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50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09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寫完一章貼一章存稿依然捉急...

※GO↓


09.

 

  第十四輪戰罷,輪迴帶著又一個十比零回到休息室。勝方都是後開記者會,周澤楷思索好久才點了江波濤與孫翔一起出席,孫翔窩在角落沙發,隨意點個下巴就當是知道的表現。

  茶几上放著幾本雜誌與報紙,門旁則有電視,休息室內盡可能備好選手可用來放鬆或消遣的東西,但通常沒什麼人搭理。賽前要集中精神,賽後輸則檢討贏則歡喜,鮮少會用到這些主辦方的好意。

  但今晚實在無趣了一點,孫翔做完手操就抄起桌上的電子競技周報,每周雙刊,故此刻擱著的一份雖是新一期,但也是前天的舊聞了。跳過部分其他遊戲的報導,低垂視線的孫翔掃過榮耀版面。

  禮拜六是比賽日,故而禮拜一的報導內容便是針對比賽結果與表現來點評;到了禮拜四則會針對上一輪比賽的重點對象進行採訪,還有對下一輪比賽的預測。

  孫翔此刻再看,輪迴對義斬一點都不新鮮的壓倒性比賽,在時效已過的周報上,只是幾句帶過,略寫著輪迴這賽季能夠拿下幾個完勝而已。

  媒體真無聊,他嗤笑,不論選手表現如何,總是有話能說。

  再往下一頁翻去,是兩位選手的專訪,分別是在第十三輪成功打下煙雨的虛空隊長李軒,由於第十四輪即將對戰興欣,故被電競之家重點訪問了一下。再來還有一位也是隊長,雷霆肖時欽。本賽季的雷霆截至目前,團隊賽十二勝一敗,吸睛程度只略遜葉修的連勝一籌。

  成績夠亮眼了,群眾便會好奇,那麼記者揪著上去一陣採訪也屬正常。孫翔沒興趣把這半頁的一問一答都看完,直接就跳到最後一個問題上,通常會是一個總結──好說他也是經常被訪問的,清楚得很。

  上頭先是記者問:大家最好奇的問題,就擺在最後壓軸了。請肖隊長最後告訴榮耀迷們,雷霆的團隊賽幾乎無往不利的祕訣是?

  隔行,肖時欽答:相信自己。

  孫翔抬頭,隊員們都在打發時間,挑了就坐在隔壁的杜明,手肘輕輕一拐子過去,「喂,雷霆對呼嘯的結果出來沒有?」

  「不知道,今天轉播是他們吧?開電視看啊。」杜明也不解孫翔怎麼就關心起來了,但友好地幫著吆喝,「呂泊遠同志,開電視!」

  「叫小狗呢你,叫這麼順。」被指使的呂泊遠還是拿起桌上的遙控器,開了電視轉到直播頻道。

  「狗沒你聰明,可不會轉台。」杜明一臉誠摯。

  「沒人要你認真計較垃圾話!」

  眼看呂泊遠和杜明這對活寶又要開始隔空對嗆,方明華往中間一站,江波濤苦笑搖手,這才勉強壓下來。

  「4比6。」周澤楷話少,通常在輪迴的混亂畫風中都是補刀者,而今沒湊入,就幫著孫翔報了下比數。可能是個人賽或團體賽拖延到,螢幕上是剛結束比賽的場面,兩方正在場上握手致意。

  「4比6雷霆勝?這比數是團隊賽被反超嗎?」江波濤先是聚精會神想聽聽主持人潘林是否有做總結,但畫面迅速又被拉開。

  接著就看見呼嘯隊長唐昊,在回到選手席時一腳踢飛地上的礦泉水瓶。

  輪迴眾人毫不掩飾的一聲「哇喔」,鏡頭轉開,是潘林苦笑著勸說觀眾這是不良示範,千萬別學習。

  「呼嘯的狀態越來越差了。」方明華說起顯而易見的事實,但江波濤更注意選手個人,「唐昊這脾氣從以下剋上那陣子之後,一直沒收斂。這是主要原因,是吧小周?」

  「嗯。」周澤楷也習慣了江波濤事事過問隊長,儘管有時聽來像是故意帶著隊長玩一樣。周澤楷抬頭,不再垂著眼讓長睫於眼下落著陰影,看了看輪迴所有人,才又微笑。

  「我們,不會。」

  「當然不會了。」吳啟一直沒說太多話,關鍵時刻卻比副隊長還要早支持隊長,「我們哪那麼火爆啊?我沒說錯吧,泊遠?小明?孫翔?」

  「誰是小明啊喂!」杜明又跳腳,指著方明華,「你沒點到明華大哥,小心他場上不奶你!」

  「不會不奶的。」方明華聳肩,「但萬一人沒上場奶不到,我就沒辦法了。」

  「嗯,前輩說得對。」江波濤也笑,「下一場的第六人要派誰好呢,小周?」

  「副隊求放過!」

  「呵呵。」

 

  孫翔想,周澤楷的話裡意思沒有這麼難懂,加入輪迴之後就大抵抓到解讀的方式。

  所以他清楚,其實這畫面雖被切走,但基本還是給他的一課教訓。

  而隊長的意思,也是某種提醒。

  孫翔加入輪迴後融入地很好,但磨合時也吃過不少苦頭。同是七期選手,他與唐昊都有各自的狂傲,可最終卻有不同的道路。

  一個失控踢了水罐,一個在這裡取得勝利後,還能看看報紙問問比分。

  即使並非結局,但也天壤之別。

  不擅長加入話題的孫翔早就來不及插話,又低頭看向攤在膝蓋上的周刊,肖時欽的半身照很清晰,笑容很輕鬆。

  相信自己。

  其他實事求是的選手大概會不屑吧。但是對於一直都只相信自己的孫翔,倒是挺往心上去的。

  「給他傳個簡訊恭喜吧。」贏了比賽總是好事,孫翔嘟囔,從隨身包包翻出手機並開機,手指靈巧點開電話簿。

  然後發現──他、還是、沒有、存號碼。

  孫翔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,一個號碼咋就不存呢?給自己添麻煩啊這是!

  上一次和肖時欽連絡是夏休,過去太久哪可能找著號碼,孫翔皺著眉頭想,好吧,勉為其難翻翻簡訊找呢?總該有過吧?

  「孫翔,走了。」江波濤的好心卻打斷他,提醒該是記者會時間。

  「就來。」孫翔把手機扔回包包。

  本來就是臨時起意,也沒人逼他一定得恭喜對方。

  算了。

 


评论(5)
热度(25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