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102][Fate][弓凜]樓上是我男朋友,樓下是我女朋友02

  • 草稿,會出本,但應該會魔改(吧)

  • 現代AU,刑警&特警虛構設定

  • Archer≠衛宮士郎

  • 弓凜=ArcherX凜

二。


     「OK,這樣就準備完成了。」遠坂凜在鏡子面前將兩側的髮束整理好,挺有幹勁的回身,拎起背包向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 「我出門了。」她對著空無一人的屋子說道,流暢地用鑰匙上鎖,並深吸一口早晨飽滿的空氣。

     同一層的鄰居、井上太太,剛好也從她的單間走出,應該是要去超市買菜吧。她與遠坂對上眼,立刻就眉開眼笑起來。

     「遠坂小姐,早安啊。今天要去新單位報到嗎?」大嬸們的情報流通總是發達的,遠坂也懶得思索上禮拜才收到的調職通知,是如何人盡皆知的。

     「是啊。」遠坂勾勒出一個完美的笑容,有禮地和井上太太一起前去搭乘電梯。

     「我們這棟樓有你在啊,感覺特別安心。出了什麼事,警察就在隔壁的感覺嘛!哪有小偷還是強盜敢來呢?」井上太太呵呵笑著,在遠坂眼裡像是某種誇大的諷刺。

     但遠坂家的家訓是「要優雅」,無論如何都不能兇惡的反擊哦,遠坂凜。這也不是非反擊不可的謬誤,遠坂僅僅是在電梯門開後,側身讓井上太太先過,一切便一笑置之了。

     刑警所辦的案子,多半是刑事重案,和一般警察經手的小案件不同,需要長時間的追查與伏擊。遠坂在警校畢業後,本來想一舉考入重案組,但還是被上級以經驗不足為由,扔到基層兩年,現在才如願以償。對遠坂來說,只有在重案組和犯人鬥智鬥勇,才是最能發揮她價值的地方。

     畢竟,最崇拜的父親遠坂時臣,就曾是重案組組長,是遠坂心中最遠大的目標。

     「得加快點速度了。」遠坂瞥了眼手錶,步伐輕快地往新都總署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然而遠坂凜高昂的士氣,一度要被掐滅了。

     雖然早就知道女性在警界的地位低落,但還真沒想到連自己元氣滿滿的「新人遠坂凜前來報到」,都能被無視到極點。只有一個胖嘟嘟的小組長,帶著挺猥瑣的笑容將她帶到資料室,將一整桌的文書資料交給遠坂。

     「前陣子剛結束的銀行搶案,搶匪還一路鬧到市民遊樂園,才被擊斃制服,這事你知道吧?」小組長樂呵呵地拍著資料頂部,遠坂勉強點頭,隨時準備搶救被小組長拍翻的資料山。

     「我們當時也是全員出動呢!現在結案了,總是需要有人處理行政工作,寫點結案報告。」小組長大概是想起不堪用的紳士禮節,替遠坂把資料桌旁邊的辦公椅來開,將遠坂按到椅子上坐好。「為了讓妳早日融入這些工作,所以今年的結案都放在這裡,也一起拜託你囉,遠木小姐。」

     「是遠坂凜,遠、坂、喔。」遠坂的笑容使她眼角都要瞇成一條線了,但小組長還是那副樂呵呵的態度,大搖大擺地將遠坂一個人留在資料室。雖然資料室裡面只有幾扇氣窗,遠坂還是覺得現在應該要很戲劇性地寒風瑟瑟,只她一人哭訴發抖──才怪!

     「哈?這些東西全都要我來寫?難道我未來共事的夥伴都是些吃飽不做事的嗎?」遠坂拿起眼前的幾份資料,一掃而過,還真的是只有粗略的紀錄,沒有系統性的整理。

     「這簡直是──太棒了。」遠坂的笑容更加深邃了。既然這群腦袋堪憂的傢伙,覺得把文書資料丟給新人是種欺凌,那可是大錯特錯呢。不如說,這是給遠坂最棒的舞台吧。最好能在一天內把這裡全部搞定,再光鮮亮麗地走出資料室,瀟灑地對那群傢伙說:「前輩們,我已經全部完成了,需不需要去檢查一下呢?」

     沒錯,面對棘手的難題,只需要優雅地完成它就好,之後才是真正發揮本事的地方。花了這麼大功夫在基層待了兩年,不能讓他們覺得遠坂凜只是來做花瓶的。想到這,遠坂就捲起袖子,立即開始作業。

     不過也因為求好心切,直到將近午夜,遠坂還是在資料室裡忙碌著。這期間根本沒有人來關心遠坂的進度,好像她這人可有可無一樣。嘛,總之先把手頭上的事做出點成績,讓他們沒話說吧。遠坂用力拍了拍臉頰打起精神,但肚子卻不爭氣地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 「不吃飽也不能工作啊。」遠坂嘆了口氣,從背包裡找出錢包,想著至少去便利店一趟。偏偏手機也跟著叫了起來,好像爭相奏鳴一樣。遠坂看了眼來電者,有點意外地吃驚了一下。

     「綾子?怎麼突然找我?」電話的另一端,是從高中開始就很熟悉的美綴綾子,也是遠坂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。她當然不介意美綴大半夜打電話,但想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 「啊、凜。恭喜妳今天調職......是今天吧?」

     「是今天呦。那麼,大半夜打給刑警,不會是你剛剛殺人了吧,綾子。」

     「如果是這樣還簡單呢。凜,我現在發一個連結給你,不要掛斷。」美綴的語氣聽起來很嚴肅,凜知道她在關鍵時刻是不會開玩笑的,因此也跟著查看美綴新發來的訊息。

     所謂的連結,看縮寫似乎是放在網路上的影片連結吧。實際點開一看,這則影片其實正在直播中,表示上傳者實時記錄著一些東西。凜對直播沒有太多概念,所以一時間對於播放的畫面沒有看出所以然,只能大概分辨出上傳者正在拍攝夜晚的道路。

     「綾子,這是?」

     「影片網站上的直播。雖然看得人很少,而且對方都沒有出聲,但我總覺得不太對勁。你看畫面,是我家轉角的那個公園。」

     凜又細看了一會兒,但公園多數長得大同小異,恐怕只有附近居民才能一眼辨識出來。既然美綴這麼說,表示上傳者正在她家附近拍攝囉?

     「他除了拍這個公園,還有做過什麼嗎?」凜一邊問,一邊開啟內建的錄影功能,想將這場直播先做個備份。

     「他只做過一件事,就是把手裡的封箱膠帶放到鏡頭前,拉開又撕掉。凜,你覺得我要不要下樓去看看?」

     「綾子,在這時候逞英雄可不行喔。」

     「但是就在我家附近耶!雖然從我這邊看不到他的位置。」電話中疑似傳來開窗的聲音,大概是美綴正在窗邊探頭吧。

     凜嘆了口氣,正要叫美綴好好待在家裡,她會打給附近的警局,請他們派人巡邏的時候,手機上的畫面開始有了改變。

     一名還穿著國中制服的女孩,戰戰兢兢地走向鏡頭。她還沒開口說話,就見一叢黑影從角落掠過,飛快地蓋滿整個畫面。上傳者終於現身,但僅僅是背影,更重要的是,女孩尖叫了一聲!接下來的發展不言而喻,女孩被壓制在地上並用封箱膠帶堵住嘴巴、四肢,惶恐地倒在地上,拼命向鏡頭發出求救的眼神。

     至於上傳者、不、已經可以說是犯罪者了,轉身擋住鏡頭,結束直播。

     「凜。」美綴的聲音靜靜傳來,聽不出是什麼情緒。

     但凜知道她的意思。是極端的憤怒。

     「交給我吧。」凜握著手機,大步走出資料室。



评论(1)
热度(7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