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63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19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搬東西回家整理到現在才摸到電腦...

※因為我忘了有定時功能所以才會這種鬼時間發哈哈哈哈

※每支隊伍都非常棒,但我真的覺得輪迴很適合孫翔

※GO↓


19.

 

  第十九輪的比賽讓記者都快忙不過來。

  先別提隨著冬季轉會窗而來的呼嘯叫價,光是輪迴的團體賽終於敗在百花手裡,就夠大寫特寫了。

  但是輪迴內部基本還是保持著穩定的心態,正常復盤、正常放假,接著要來的可就是農曆新年,喜慶的日子裡就拋下舊年的晦氣吧。

  選手基本上都是會回家的,於是除了必須要輪班顧門的門衛,幾乎上上下下都提起行李去趕火車。

  孫翔也不例外,但他當初訂票時沒搶到好日子,變成得在除夕當天才能回家。所以當他在除夕前一天走入訓練室,發現江波濤也在時,著實有些驚訝。

  「副隊你還在啊?」

  「訂票的時候耽擱了,沒搶到,只能明天再走。你也是?」

  「嗯。」一聽兩人的理由都一樣,孫翔就懶得再說一次。

  江波濤也是掌握氣氛的一把好手,看孫翔不多說話,就沒有立刻進行對話。

  上禮拜孫翔回到俱樂部,大概是晚上十一點,江波濤並不清楚他有沒有見到肖時欽,但無論如何就是見到了也沒有多長時間。他本想著,肖時欽這人做事也是有點本事,應該能搞定孫翔吧?

  結果這會兒,一整個禮拜都沒見過孫翔把玩手機,跟之前那陣子完全是天壤之別。連杜明幾人鬧他都沒太大反應,雖然不至於像丟了魂,但放空的時間確實變多。

  連周澤楷都會開玩笑,說孫翔可能在學他。

  天,連隊長都被孫翔影響了,江波濤還能不多注意一下嗎?可是幾番觀察下來,他也說不上孫翔哪裡不對勁,更不知道該從哪兒切入。就這樣半分著心半完成日常訓練,江波濤推開鍵盤,起身走到孫翔旁邊,靜靜看著畫面。

  平時隊長和副隊長就常會走動察看,一點動靜不至於影響選手。孫翔也是直到系統指示此輪訓練結束,並且跑出相關數據之後,才轉頭看向江波濤,「我狀態不錯,你別操心了。」

  這本來只是語帶調侃,不料江波濤卻點頭苦笑,「原來你看得出來我操心啊?不只是我,小周和其他人都是喔。」

  心裡一個喀噔,孫翔心喊糟,他哪有看出來啊?可惜話已出口,他才沒臉說剛才只是隨口說說,只能用鼻音哼了聲,像是叫人說說看的意思。

  江波濤看這狀況好像有戲,把握機會就坐下來,幾個呼吸間就決定要先詢問:「孫翔,有問題都能說,我們可以幫忙解決。」

  「我哪有什麼問題?」孫翔相當直接,「好吧,可能有,我行李箱關不起來,但我又不能把給我媽買的東西拿出來。」

  「我……等會兒上樓幫你看看。」江波濤心想,差點沒被孫翔拐到別的問題上去,「就只有這樣?」

  「不然?噢,沐浴露快沒了還沒買算不算?」

  「孫翔。」江波濤舉手制止,「你跟肖時欽還好嗎?」

  江波濤這一記像是大招轟臉,孫翔瞬間住嘴,看著像是憋住臉部表情不願改變,有些僵硬地遲緩搖頭,「我跟他幹嘛好。」

  「上次不是說要約他?我記得你說可以吃宵夜?」孫翔很難憋住秘密,特別是好事情,就會急著獻寶般到處說。當時因為周澤楷和江波濤都知道,所以孫翔後來有提過幾次,他打算約肖時欽去吃宵夜、去哪兒吃、能吃到幾點等等,簡直是鉅細靡遺逼人不得不聽。

  「沒吃。」

  「沒吃?」

  江波濤是副隊長,孫翔要發火也不會發到人頭上去,硬生生壓著那天以來的怒火,雖然當中其實也有很多疼痛與難過,可反正他早就慣了。

  早就習慣這麼多不利於他的事。

  「他根本就沒有來。那我約他吃什麼宵夜?副隊,我跟你說,」孫翔笑了笑,他現在才知道憋著一張冷臉沒用,要能笑出來那才是真的挺難受的──終於也是學會遮掩了,「肖時欽原來這麼心髒,我以前在嘉世都沒感覺。」

  但江波濤道高一尺,「肖隊有去吧?」

  「哪有,他才沒來。我一個人在那邊等半天都沒等到。」

  「十一點你就回來了。」江波濤好聲好氣,甚至伸了手,輕拍孫翔捏著椅子扶手越來越緊的手背。「如果肖隊沒有去,你肯定會等到更晚。是不是他跟你說了什麼?」

  孫翔看著江波濤輕拍手背的安慰。

 

  為什麼啊?

  為什麼大家都能看穿他想些什麼、發生什麼?

 

  「為什麼?」孫翔的話語有點抖,旁邊電腦上還停在訓練結束的畫面,數據密密麻麻,揭示一個選手的競技狀態。卻寫不出心理狀態。

  江波濤耐心等著,沒有接話。

  「為什麼你們都知道我怎麼了?對啦、肖時欽有來、他有來……可是你們都把我當笨蛋吧?副隊,你跟我說,我雖然打得不錯,但你們是不是都覺得輪迴買了一個傻逼?論壇上的分析多得是,我以前根本就不在乎,但是、但是你們現在老知道我要幹嘛或是想些什麼,是不是我真的挺笨的哈?」

  「孫翔。」

  「靠,你別這樣叫我名字。」孫翔抽回手,猛地搓搓手臂,好像是冷了、又像是害怕了。他並不習慣揭露脆弱的一面,甚至很多時候他忘了自己有脆弱的一面──所以在嘉世後期才會狀態一落千丈,只因他不斷自責與反省與厭惡於怎麼能夠失常呢?

  江波濤看著眼前之景,其實有些鬆口氣。選手的心理狀態是最難調整、也最容易失控的,更是最無法挽救的。孫翔加入輪迴可說是一帆風順,和大夥兒的相處也不錯,可就是一直少一點親密。現在可好,孫翔說出一些心裡話,那就是有救。

  雖然他隱隱有預感,這不完全是他可以處理的。

  「孫翔,不是我們知道你怎麼,是你讓我們知道你怎麼。」

  「別跟我繞口令,不懂。」孫翔還在抱臂,現在靠上椅背,整個人縮作一團。

  「那我舉個簡單點的例子。像是為什麼我知道肖隊有去找你,但你們沒吃飯。」江波濤舉起手,比了個一,「我們是十點十五分左右結束記者會,從體育館走回俱樂部要十分鐘。你上次說的館子也差不多要走十分鐘,假設你們有吃飯……那,是只吃了二十五分鐘嗎?」

  多加一根指頭,手勢成了二,「你心情明顯不好,可見在沒吃飯的情況下,肖隊雖然去了、卻發生一些爭執或衝突。這方面我不清楚,看,我並不是什麼都知道吧?」

  未完,還有三,「可能你在細節的觀察與思考沒辦法太快,但這真的沒有這麼難。為什麼場上聲音光效這麼多,你能找到突圍的點,平常和人相處就沒辦法?」

  「榮耀和現實又不一樣。」孫翔插嘴。

  「一樣或不一樣不重要啊。孫翔,我剛說你可能沒辦法想太快,但並不是做不到吧?」

  「我哪可能做不到……」千萬別叫孫翔承認他做不到,因為他能做到。

  「所以啦,」江波濤豎起四根指頭,「我沒有要你改變什麼,被人知道就被人知道吧。可是你也應該差不多要發現,其他人給你的訊息?看看,都差不多能懂小周說些什麼了,你要懂肖隊說什麼會難嗎?」

  孫翔無力想江波濤還真是有心,乾脆開了隊長玩笑。可還是有個盲點,他喏喏幾聲,才遲疑出口,「副隊,我能問你,小事情他是什麼意思嗎?」

  「說說看?我試試。」

  「我問他,『你是我的朋友吧』,他說是。可是我再接著問,『我是你的朋友嗎』,他就沒有回答了。」

  第一時間江波濤其實驚於孫翔也會玩文字遊戲了,可是這一想又不對,如果孫翔真知道這之間的差別,哪裡還會不懂肖時欽的反應是什麼──噢,他現在也還不懂,因為供給判斷的情報太少。

  「這個、肖隊沒回答,但是有沒有什麼反應呢?」

  孫翔瞇著眼回想,那天晚上在選手通道盡頭,他和肖時欽雙雙站著。當他問完這句話,他其實也有些發昏,不太了解這兩個問句之間的差別。可是他直覺地想要這麼問,果不其然後者並沒有馬上獲得肖時欽的回應。

  肖時欽好像本要脫口而出說「是」,但最後關頭止住,反而又是遮嘴、又是推眼鏡、又是撫額,一連串動作讓人焦躁不已,但最後在孫翔重複問題之前,他還是說了一句話。

  「抱歉,葉前輩說得對,我真的很不會說謊。」

  葉前輩只能是葉修,孫翔當時真是摸不著腦袋,現在這當口關葉修那老妖怪什麼事?陰魂不散吧!可孫翔知道他就腦裡怨個幾下,最主要的還是後半句。

  其實肖時欽當時會這麼說,只是一個佐證,他下意識想要證明這不是他胡口亂謅、不是想要應付孫翔。做為職業選手,嘴上的嘲諷戰也要練一練,扯謊時臉不紅氣不喘是基本功,肖時欽會歸會,可就真的蠻拙劣的、容易被拆穿。

  而且,他並不願意對孫翔說謊。

  可惜了孫翔不會知道這些,只覺得他好像真的不是肖時欽的朋友。

  把這些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訴江波濤,「他說完就走了,我追上去的時候剛好雷霆大巴開走,他是怎樣?這麼不想跟我待在一塊兒?」

  「應該不是……孫翔,我問問啊,就問問。」江波濤心裡非常、非常不安。

  「你怎麼看肖隊的?是把他當朋友嗎?還是前隊友之類的?或者一些別的想法什麼?都能說說看。」

  「幹嘛,你盤查家底嗎?」孫翔不介意說說,單純覺得這談起來有點多,而且江波濤怎麼忽然深八起來?

  「咳、沒有,只是我可能知道肖隊想說什麼,但需要一點更多的東西才能確定。」

  孫翔不知道江波濤這不是熱心,而是出於關懷隊伍的詢問。不過仔細想想,他一個人也琢磨不出肖時欽的想法,甚至是自己的想法。孫翔覺得和江波濤吐露一點,不礙事吧?

  「行,我說!」


评论(14)
热度(42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