我三月十六想請個假,行嗎?」

  現在才二月出頭,提前一個月請假是好事,但能有什麼事讓孫翔要請假?要知道他平常是大門不出、二門不邁,沒事都待在俱樂部的人。

  「原因?」周澤楷必須問問。

  「這個……我想約人出去玩,就請這麼一天。」孫翔想想還是說了實話。

  「約肖隊嗎?」江波濤插話,「你能確定對方那天有空?」

  「還沒問,可是我有先想過。」孫翔一聽他被質疑,竟難得沒有駁斥回去,而是提出他的想法,「第二十六輪我們主場對煙雨,我會好好打。雷霆是客場對輕裁,壓力不算太大,下一輪對明青也是。用比賽打完隔天去約的話,而且兩個禮拜都不是高壓比賽,他應該……能答應?」

  雖然最後結尾顯示孫翔果然什麼都還沒問,但江波濤不得不說,他是想得夠周全了。周全到以為這是肖時欽教他的。

  決定權在隊長手上,隊員因為私事請假本就是合理的,何況孫翔還是選擇比賽日隔天,一般只安排復盤,他自己願意放棄小假日,那無話可說。

  周澤楷看起來像是沒多考慮,聽完理由就輕輕點頭,是答應的意思。

  「太好啦!」孫翔見事情這麼順利,乾脆就把他有的疑問都一口氣說完,「那副隊,我再問個問題。」

  「你還換人問呢……問吧。」

  「你覺得這展覽怎麼樣?我想買票、趁出去就給他。」孫翔滑開手機,匆匆開了一個早就存在書籤的網頁,才轉過去給江波濤看。

  當然周澤楷也湊顆腦袋在旁邊,一瞧,是個關於機械發展沿革的展覽。

  「應該還行?而且在我們這裡,你可以請他來作客,還去年他在W市招待你這事。」

  「對啊,我就是這樣想。」孫翔鬆口氣,他這輩子第一次喜歡人,腦袋關於追求的知識就只存在著約會、送禮物這兩種方式。不過江波濤都說沒問題,那一定就是沒問題了。

  謝過兩人,孫翔繼續待在外頭完成他的「冷靜」。江波濤和周澤楷則終於能進到會議室做準備。只是江波濤在開電腦的同時,還是有點擔憂的問了周澤楷。

  「你不擔心孫翔影響狀態嗎?雖然選手私人生活的確不該管。」

  「上一場比賽。」拿出紙本資料的周澤楷,手指停在最上面一張紙。

  「上一場比賽的表現嗎?」江波濤一想,孫翔在擂台賽上打先鋒,拿下興欣方銳,最後惜敗莫凡。

  這一場大家看到的最大亮點,就是孫翔竟然也會戰術走位,也學會沉穩了。只要一穩下來,抓到機會就使出最擅長的正面強攻,莫怪能用低損傷拿下方銳。關於這點,興欣是有最直面的感受,但輪迴一眾也清楚,這是孫翔與他們之間逐步同行的證據。

  「有進步,就沒事。」周澤楷再說,而意思基本上已經夠明白──孫翔並沒有因為私人情緒影響比賽,甚至有了明顯的不同,那又何必擔心呢?

  江波濤愣著,一會兒才低下頭去。

  「嗯,你說得對。那就隨他吧。」

 


评论(20)
热度(39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