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55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14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聽說明天高考!加油啊需要高考的人>"<

※字數爆炸了所以可以再更

※我知道會有人尖叫,別怕,還沒完(???

※GO↓


14.

 

 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落幕,最叫人掛在嘴邊不停歇的必是新秀挑戰賽上,是葉修被輪了一晚上的話題。

  雖然知道孫翔現在沉穩許多,輪迴四人坐在台上被分配好的位置時,江波濤還是特地挑了他隔壁的位置,打算時時照顧一下這人的情緒。不過就算看了一晚上的葉修,孫翔還是沒有要特別爆發的意思,甚至時不時能打著呵欠問江波濤:「怎麼還不結束啊餓死了!」

  「忍著點。」江波濤還能說什麼呢?既然擔心是多餘的,他轉頭回去和周澤楷時不時點評幾句,搞得孫翔又繼續無聊著。

  雖說還有個小插曲,是黃少天聽見這邊的動靜,從口袋掏出塊餅乾試圖逗弄孫翔,結果被喻文州打了手背笑笑要人專心看台上。孫翔掩嘴低聲偷笑,周澤楷給了記眼神,呂泊遠飛快代替副隊長先下手為強,一拐子過去要人安靜一點。

  好了,這節奏與氣氛十足輕鬆,結束過後的選手通道也是不分你我,大家和樂融融地聊著,並同時往場外散去。

  輪迴四人沒什麼好說,一齊回到酒店,而孫翔拿著房卡大搖大擺走進他一人獨享的雙人房。

  方明華這幾天都和老婆兒子處,不必擔心人忽然回來,孫翔踢開鞋子直接就往床上倒,柔軟的棉被陷下,他半沉在裡頭,半天爬不起來……但也沒必要爬起來就是。

  孫翔這晚上是真的難得沒什麼想法,這種作秀一樣的場合,要他上去當然會全力以赴,但能省份力氣可沒有誰不願意。何況這又不算到常規賽積分。活動本來就是半自願報名半安排的形式,在第二天的趣味對抗中,霸圖的安排都是些團體合作遊戲,孫翔看來看去索性裝死,好在也沒要人人都出來露面,例如葉修如果沒被新秀這樣玩兒,恐怕也是翹著腿躲在席位上看戲吧。

  「哈啊,爽。」懶洋洋翻面讓臉埋入被子裡,呼吸短暫憋著再完全釋放出來,同時抽起身體讓自己坐起,孫翔覺得心情不能更好。

  輪迴訂的雙人房一向是兩張單人床,畢竟要選手們共睡一張床總是要擔心人會否彆扭。孫翔大概是心情太好,興沖沖地將隔在中間的床頭櫃搬到角落,接著再費了不少力氣把兩張床給合併。

  揩一把薄汗,大方跳上併攏的大床,現在的閒暇時間正好拿來玩玩掌機,他最近新買了一個遊戲可一直沒機會突破進度呢。

  彎腰把小行李袋拖過來,一拉開就伸手朝裡翻攪幾下,觸碰到硬物後勾起笑容,盤腿上床,開機開殺。

  第一人稱視角的射擊遊戲暈來轉去,孫翔兩隻眼睛沒眨過幾次,手指輕巧,連身體都鮮少因為畫面而受到影響隨之搖晃。簡而言之,他完全耽溺在遊戲的世界裡,導致放在隊服口袋的手機震動起來時,孫翔口上響亮罵了句粗話。

  「誰啊!」照理說作為職業選手的定力是很足的,但現在掌機玩得再好也只是休閒,而且手機震動起來時是挨著腹部,那感覺實在很怪,自然要引起孫翔一聲罵。

  滑開手機,提示有一條新訊息。

 

  [帶點東西過去給你,房號是?]──來自肖時欽的號碼。

  [最好是消夜→_→港灣酒店16樓6123]──孫翔果斷回訊。

 

  放下手機之後,孫翔當然要開始思考肖時欽幹嘛忽然要過來。而且肖時欽還真是糊塗,直接就問房號,難道是要把Q市每個有這房號的酒店都找過嗎?孫翔皺眉,還是這人完全肯定輪迴住哪兒?雖然不是重大機密,但要是這樣,東西送來給櫃檯不就好了?

  思來想去還沒弄成一場思想大業呢,孫翔的房門就被敲響,嚇得他還沒保存進度只是暫停的掌機險些摔地。

  「喂等等啊!」孫翔喊,也沒考慮過這裡隔音多好,外頭的人壓根聽不見,慌忙起身套上一正一反的鞋,頭兩步太急了還差點摔倒。

  等到終於拉開門,看見捧著一禮物盒子耐心等待的肖時欽,孫翔瞪大眼,「你瞬間移動啊?」

  「什麼瞬間移動?」準備好的台詞被卡在喉嚨,肖時欽莫名其妙差點沒噎住。

  「一分鐘前傳簡訊問房號,一分鐘後就敲門,不是瞬間移動是什麼?」孫翔扒扒頭髮,反正早就沒什麼型了也就隨意,把房門拉得更大,「進來吧。」

  「我東西給了就走,不必進去了。」肖時欽拿著盒子不好推眼鏡,些些滑下的視野邊緣模糊起來,「很快,這給你。」

  「囉嗦,都不怕被粉絲抓到?」孫翔哪那麼多耐性,伸手連人帶盒子抓入房間,「我說進來再說就是進來再說!」

 

  被肖時欽的瞬間出現嚇到、完全忘記他本來有點期待消夜的孫翔,和孫翔讓人無法招架的霸道決定、只記得把盒子往床上放的肖時欽。

  兩人你看我,我看你。

  「這個……」孫翔試著找出一個適當的用詞,但是肖時欽帶來的禮物盒,包裝素雅卻讓他完全打結。

  這東西到底跟他什麼關係!

  後來還是肖時欽把話接過,「生日禮物。」

  「我生日是一個月前啊,今天1/2!」孫翔這次把這句吐槽直接說出來了。

  「我知道,但就是沒機會給你。」肖時欽說得雲淡風輕,好像他壓根不知道有快遞的方式。

  他指了指盒子,其實有些懊惱為什麼這麼快將東西放下,這使他此刻手足無措,竟不知道怎麼擺放才好。畢竟現在的肖時欽和孫翔徹底沒有共通語言。

  「這是可以自己組裝的雙反相機。你看,照著裡面的說明書最後會變成這樣,底片用完了再網購買,挺有意思的。」肖時欽飛快說明,「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歡,但我猜不討厭?」

  「收人禮物誰會討厭。」孫翔碎嘴,「不過還要自己組也太麻煩了吧?要送相機就直接送嘛!」

  肖時欽並不意外收穫這種答案,聳肩輕笑,「這樣才有挑戰性,不是嗎?」

  「真的?」孫翔挑眉,彎身把盒子拿起,放在兩掌上,並不重。

  語畢,想著一切都交代的差不多,孫翔是真沒必要還把他拉進房說話。但既然有了「進入」的動作,那現在執行「離開」,應該沒什麼大不了?

  但密閉空間總是會有各種意外。

  比方說,一舉一動都在彼此的控管範圍,肖時欽前腳抬起準備閃人,孫翔馬上就一句話出來堵著:「要組多久啊?你自己玩過沒有?」

  「呃……」肖時欽語塞,怎麼孫翔會想要牽連到他身上呢?雖說事實是,「我也有一個,但還沒空組,一直放在房裡。這不算太難,只是需要點時間,想等暑休再慢慢弄吧。」

  「暑休還要半年,你有毛病啊等這麼久?」孫翔一屁股坐上床,拍拍旁邊的位置,「來。」

  「啊?」

  「來組啊。」

  「現在?」

  「不然?」孫翔對這你來我往的對話沒了耐性,「你自己說需要時間,兩個人一起不就會快一點嗎?很明顯你比我有經驗嘛!再說,你都送我了,順便幫個忙組一下。自己來是有挑戰性沒錯,但我還想打電動。」

  喔,所以就這麼大方留一個戰隊隊長陪組相機?肖時欽一度有想要掩面嘆氣的衝動,可他也知道孫翔只是說得直白一點,還真沒什麼錯。再者,東西是他買的,本來就是因為有興趣所以才會選購,願意放到夏休才碰是某種給予自己的犒賞。而今,既不會動到自己的獎賞,又能提前擺弄裡頭的零件,坦白說,肖時欽想都不必想也能看出當中的利大於弊。

  走前幾步,坐下,兩人分屬一張床,但距離又不怎麼遠。中間的紙盒子終於被孫翔拆開,掌機被推到枕頭邊,肖時欽指點著他拿出零件模組時必須注意,漏了一個都不行。另外,這之所以是被另外包裝成禮物盒,還是因為肖時欽細心,連小聶子、螺絲起子、底片,都一概送了。

  拿起密密麻麻的說明書,孫翔皺著眉頭看上好一會兒,一放下來就特別嚴肅的告訴肖時欽:「我們不合作不行。你看、我組。」

  當肖時欽從放棄快速讀懂說明書的孫翔手上接過時,他想著,其實孫翔是真的挺聰明。能成為職業選手的人,腦筋一定都是動得比較快的,否則場上瞬息萬變的情況,腦力、眼力不跟上,空有手速也只會是無效操作。孫翔懂他的弱處,也明白他的長處,現在更好,使喚肖時欽還是那樣順口──等等,他剛剛是說了合作、嗎?

  肖時欽都要感到可笑,他兩一起在嘉世時都沒一塊兒做過榮耀以外的事了,即使有些相處的回憶,但那都是些略過水面而已的泛泛來往。

  他這麼覺得,卻在半年之後的現在,發現那些都是些比夢想還沉重的東西,壓在心上,時不時顯擺存在。

  於是當他判讀說明書步驟並指導孫翔時,看著他專心起來就發亮的眼,肖時欽忍不住導向這一整天叫他苦思不得解的問題。

  「孫翔。」肖時欽看著他拿起機身側板和過片器,手指在黑色塑膠殼上特別修長,「在輪迴……過得好嗎?」

  他們曾經不是特別好的隊友。肖時欽甚至不把他當做朋友。孫翔才開始學習珍惜和放緩。交錯的彼此在賽場上追逐,而這問題像是一個障礙。孫翔可以不跨過去,因為這不在他的道上。肖時欽卻發現他停不下腳步,不斷跨越、又不斷遇見。

 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,真正的問題不在這裡。

  「挺好的啊,都很照顧我。」孫翔嘴上說著,把底座也拿起來。

  「沒欺負你?」肖時欽先指了計數器零件,要他先裝上。

  「欺負我幹嘛?吃飽沒事幹?」孫翔笑。

  「那……今天在體育館,碰到你的時候,你蠻……生疏的?」斟酌了一下用詞,肖時欽步步為營。

  孫翔膽大心細──他可真匹配這詞,否則微操又該如何出眾。把零件扣上去,放下來想找出快門前板,「我跟誰生疏?喔,你是覺得我跟其他人沒說話,所以以為他們欺負我?」

  嗤笑,孫翔甚至空出手拍了拍看起來挺凝重的肖時欽,「就說了想太多老得快,小事情,你現在快成妄想症了。」

  如果能夠妄想妄出冠軍,肖時欽倒樂意,可現在分明是妄想妄出嘲諷,那就不行了。

  「你才是小事情叫不膩啊……」

  結果此話一出,孫翔盯著肖時欽好幾秒,讓人在辨明那是什麼樣的目光之前,先為之凍結的一眼。

  直到孫翔再次低頭,拿起聶子挑著彈簧,才聽見平日張揚的聲音成了悶響,「是你叫我別把這三個字在輪迴傳開的。我自己也清楚我管不住嘴,現在不就乾脆少說點話。」

  乍聽之下好像怨婦的碎念,但肖時欽沒嫌過孫翔話多,只嘆過他沒腦。偏偏到了今天他已經對孫翔有很大改觀,而一切只因為他開始站在不同角度看待這個人。孫翔會用自己的方式改變,畢竟他現在是二十歲不是兩歲。可,那只是一封玩笑口吻的簡訊,卻被看得如此之重。

  肖時欽驚覺原來沒能收到一個特殊的招呼,起因竟是在自己。

  第十六輪迎戰興欣時,被葉修破解了雷霆團戰重點:肖時欽的高密度指揮。肖時欽曾拿同樣的方式去克制藍雨,最終他自身也體會了一把。不少人因此說,是肖時欽做得太多了,雷霆隊員的實力又跟不上,彼此沒能接應的結果,就是雷霆的所有。

  可,肖時欽自嘉世回來之後,一直都清楚這一點說法是不盡正確的。

  哪知道一碰到孫翔,好像世界就會逆轉,時間會倒流,空間會扭曲一樣。無論如何都會勾勒起過去,肖時欽心想怎麼跟這貨老是不斷又不斷又不斷想起共處的那一年。

  一個人說,一個人做,肖時欽想像不到孫翔將簡訊當真。

  「你以前哪有這麼聽話。」於是他說,沁著一絲笑。

  「臥曹你別因為我們同隊過就挖我以前。」孫翔是不是感到羞恥呢?不得而知,但他揮舞起小鑷子,他剛把彈簧裝上,「你這麼不介意我下次就當著隊長面喊你小事情!」

  「你喊了,周隊也不會這樣叫我。」肖時欽搖頭,伸手按了按快門處,想確認是否能夠連動。

  孫翔把快門板拿過去一些,懸著手,「小事情,那你呢?」

  「我?」輕按,孫翔是真的厲害,一次就讓所有零件對上。

  「雷霆。」

  孫翔繼續拿起暗箱部分,雖然沒得到肖時欽指示,一時只是拿在手裡把玩。肖時欽面對問題輕咳了下,這是禮尚往來的程度。

  「很好。」肖時欽深吸口氣,拿起說明書,「隊裡多了張家興,治療更穩定,其他人也都比我離開前有很大的進步。大家一起成長,是我以前習慣的方式。也拉了一個新人上來,不怕沒有新血……反正,都很好。」

  做為一隊之長,除了技術碾壓,更重要的還是眼光與架勢。目前各大戰隊隊長幾乎都有值得一提的部分。肖時欽身為戰術大師,翻來覆去能被提的也只有戰術。

  可是現在一聽,孫翔忽然覺得這世界都是傻子。

  肖時欽很溫柔啊,用著一種近乎愚蠢的溫柔,成就榮耀。

 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志向和目標,誰都不應去干涉誰。孫翔點頭,「那就好,反正你也做慣隊長了。」

  「那你做隊員習不習慣?」肖時欽終於弄懂接下來的順序,在指揮間的笑談開始自然。

  「拜託,我以前在越云……」

 


评论(11)
热度(42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