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57][全職高手][周翔]照片

※ @空雲欲墜 的生日賀文,生日快樂><"

※主催說可放出來所以趁半夜偷貼比較不害羞

※其實一點都不周翔我跟周澤楷...不熟...本來還差點BE......(像話嗎你

※周翔怎麼寫啊我還在想(飄搖)


  大概是盛夏午後,孫翔不確定地說,畢竟這是好多年前的事。記憶已成了朦朧倒影,好的記成壞的,壞的記成好的,顛三倒四一樣地混雜在一塊兒。這倒不是孫翔的錯,只是忽然要憶起某段特定時光,光是心上翻騰就叫人久久難以自制。

  總之,孫翔再次正色說著,那就是盛夏午後了。地點是在輪迴俱樂部的陳列室。

 

 

  趁著暑休進行大掃除,一直是輪迴俱樂部的慣例。孫翔初來乍到,被分配到一個水桶和一條抹布的時候,還一頭霧水的問:「幹嘛呢這是?打掃?」

  「不然是給你洗臉嗎?」杜明笑著用手肘頂人,「走吧,我們去陳列室。」

  「喔。」孫翔點頭,跟著杜明出發。哪知道他們才走幾步路,剛才負責指派各人的江波濤就趕上,表明自己也要跟他們一塊兒去。

  「我們兩個人難道還掃不完嗎?你來幹嘛?」孫翔對江波濤暫時還沒太客氣,不,或者該說,這就是他說話的調性,而非摻有任何嘲諷之意。

  「經理有交代,裡面有的東西不能隨便擦的,我來就是跟你們說說。」江波濤還是那樣笑咪咪,三兩下又讓孫翔閉上了嘴。

  杜明倒是理解,「喔,也是,裡面好多重要物品嘛。」

  「不就是獎杯獎狀嗎?」孫翔走在前頭,長腿跨步總是快上那麼一些,語音從前方飄來有些虛無,「還怕我們摔破不成?」

  江波濤笑,也難怪了,孫翔剛來不懂。

  而這一切直到他們踏入並放下打掃工具,杜明直搗重點開始。

 

  只見杜明熟門熟路地從櫃子裡搬出一本本相簿,江波濤還叮囑「我看著你別亂來」,孫翔是更加一頭霧水了。怎麼著,現在是要拿抹布擦相簿嗎?

  「孫翔是第一次看到吧?」杜明擠眉弄眼,看起來就賊兮兮的,孫翔想這隊友真的靠譜嗎?

  好在來輪迴報到第一天就展現接著劑手腕的江波濤,一個介入就讓孫翔弄明白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──原來,陳列室裡頭除了重要的獎盃、獎狀、歷年資料等等,還收著平時拍的日常照片,每一年度都被收為一本相簿。

  換言之,裡面各種讓人不忍卒睹的黑資料都……?

  於是,總得派人來監督著負責打掃陳列室的人,否則被趁機銷毀照片哪行呢?

  這不,選了孫翔是因為他沒把柄在陳列室、杜明則單純是個愛熱鬧的心態。

  「那幹嘛不找周澤楷……呃,我說,那啥……不找周隊?」孫翔還沒習慣把原本的對手名字改為敬稱隊長,但反正也只是一個詢問江波濤,他們安排的人選還是有點兒沒道理。

  江波濤搖頭,「小周要幫忙換訓練室的燈泡。」

  「……那我呢?」孫翔沒有要出頭的意思,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,他也是一個能頂上換燈泡職位的挺拔(?)身高。

  「我們還有泊遠。」結果江波濤打太極似地回擊,「你們快點打掃吧,我也只是來看著別讓你們動照片。」

  「哎,副隊,就看一下!」杜明翻開手裡的一本,忙著招呼孫翔,「新隊友新氣象,孫翔你一定要看看我們鎮隊之照!」

  都什麼跟什麼,孫翔把抹布甩到裝了半滿的水桶,啪搭啪搭走去,彎腰一瞧──「呦,這哪時候的周澤楷啊?」

  他又忘了換稱呼。

  「火辣辣剛入隊的隊長喔!第五賽季,都四年前啦。」杜明指著照片,孫翔腦袋湊過去就看到,周澤楷和現在差不多的身高,但是頭髮更短,被圍繞在眾人中間,一張臉無辜地像是剛被拐騙過來。

  這麼清純,流露出去不曉得能賣多少錢?孫翔不可避免地想著,同時也開始感受到這些老照片的魅力,接著翻下去。

  結果下一頁是周澤楷被淋了一身汽水的狼狽樣。

  「……這是集體欺負新人的節奏?」孫翔挑眉,嚴重懷疑他將是下一個受害者。

  「哪是、哪是。」江波濤晚一個賽季轉入,但還是很清楚這些照片來歷,「是小周在歡迎會上太緊張,撞倒了汽水塔。」

  ……還真是大爆料,孫翔非常不客氣的笑了出來。

  諸如此類的照片不斷被翻找,而且不曉得是不是周澤楷太好玩的緣故,地午賽季的相簿裡,泰半都是以周澤楷為主角。

  三人就這樣一邊翻照片一邊打掃,速度延宕不說,弄到有人悄悄打開陳列室的門,手機的攝像頭朝裡拍攝,閃光燈啪擦一過,這才被三人發現給人揪住小辮子啦。

  「偷拍不帶打閃光……周澤楷?」孫翔率先反應過來(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特容易被粉絲偷拍的經驗導致),卻發現剛才拍照的竟是輪迴隊長。

  那個剛才被他狠狠笑過幾回的傢伙。

  「你們……慢。」周澤楷笑著,說出他們是全輪迴最慢打掃完的一組。

  「那也不帶你這樣偷拍的啊!說!是不是想也把這張照片放到這兒來!」孫翔一時沒收斂,直接就問了。江波濤和杜明在一旁笑笑,沒攔著。

  這氣氛乍看之下有點古怪,但周澤楷一個搖頭就讓一切彆扭化為烏有,他晃著手機,斟酌再三才對著這位新隊友說道:「這樣,你也有照片了。」

 

 

  「然後呢?」

  孫翔也沒想過會被追問後續。

  後來嗎?他磨娑著手,想了好久,這是好幾年後的他最常見的思考方式。

  最後他微微一笑,再不青春的臉龐上是抹無奈,「我的照片也還在陳列室。」

  「所以?」

  「什麼所以……我很榮幸和你一起被放在陳列室,這樣行了吧?」

 

  「呵呵。」

  「呵屁,到底是誰先問我哪時候喜歡上你的……媽的,周澤楷你還笑!」


评论(2)
热度(29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