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51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10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偷更一下,痛苦的部份快熬過了大家加油Q_Q(什麼話

※GO↓


10.

 

  雷霆在比賽日隔天才飛回W市,復盤結束才用餐,直到真正可以休息、肖時欽推開自己的房門時,已是晚間八點後半。

  揉著有些發痠的眼,肖時欽坐到電腦前按下開機鈕,接著就攤在椅上,因著頸後的人體工學靠枕而感到舒適,發出放鬆的嘆息。

  瞇著眼看螢幕,QQ自動登入後依然是屏蔽比較熱鬧的職業選手大群、黃金一代小群,而其他更私人一點的群如心髒4+1、隊長之群、雷霆內部機密檔案處☆隊長歡迎回家(戴妍婍在夏休改過後就沒人再動)等等,沒有新的訊息,都靜靜躺在列表裡。

  嗯,安靜好,肖時欽將登入狀態轉為隱身,接著縮小至任務欄,轉頭開始整理起第十四輪的比賽影片,並開著文檔要寫分析。

  調整一個更舒服的角度,肖時欽點開視頻,雙手放到螢幕上。

  …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然後再睜眼就發現是晚間十一點多,文檔仍是一片空白,視頻的進度條早就走到盡頭。

  肖時欽一個不小心便打了個盹,而且一口氣睡掉將近三小時,眼鏡歪在一邊,半掛在耳上。

  夜深,雷霆俱樂部的位置算是在市中心周遭,只是一開始本就不是富貴起家,沒能選在大馬路邊上,而是卡在一個巷子轉角,顯眼,但又不夠拉風。

  此時無聲靜寂,擁擠的房內有些悶,怪模怪樣的肖時欽沒有起身開窗或是空調,依舊維持著原樣待在椅上。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這麼疲憊。

  肖時欽向來無法快速清醒,自睡夢中回到現實總是如酒醉那樣恍惚,日復一日。故而需要鬧鐘,如迷霧中的提燈人,引渡他回到全力以赴的日子裡。他知道現在的時間很晚,該盥洗就寢,卻是怎麼樣都動不了。

  他喜歡研究戰術,但現在有點累。肖時欽在心裡這樣和自己說,他實在沒有膽量把這種話攤開來擺在明面。

  有時候,通常是叫人提不起勁的漆黑夜裡,會想起好多用心去愛的事情,其實累得不想再拿起,恨不得就放在原地,而自己繼續飛行。

  可是沒有那些背負著的重擔,反而無法真正蛻變,這道理在白日時分又會被提出,接著人人都藏起倦意,裝作毫不在乎,用各式各樣的面貌去迎接現實。

  肖時欽可不能跟誰抱怨。

  大概是還沒醒,懶洋洋地將手放上鼠標,可是腕靠在桌面,沉重。

  要重播視頻、寫文檔,或者乾脆關掉一切去睡,肖時欽準備在兩者之間作出抉擇並操作,可是手一歪卻是打開了QQ。

  故意抑或不小心呢?

  肖時欽不知道,他還沒醒,歪頹的腦袋已經掛著被扶正的眼鏡,被屏幕冷光照亮的面孔難得冷漠,還好誰都不會曉得。幾個小框被打開來,發送者的名字很清晰,卻不被肖時欽的腦袋讀取。

  職業選手群今夜算是冷清,比賽後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咬牙於敗北,並不會上來交際。剩下的人也沒有資本耀武揚威,於是靜悄悄地,最後發言的時間過去好久。

  關掉它,再看看別的,肖時欽又發現一個兩小時前的留言。

 

  孫翔:比賽贏了哈恭喜

  孫翔:唐昊那傢伙踢水瓶有夠不服輸的 難看

  孫翔:小事情你們沒被嚇到吧哈哈

  孫翔:喂人在不在?

  孫翔:我本來要發簡訊的難得看你在就從這裡敲了結果你不理我?

  孫翔:喂!喂!

 

  這貨找自己幹什麼呢?

  而且未讀的留言還沒被看完。

 

  肖時欽把腦袋歪向另一邊,想不透為什麼今天來找他的是孫翔。他們之間好像藕斷絲連地,是不是轉會過的選手都是這樣?

  孫翔可能只是想同人說話吧。那個不擅長起話題、延續話題,只對結束話題有一手的少年──噢而今可被稱作青年了,邁過二十歲大關,終於有些改變嗎?

  「孫翔。」肖時欽念,這像是把他喚醒的魔咒。

  他不能總是沉浸在溜出來玩的負面情緒裡。

  眼前沒有原因便找來的人是個bug一樣的存在,顯眼卻是不應該。

  可以選擇改寫,或者刪除。肖時欽的背總算是挺起,他醒了,因為孫翔這傢伙叫人不省心,肖時欽覺得很可能一輩子對這人的印象,永遠停在嘉世那年。

  比賽方面的數據會變,人的外在也會變,可是核心不會變。

  肖時欽發現孫翔在他心裡一直是那樣,被保存得好好地,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兩人之間還有連繫。

  他們應當要停在嘉世那年,太多親暱的對話都被埋在已經被改造的前俱樂部位置,是塵土之下啊。

  可是一醒來便又腦袋發熱,為什麼呢?肖時欽是走不出來嗎?怎麼就不能接受孫翔找他呢?

  不明白,如同空白的文檔,沒有研究過,就是一片虛無。

  肖時欽只好把訊息看完,他想,如果他是個能夠刁鑽改變戰術、不惜放下身段,那又為什麼不能多和孫翔說幾句話。

  就只是幾句話,又不是割下幾塊肉,是不是?

 

  孫翔:不在也不會掛個離開啊

  孫翔:我今天看了你的採訪啦!

  孫翔:你說相信自己 哼 哪門子的秘訣!

  孫翔:雖然以前就看你很相信自己 玩戰術的都這樣

 

  葉修前輩也這樣是不是?肖時欽沒聽見自己已經這麼隔空問著孫翔。

 

  孫翔:算了不說了 我就只是要說恭喜

  孫翔:你不在我在這裡說個屁!

  孫翔:不是不想理我吧?夠不夠朋友啊你?

  孫翔:算了也沒幾個人是我朋友

  孫翔:晚安

  孫翔:喂 剛才的話當我沒說啊 說太快了

 

  依然像是聽不見自己說話的肖時欽說,沒有話是能夠收回的,你知道嗎?

 

  肖時欽:謝謝,也恭喜你們完勝

  肖時欽:我睡著了,抱歉

  肖時欽:我欠缺的就是相信自己的同時也相信隊伍,所以說,回答相信自己是真心的答案

  肖時欽:有機會再聊,晚安

 

  肖時欽看時間,電腦上的電子數字就要跑過十二。

  這麼一個瞌睡就耽誤正常作息了呀,肖時欽苦笑著,是平常的嘴角弧度。從椅上站起伸著懶腰,一邊踩上拖鞋,挪動身體到衣櫃前,是該加緊盥洗就寢。

  可是衣櫃門一開,肖時欽想起一件事。好可笑的事,一個舉動老是牽一髮動全身,將方才現實如夢、夢如現實的一切都解釋全了。

  「忘記問他收不收遲來的生日禮物……」肖時欽碎碎念起。

 

  那時候沒送出是來不及,這時候沒問是他的潛意識一直在深處唱著:肖時欽跟孫翔的關係是什麼呢?

  現在的肖時欽相信雷霆。

  可是當年的肖時欽並沒有完全相信嘉世。不管多麼渴望強力的同伴,他都沒有把誰當是──朋友。

  而今,是或者不是?孫翔,這兩個字的代表是什麼?

  肖時欽對孫翔的無心近乎殘酷冷血,一反過去作風,本人曾答不上理由。

  原來,是保存好的部分,肖時欽一直捧著。

  當他終於反應過來手裡都是些什麼零件,對其無措,沒有說明圖,一切僅靠想像。但成品叫他驚愕,拼不得,也送不出手。

  最後他只能關上衣櫃,踱步向浴室,企圖用熱水沖刷走無數的荒謬念頭。

 

  其一是,肖時欽知道前嘉世裡頭令他最掛心的是孫翔,直到今天,都是。


评论(6)
热度(29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