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62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18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(頂鍋蓋

※GO↓


18.

 

【雷霆沒這麼早回去吧?比賽後見個面,我請你吃宵夜!】

【你要在休息室等還是選手通道等啊?選手通道好了,東西拿著走,不會讓你又一晚上沒回去啦……回我一下→_→】

【小事情你是有看到還是沒看到?說好了啊,我在選手通道等你,不准不來啊】

【你不來我就去雷霆大巴堵你】

 

  這四封簡訊肖時欽都沒有回。

  先不談赴不赴約,禮貌上就是不去都該回個聲。可是他從下飛機後打開手機,思考再三仍沒有給予回音。一旁的方學才看著肖時欽的舉止也緊張,但他不好說什麼,只是幫肖時欽多看顧一下選手,擔起副隊長的責任。

  今晚的比賽畢竟艱難。他們是這一輪接受電視轉播的比賽,賽前甚至有記者做了特別分析,很有趣的是、他將兩隊選手和角色身價加總,對比出豪門與平民的懸殊差距。數據是會說話的,也是為什麼那些APM、擊殺數、連勝等等,如此撼動人心。

  但雷霆上下沒有人受其影響,沒有人害怕。

  從豪宅牆角開始摳起,掉下一點金泊都能換錢,等到挖到水泥鋼筋,真拆了還不是一樣倒掉一棟房。他們也有自己的致勝之道,不需要外界來驚嘆。

  肖時欽的賽前喊話依然穩定,雷霆是一支絕對遵從命令的隊伍,而且因著這樣,沒有人是優柔寡斷的性子。即使走入輪迴主場,也能抬頭挺胸,自信滿滿。

  首戰直接就是肖時欽與生靈滅上場,迎戰杜明的吳霜勾月。肖時欽好賴是隊長級人物,撇開戰術素養的技巧操作也是相當出眾,和杜明幾回攻防之後,在關鍵時刻靠機械旋翼閃避大招,最終一舉得手,奪下個人賽一分。

  當他走出隔離的選手席,習以為常地揮手接受喝采,一直到走下舞台,看見總是為一點勝利就歡呼的雷霆眾人,這才露出微笑。

  「讓我們拼到最後!」

 

  除了肖時欽,其他個人賽與擂台賽未奪一分。這並不意外,輪迴閃亮的明星選手排開,是另外19支戰隊都不能比的。可是最後的團隊賽若是拿下,仍然有機會用6比4的分數反超。

  開場如常,雷霆這邊的頻道,密密麻麻都是肖時欽的指令,簡而明確,幾無錯判。將每一個角色、每一個戰術都死摳研究的肖時欽,今天可以說是超水平發揮。但對面的輪迴也不是省油的燈,常規賽過了一半,早就有人替他們展示過應該怎麼拆解這麼精密的團隊賽機器。

  拆了那個最關鍵的發條──肖時欽。

  確實,雷霆的其他選手不是死人,更不是菜鳥,真要打還是有幾分麻煩。肖時欽或許發揮的部分遠超過一個小小的發條,但將他比喻為此才是最適合的。少了發條,這機器沒壞,可是基本也不大能動。再找個什麼戳入那空出來的洞,也許還有一絲可能性勾動運轉。可今晚的第六人是米修遠,進來了也沒多少用處。

  輪迴就勝在光靠戰力和輸出就能碾壓,在雷霆各種壓制之下,孫翔的一葉之秋一樣發揮不錯,仍然衝破包圍,直搗肖時欽的生靈滅,Box-1得手。

  輪迴要玩戰術沒問題,但要像呼嘯走幾回個人主義也行,直接摧殘下去就能毀了肖時欽苦心經營的每一分細節。33分鐘後,難得的苦戰結束,對輪迴或許有些辛苦,可最終只要是勝利的,一切就都值得。

  兩隊會合進行賽後握手,輪迴主場,自然是讓雷霆一眾走過並一一握手。肖時欽走在最前頭,很快便和孫翔接觸。

  「打得不錯。看到簡訊沒有?別忘啊。」孫翔壓低聲音飛快說著。

  「你發揮很好,謝謝指教。」但肖時欽只回了前頭該說的,後面額外的部分是一語不吭。

  孫翔沒法兒抗議,肖時欽一過去,馬上就換副隊長方學才伸手了,他只好把一點兒委屈都吞回肚裡。他難得需要自我安慰,肖時欽畢竟是隊長,台上跟他閒聊這種話未免太沒紀律。

  只是,一旁的江波濤就若有所思了。

  舞台就這麼大,他們都挨著站,要說旁邊的裁判或主持聽不見他們的話,那是當然的。可孫翔就是動動唇發些氣聲,旁邊的江波濤都有機會發現,何況剛才只是壓低聲音。

  肖時欽很少會迴避問題。根據他的了解,肖時欽不論是遊戲還是現實,都是很能挖掘與探索,進而給自己找出答案的人。最窘迫的一次大概還得追到好久以前,嘉世發揮失常那次,他才少有的在鏡頭前面有難色。所以他沒有回答孫翔的詢問,是非常費解的一件事。

  可是直到下台,江波濤都沒有主動對孫翔進行提醒。

  有些事,畢竟要自己經歷過,才夠驚心動魄,才夠清晰明白。

 

  輸的隊伍都是先進行記者會,孫翔的打算是:他先將東西收好,隨便讓誰幫忙拿著,只要他一參加完記者會,拎了東西就去找肖時欽,以免讓人久等。雖然勝負難免,但他一個贏家約了輸家出去吃飯,就算是已經回到場下的狀況,還是別太囂張才好。

  好在今晚記者們對於雷霆的問題較多,主要集中在是否開放語音方面,對於輪迴就比較客氣些,基本的形式走過,相當迅速便結束今夜。

  這主意本就是周澤楷提的,孫翔也有留心,賽前就和正副隊長告假。這會兒從杜明手裡搶回自己的包,歡快走去選手通道,也就只有周澤楷和江波濤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  好心幫忙但不得一句解釋的杜明,揉揉鼻子抱怨,「孫翔吃錯藥啊?跑這麼快。」

  「說不定是去約會。」吳啟默默揣測。

  「什麼!」杜明震驚。

  「人不是你,追女神追不到。」呂泊遠打了個哈欠,今天打完個人賽後就沒他的事,是有點無聊,只好開槍一下。

  但在杜明吶喊不帶這樣玩隊友之前,方明華就已經有些瞭然,湊過去江波濤旁邊。

  「孫翔一個人可以處理嗎?」

  「這也不是我們能插手的吧?」江波濤笑笑,接著便拍手要人集合,都準備回俱樂部休息了。

  結果,他們遠比預想中的要早再見到孫翔。

  雖然體育館內的通道四通八達,但專屬選手走的通道就這麼一條。今晚使用此處的只有兩個戰隊,雷霆早就走了,只剩下輪迴一批人。但他們往外一走,到了盡頭卻看見孫翔背著包,手裡握著手機不曉得在打些什麼。

  看見孫翔還在等人,杜明本要開口嘲諷,但方明華先一步按下他,江波濤也示意全隊安靜離開,就當沒看到孫翔。

  實際上,等他們一群人都退到門外,甚至遠到抬頭也看不見背影時,原本抓著手機掩飾陰沉神色的孫翔,這才慢慢放下手。

  他是感激這群隊友的體貼。他們知道他焦躁,要是此時問他是否需要幫助,怕是會讓彆扭的情緒更加惡化。

  但這完全不改,孫翔沒有等到人的事實。

  靠在牆邊,他不願意蹲下,反正腳也不是那麼酸。不知道工作人員哪時候會來鎖門,進而把他這個滯留的選手請走。可最主要的是,他不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可憐。

  選手通道的燈仍是亮的,可都只是普通的日光燈管,孫翔沐浴在其中,也不過是芸芸眾生的一人。他抓緊了手機,不願意再查看。

  裡面並沒有肖時欽的回訊,也沒有未接來電,更不可能在QQ或微博上發現隻字片語。

  孫翔知道他今天並不能算是被放鴿子,因為肖時欽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:他會赴約。

  可是這都算怎麼回事呢?一個禮拜前兩人還處得挺好,結果現在又瞬間疏遠了?肖時欽他直接拒絕孫翔都比這樣放他一邊要好!

  眼神死死盯著門外,他不相信肖時欽真的就這麼狠心不理他。

  孫翔的背脊挺直,倚牆而立,再難受他都要撐下去。

  為了出去方便,他已經把隊服外套收起,1月的S市寒風刺骨,卻連後悔沒有多帶外套的時間都沒有。孫翔心裡滿溢著小事情為什麼不願意來。他難得肯定自己沒做錯事、說錯話──總不成肖時欽遠在W市能知道他不小心喊過一次小事情?

  「可是他為什麼要來。」情不自禁說出來的同時,孫翔也想到這個可能性。

  好煩啊。孫翔覺得這半年的日子和肖時欽更緊密一些,難道終究還是因為他的問題而宣告失敗嗎?他的問題又是什麼?踏入職業圈以來好像老是受到挫折,卻不會有人告訴他為什麼。孫翔只是一次又一次爬起,一次又一次前進,直到被絆在下一個坎坷之中。

  所以這會是和肖時欽之間的第一個障礙嗎?孫翔捏了捏手機,他還是得給自己找一個後路。

  如果肖時欽真的沒有來,他會再傳簡訊問一次:是不是覺得我煩了?

  努力這種事,大家都在做。孫翔也不會扯著喉嚨喊,說他到底做了多少努力。可是人與人之間不是比賽,沒有冠軍,也沒有最後一名。於是努力純粹是投入水中,能浮起來得到一個獎賞、那是幸運,更多時候恐怕還是沉下去直到被泡爛不成形。

  反正,孫翔會的也不多,那就用問的。假使肖時欽真說他煩──好,就再也不見,倆就是對手,這事還不簡單嗎?反正他們隔得遠呢,一年最多見面三次,常規賽兩次季後賽一次……如果哪年雷霆可以進到季後賽二輪,或許還可以加一次。

  假使肖時欽沒說他煩、或者沒回簡訊──也行,孫翔可以當他只是疏漏,或者和他一樣偶爾發懶,覺得事情不大而沒有反應。不過他們也就到此為止,只能做點頭之交罷。

  至於最後一種可能:肖時欽來了,但顯然是來晚了。

  「可惡、耍什麼大牌……」孫翔不爭氣地又看看外頭,依舊是一個人影都沒有,就連選手通道深處也慢慢靜下來,怕是差不多接近收工了。

  「我們一年就見這麼幾次,幹嘛不來……瞧不起我是不是。」

  碎碎念著,即使顯得狼狽也還是要念。

  「你當我請很多人吃飯啊?輪迴的我都沒請過一次好不好!」

  因為他不懂得做人情,肖時欽是第一個最接近於他想要付出的人。

  「不同隊就不想理我了嗎?靠,劉皓不也是一個樣。」

  是不是所有人都當孫翔只是一個打出漂亮比賽的選手呢?

  「那為什麼還要送生日禮物給我啊?假好人、濫好人、小事情這個白癡……」

  措詞低下,可是他掏了心肺在說。

  「周澤楷跟江波濤也真夠笨,騙誰啊小事情哪有來,我幹嘛要約他?」

  當人們會去詢問意見,就是為了聽到有人告訴他本來就想著的意見。

  「還能不能做朋友了。」

  孫翔真心想這麼問。

 

  「孫翔?你還在?」

  那些自言自語是不可能被回答的。可是最初的問題終於是等到一個結果,當孫翔有力氣看清楚詢問的人,真是肖時欽時──他直接一拳往肖時欽肩上揍去。

  這動作其實他挺常和唐昊或劉小別等七期選手玩,儘管他們通常是一個踢回來而另一個給白眼,可總歸都是感情不錯的。

  孫翔或許在下意識上也是套入這樣親暱的舉止,可他沒有發現的是,力道是非常之重的。

  孫翔的身材勻稱,長年都保持運動習慣,反之肖時欽高歸高,那身材就是一宅男體質。忽然受了這麼一拳,他不踉蹌才奇怪。

  可他沒有太生氣,蹙著眉揉了揉被揍的地方,「你為什麼還要等?」

  「我樂意等你也管啊?」孫翔憋上許久的聲音終於有地方宣洩,不管不顧那些遠在天邊的工作人員,「靠,有看到幹嘛不回?台上我問你話也沒反應!聾了還是瞎了啊你?」

  「孫翔,有些事得私底下來。我們在台上,今天有電視轉播,不太好、」

  「這不好那不好你什麼時候會說好?連你都說私底下來,哈,對,經理也叫我低調一點。」肖時欽本意不是這個,但孫翔一聽到就想起他本來的目的之一就包含這個呢!「果然上次的微博讓你不爽了,所以乾脆不回我簡訊是不是?」

  這都什麼跟什麼,原本就沒有舒展開的眉頭鎖得更緊,脾氣算好的肖時欽也有點上火,「什麼微博?」

  「裝傻吧你!」孫翔也知道他這樣鬧騰,跟肖時欽這種理智派完全是處於下風。

  「孫翔,有話好好說。」

  「好啊,我就跟你好好說。上次你送我相機,我不是發了一個微博?就有粉絲吃飽沒事幹,分析我那微博然後說我們談戀愛來著!」

  孫翔這一說,肖時欽就懂這當中可能有些什麼隱患。思慮極快,可他在雷霆完全不曉得這件事。或許是經理覺得事兒不大就沒說,也或許是雷霆本就沒把這種事放在心上。

  說來也是,大家都當肖時欽跟孫翔感情好,是出於過去的隊友愛,延續到現在保持著不錯的關係爾爾。

  孫翔有可能是被提點了注意隱私之類的事,而他以為肖時欽也被提過,剛好就沒回簡訊,造成一種肖時欽怪罪給孫翔的誤會。

  兩人間還有一個腦袋是清楚的,這才讓對話沒陷入死胡同。肖時欽深吸口氣,試著分析給孫翔聽:「孫翔,你聽著,我根本不知道微博這件事。所以我沒有不高興,不回你簡訊是有其他原因。」

  一聽微博這事兒肖時欽不知道,孫翔就不查證了,他可以拋到腦後另外抓住一個攻擊點,「什麼原因?哈,你最好是說W市的基地台炸了,你連傳都傳不出來。」

  「……不是。」肖時欽嚥了口口水,「只是作為一個隊長,我沒辦法回你。」

  「雷霆禁止隊長傳簡訊?」孫翔大笑。

  「孫翔。」肖時欽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。

  孫翔止住笑,可他不願意看向肖時欽。

  名字是靈魂的一部份。拿著它向他人介紹自己時,就像是一種識別,別人可以使用、呼喊,而人必須要回應。孫翔好幾次在舞台上聽見粉絲們發瘋似地吶喊著屬於他的兩個字,要說不激動是不可能的,興奮到眼淚都要奪眶而出,不由自主。

  而今,肖時欽說著這兩個字,他才忽然意識到,其實肖時欽這樣稱呼他許久了。一開始還會叫孫隊,他不怎麼高興,十八、九歲的他,哪裡懂得管理一個隊伍。起初還高興著,但後來也明白,他根本沒有心力去帶隊……他做不到同期的鄒遠那樣,又逼著自己又拉著隊伍。

  不知不覺間,在他沒有發現的時候,肖時欽已經轉換過稱呼,試著告訴他:你是一個獨立的個體。你得為這個名字負責,並且在我呼喚的時候,是直接與你這個人對話的。

  於是他更加不敢看了。孫翔不想要知道,肖時欽將要認真說出什麼。

  肖時欽不很在意孫翔撇開的臉,就著這樣慘白的光線,他說出他醞釀一整個禮拜的言語。

  「孫翔,你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,傳簡訊給我,你愛說什麼都行。但是做事情是要經過考慮的,我相信你現在很明白這個道理。」

  有時候,太明白事理也不行。肖時欽明明已經很不擅長發覺感情方面的變化,可是一旦捕捉到,很遺憾的,就甩脫不掉那些蹤跡。

  他現在明白從一開始至今到底都在焦慮些什麼,而今要是再繼續為孫翔操勞下去,結局只會更糟不會更好,因為孫翔肯定沒意識到。

  萬一,有那麼一點點可能,是孫翔也發現了兩人之間有些不對勁,事態幾乎就是難以挽回。

  肖時欽還有把握自我扼殺,但孫翔可就……肖時欽輕笑,必然是會受影響的吧。

  「孫翔。」

  「喂、小事情。」

  「你先說。」

  「你是我的朋友吧?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那、我是你的朋友嗎?」

 

 

  「隊長,東西找到了?」戴妍婍眨著大眼睛看向上大巴的肖時欽,「真難得隊長忘東西!」

  「我當然也會忘東西。開車吧。」肖時欽前半句是苦笑,後半句則是告訴司機可以出發了。

  肖時欽扶著椅背,要戴妍婍安份坐好,又點了點車上人數,確認無誤之後,才坐到方學才旁邊。

  但方學才有點尷尬地懸起手,指尖不慎確定指著窗外,「隊長……」

  「怎麼了?」肖時欽拿下眼鏡,拇指按著雙眼之間。

  「……不、沒事。」方學才最後還是閉嘴。

 

  他沒敢說有個人在後方看著他們離開。


评论(35)
热度(37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