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60][全職高手][白楊]Eyes.

※大概是逗比 我猜

※有人為了阻止我買墨鏡寫了這篇

※結果學校網路不給我結帳我只好拜託他幫我

※於是只好寫了白楊還債...

※還沒機會細細推敲設定這兩個人的性格,自我流先來一下,介意者迴避

※誰要是被賣安利了拜託去找 @襲音 別找我...



白庶:Onion,你要不要一起買墨鏡?

 

  楊聰恨透了這名字。

  說來兩人的磨合非常不錯,下半賽季的三零一度表現亮眼,Sprout的戰術在國內發揮到極致。短時間能有如此默契,顯然是楊聰與新加入的白庶,在私底下也有良性互動。

  至於到底多良性?大概是每天晚餐有十分鐘的真心話時間,兩人你來我往互拋問題,迅速逼迫彼此熟悉對方所致。

  對於白庶的中文沒忘,三零一度上下很是欣慰,但洋墨水沒白喝,一些小習慣被帶回國內,大家也都覺得挺好、不大有影響。

  其中之一就是,白庶還是習慣叫人英文名字。

  例如高杰是Star──一看到帳號卡白庶就這麼定下。

  又例如李亦輝是Lee──有點偷懶,但李亦輝強力要求這樣就好。

  噢還有錢文舉是Money、孫明進是Seven等等……總之怎麼簡單親切就怎麼來,反正大家英文水平也不高。

  最後輪到隊長,白庶輕鬆一肩拍上對方,「我還記得洋蔥這詞,Onion。」

 

  謝了,楊聰心裡猛翻白眼,但是又實在是喜歡這位新選手,於是就笑著接過當作玩笑。

 

  結果這根本是噩夢的開始,從此隊內練習、呼喊時,全都是用英文名字。

  「Star迂迴!」

  「Lee──沒事。」

  「Seven血線拉住!」

  「白──我靠為什麼你沒提自己的名字!」楊聰指揮到一半才想起這件事。

  雖然他一想完就發現自己爆了粗口,糟,隊長形象。

  白庶讓潮汐英勇跳躍之後,隔著戴來過濾藍光的眼鏡,眼神甩向楊聰,一臉兄弟別計較嘛的表情:「Bough,記住啊。」

  楊聰點點頭,「好,那回到訓練,這邊讓B──」

  「Bough。」

  「B……B……抱?」楊聰心一橫用中文發音法念了。

  「嘴型要收一點,」白庶指著嘴,「不是抱,是Bough,嘴巴要有收回來的感覺,來、念一次──」

  「白庶掩護。」楊聰不玩了。

 

  回到此刻,反正他們隊裡鬧著玩的名字也就這樣,楊聰看著QQ上對方的訊息,一頭霧水地回話。

 

風景殺:墨鏡?不必吧,我的沒壞,沒必要

潮汐:是嗎?我剛推薦了孫翔買這款白的,很帥,我在英國都戴著[連結]

 

  楊聰點開來看,白墨鏡確實少見,也確實有阻隔紫外線的作用,但問題是他們職業選手怕的不是陽光,是粉絲尖銳的眼力好嗎?

 

風景殺:這沒什麼遮擋作用吧?

潮汐:遮擋?擋陽光很有用,我試過的,Onion

風景殺:我是說擋粉絲……

潮汐:粉絲?Ah get your point

潮汐:但我覺得你不必拿來擋粉絲啊

潮汐:Your eyes are awesome so no need tohide

風景殺:……我至少看得懂eyes 留學佬別調戲你隊長

 

  楊聰關掉淘寶頁面,他最後當然是沒理會這事,轉頭又繼續忙著評估,轉型後的自己和三零一度該怎麼走下去。

  而電腦另一頭白庶,哼了兩聲之後隨手敲敲Skype給之前的老隊友。

 

Bough:Onion makes me cryha

Root:lol

 

  洋蔥當然使人哭。

  但白庶更喜歡洋蔥層層剝開之後,卸下隊長與防備的楊聰。

  雖然目前為止,他只是覺得用英文玩玩隊長很好玩,還讓晚飯後的真心話時間成了英語教學,白庶覺著那人平凡的眉眼皺在一起學習時……

  是最美的一道風景。

  


评论(27)
热度(99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