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52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11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真的謝謝大家的愛心跟推薦跟留言,看在眼裡是十足的鼓勵

※雖然跟文沒什麼關係,但很多事情,把這些角色當作活生生的人來看,就會知道這樣有多傷,又有多不理性。不吐不快,就這裡吐個一句。

※GO↓



11.

 

  日子匆匆,第16輪後的行程可說是一片混亂。

  輪迴的第16輪戰對上輕裁,實在難說是高壓賽事;反觀雷霆對上興欣,在團隊賽上全力死剋,最終仍不敵落敗。

  而16與17輪中間夾著聖誕節、17輪後為全明星周末、全明星周末後為第18輪、19輪後碰上農曆新年,休戰一個禮拜後再進第20輪。

  實在考驗選手在狀態調節的能力,孫翔昨天開會都聽暈了。不過此時還在為第17輪賽事做準備,江波濤給眾人分析行程,倒是先做點心理準備罷了。

  說來說去,總之孫翔這天走入食堂的時間,不早也不晚,尷尬如賽程,可他神色自若地打著呵欠也不遮,繞了一圈就端上早飯。環視已有人用餐的各桌,他現在已經可以自然而然融入團體,一屁股就坐到杜明和呂泊遠那兒去。

  「孫翔早啊。」杜明咬著三明治口齒不清,對面的呂泊遠同樣說了早,但不忘抗議:「杜明你別往我臉上噴屑屑!」

  「早。」已然習慣這兩人如此,孫翔應過一聲之後沒加入,咬著湯匙掏出手機。

  很多事情本來就發生著,只是在人與人拉近距離前,竟然能夠毫無察覺。隔壁桌的吳啟比較早用完早餐,跟著坐過來,「你發微博啊?」

  孫翔這習慣的確是直到加入輪迴才被眾人察覺。

  「不是。」結果一大早孫翔就打人臉,「我也不是總發微博吧?你眼長哪去。」為了說這話還把湯匙拿下來,舀了口粥喝下去,又把湯匙咬回去。

  「是、是,我沒眼,杜明你看看孫翔都發些什麼來著!」吳啟順著玩笑話,指使孫翔旁邊的杜明。

  「必定完成組織使命!」杜明為此還放下三明治,作勢真要搶人手機。

  「搞啥!」孫翔話說不清楚,只能把手機舉高了以免被人看到。

  手長的好處是、他確實躲避來自隔壁杜明和對面吳啟的攻勢,但當運氣不站在他這邊,恰巧收到簡訊的手機抖動幾下,讓孫翔沒能把它握牢實。

  於是沒阻絕後方經過的方明華,人輕而易舉就接走手機。

  「孫翔,你別老咬著湯匙,很危險。」沒什麼機會回家養兒子的方明華,只好在這裡宣洩一下父愛。

  孫翔脹紅了臉,湯匙一拿下還是伸手,「知道了,手機還我。」

  方明華不真是孫翔老爸,所以不囉嗦,手機就要遞還回去,可剛傳來的簡訊熱騰著呢、新提示就在屏幕上,想不看到都難。

  可方明華只看到前半段,還有發送者是一串號碼──嗯?難道不是認識的?

  他沒有機會多問,孫翔已經抱著手機回到位置上,給杜明和吳啟各一個中指,順便給旁邊看戲的呂泊遠也送上一個。

  「不帶這樣對隊友的!」杜明捧心難過,孫翔這次乾脆沒理,畢竟手機簡訊還是重要得多。

 

  『吃早餐專心點,有牛奶的話要喝掉。』

 

  其實,傳簡訊真的是昨天才開始的事。

  孫翔到了晚上才看到肖時欽的回覆,對方簡短表示自己睡過頭而沒有搭理他。那瞬間有種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,卻沒有如過往,雙手放上鍵盤便要用盡全力、將奔騰的情緒都做為手速的燃料,毫不保留的傾吐。

  反而是想了想,發現肖時欽這人似乎真的不大常用這些軟體。找人是用電話連絡、短的消息就用簡訊,兩人都在嘉世的時候住對門,更省一些──敲個門就能通知。

  換言之,孫翔若想找人,選擇QQ或微博絕對是笨到家的方式。

  他必須要去配合人家,只因為今天是他選擇主動。但是舉步維艱啊,腳抬了起來,這才發現心裡並不清楚方向。這種焦躁感不被孫翔喜歡,一桿卻邪很少、很少會不知道該往哪裡捅去。一晃神又把事情牽拖到角色上,榮耀是他們的日子,孫翔喃喃念著我們都是群走火入魔的瘋子,然後終於摸出手機。

  肖時欽的號碼……天可憐見,孫翔依然沒有存入電話簿。不過一整串數字已經可以背出,敲打之後便在文字編輯欄停留許久。

  「說什麼好……咳。」正襟危坐起來,孫翔把發簡訊當是大事,這可會是深思熟慮之後的作品。

  『晚上早點睡啊,寫那些密密麻麻的戰術,不怕得密集恐懼症啊?』

  怪彆扭的句子,但發出的當下令孫翔吐出一口大氣。

  他並不意圖從肖時欽那裡得到點什麼。

  只是從本季第一輪賽事開始,孫翔逐步會在生活的細節裡找到一些要點。

  例如周澤楷能夠是一個好搭檔;輪迴的隊員們能夠是互相包容的一體;一葉之秋可以有屬於孫翔的風貌;最重要的是他本人開始懂得去抓住一些現實面的機會。

  以前和肖時欽熟悉,但這不可能延續一輩子。

  就當練習吧,孫翔揉揉鼻子,沒打算握著手機一直等回覆,只是最後在腦袋裡補充:從對自己挺好的人開始,學著相處,學著珍惜。

 

  結果換到對方挑著自己的壞習慣說教嗎?不喝牛奶是在嘉世時被發現的壞習慣,其實孫翔敢喝但就是不太喜歡,自然不會主動選擇。肖時欽發現時,真心感嘆這主到底怎麼長到這高度,可也沒管人喝不喝。反而是現在不同隊、沒了壓力,又為了接續到早上說早安的話題(現在已累積到第五封簡訊,孫翔覺得自己的第一步真是太給力了),肖時欽便提醒起來。

  「嘖……杜明。」孫翔把手機拍到桌上。

  「啊?」不明就理,杜明還想著大哥你這手機挺貴的拍下去沒問題?

  「牛奶,我跟你換。」

  「啊?」

  杜明完全沒機會再說出第二種字眼,眼睜睜看著自個兒的牛奶被孫翔拿了杯果汁交換,一旁的呂泊遠和吳啟目睹全程。

  「你想喝不會自己去倒……啊……」抗議無效,反而讓三人目瞪口呆看著孫翔一口氣灌下牛奶,嘴邊一圈白。

  然後?

  他就開始自拍了。

  「喂。」呂泊遠呆然招手,要受害者杜明靠過來點,「他跟誰傳簡訊受這麼大刺激?」

  「鬼才知道。」賭氣而憤憤喝下果汁,反而看起來像是追隨後塵一樣的杜明,沉痛聲明:「孫翔,我要和你真人PK。」

  「嗯?你說什麼?」孫翔站起身。

  「……不,當我沒說。」坐在位置上的杜明小朋友表示,他最後還是被185cm懾服了。

 

 

  「副隊。」戴妍婍一臉凝重。

  「怎麼?」方學才喝著豆漿,示意這位隊員可以發話。

  「隊長剛才看著手機就嗆到了──」

  的確肖時欽還在壓著嘴咳著,附帶一提,方學才後知後覺發現這孩子怎麼會是跑來找他而不是隊長?

  「──是不是戀愛啦?」

  接著方學才加入嗆到二重奏。


评论(18)
热度(35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