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73][全職高手][周安?]治療我。

 

  周澤楷和安文逸放在一起簡直是世界上最怪的組合──嗎?

 

  國家隊的B市集訓才開始幾天,周澤楷並沒有特別不習慣和別人合作,但比較讓他難受的是跟不熟悉的人悶在一間屋裡。當然了,隊長級的人物或是五期夥伴和周澤楷都是能聊得來的(但他能說幾個字必須另計),可是那種熟悉程度還是不若在輪迴裡頭。

  周澤楷需要透氣,所以他用休息時間出門一趟。B市太繁忙擁擠了,綠地並不多,周澤楷思來想去,大概就剩下大學校園還有點地,可以供他散步一段時間。所以他隨意找了間附近的大學,就裝做訪客信步而入。

  他不算是多愁善感的人,至少在綠葉蓬勃的午後,即使夏風吹落幾片葉子在他面前,也不會使他萌發「起風了」之外的念頭。

  沒什麼人懂周澤楷。

  一步又兩步,並不熟悉這座校園方位,穿過一棟又一棟的教學大樓,周澤楷也不清楚這些都是哪些專業在用的。於是當他迎面和一群男學生擦肩而過時,腦袋裡也只是想著「是這裡的學生吧」。

  他不在乎他們是誰,不在乎他們將要去哪裡,不在乎他們與他的人生軌跡是全不相似的。

  於是顯得那聲「周前輩」,特別突兀。

  為什麼要認出我來?

  周澤楷轉過頭,想著那是興欣的安文逸吧?

  僅此而已。

 

 

  後來是安文逸讓朋友們等一等,跑到周澤楷跟頭前,壓低了聲音問,「前輩怎麼會在這裡?」

  「嗯……散步。」周澤楷如實以告。

  安文逸這人理智,一聽這答案就覺得不靠譜,新一代榮耀第一人往年輕人成堆的校園鑽,實在很不安全。可他別說是和人不熟呢,連隊伍都不同,哪來的立場說人。

  他只得說,「那麼,前輩請小心點。我是回來找朋友的,和他們一塊去吃飯……」對了,這時候是不是應該邀請對方一起去才禮貌?安文逸被這想法驚醒,梗在喉間沒先說。

  周澤楷聽著安文逸自己招了出現在大學裡頭的原因,記起葉修的確在Q上放聲說過,他們興欣的學業水平是榮耀第一。所以安文逸在這裡念過書嗎?

  周澤楷沒有選擇問這個,而是平淡說著:「我走了。」

  「啊?那、前輩再見。」安文逸那會兒還沒糾結完,只得把慢了半拍的道別給說出口。

  周澤楷擺一擺手,繼續慢慢往校園深處走。

 

之後應該是一堆峰迴路轉後小周告訴小安,很多人封他為除了治療以外什麼都會。他問,安文逸你願意來補上治療嗎,我們就什麼都能行。

誰都想求勝,只是表現方式不同,我覺得小周其實還挺霸道的。

但我現在懶得寫新東西,所以就……這樣吧我寫完那句就爽了哇哈哈

偷蹭個CP TAG就好,要不要寫再說、再說……(累


评论
热度(20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