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40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05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我真的差點又忘了要更......

※但我最近忙到沒寫新進度嗚嗚嗚有點擔心(爆)

※GO↓



05.

 

  到大學確實不是來念書,看景緻與踏青才是要點。肖時欽準備周到,孫翔看著肖時欽背起水壺,不屑地笑了笑,走路約莫落後半步。

  「行政大樓,老歷史了。」肖時欽介紹著,「還有新舊圖書館、文科區也可以去看看,藍屋頂在夏天很漂亮。接著往上走是著名的珞珈山,走多少算多少吧。需要補充水分就說一聲,我都帶好了。」

  「小事情你就這麼想當媽?」孫翔睨眼,「別告訴我今天的行程都是走路和走路啊!打死你!」

  「基本上,對。」肖時欽坦然點頭。

  可後來孫翔還是沒什麼怨言的走了。此時為夏,若說季節不對完全是正確的。撇開燥熱不談,無櫻與楓可賞,遑論雪景,最多就是看看爬上又爬下的人群吧。但這世代的選手多被作為明星來包裝,粉絲怎麼擠成一團的場面都看到要吐,哪需要跑來這裡看呢?

  這要說起肖時欽是怎麼選地方。昨天就想過選些景點走起,但太有文化根據的不行──黃鶴樓有什麼典故,放眼全聯盟還剩幾個人知道?著名的武漢博物館也不行,孫翔肯定進去當吹空調,那跟快餐店一比有什麼兩樣?水平拉低了前人都要哭啦!

 

  於是他想,好吧,夏日至少有綠油油的植被,踏青就名副其實了。

  孫翔不是孩子,一開始落後只是因為對於環境的不熟悉,沒多久就撤開腳丫子,沐浴在芬多精中,不忘發微博的習慣,喀擦幾聲速速將美景都收入手機。肖時欽在後頭看著,一眼望去好像裝上了廣角鏡,地平線以上都盡收眼底。

  這麼廣闊的地方,光是站著,已經遠超過心曠神怡,如入無人之境怕是更貼切。肖時欽跟上時不慎撞到一人,但對方是女遊客,好脾氣地笑嘻嘻擺手,只要人幫忙拍個照就原諒他。

  現在的女孩子都是這個樣子嗎?肖時欽舉起相機時,無可避免地想起戴妍婍,活潑大方又坦率,相處起來確實容易許多,用不著猜。

  拍攝完畢又簡單道別,一回頭就看見孫翔拿著手機對準他,不滿地嘖了一聲。

  「你就不能挑個好一點的時機回頭。」

  肖時欽走去看看屏幕,糊焦了,只能認出肖時欽身後是未名湖的風光,還有好多好多人。

  「我不上相,你多照點景物,孫翔。」

  孫翔當然沒有收起手機,但也不囉嗦,繼續朝能真正攀爬珞珈山的方向走去。「不上相?那你都怎麼接代言的?」

  「我的代言不會有你多吧?」肖時欽苦笑,他多半是在當地的活動與廣告亮個相,把出道開始的拍照次數都算起來,恐怕真沒有孫翔一個賽季的多。

  「隨便啦,我只是要說你沒這麼難看。」孫翔擺手,很快就轉移目標,「啊哈,找到山路了!」

  肖時欽抬頭,其實山路沒個正經,山不高,也就圖好玩。本來重點就是在自然與人文的相融,可是給孫翔指一個目標,總是比較容易勾人興致。此時已近中午,陽光毒辣,孫翔果斷忘記這回事,完全拋下一開始興致缺缺的模樣,是真要玩起來了。

  亦步亦趨跟著,肖時欽稱不上會認植物,好賴沿途都有解說版,唬一唬沒注意到的孫翔還行。這麼一路說說走走,沒有太多餘話,直到他們發現後頭跟著一個小毛孩。

 

  對,真的是毛孩,目測年齡五歲,肖時欽鐵口直斷,孫翔說我呸,這有什麼好直斷的!這麻煩!

 

  早說過這是觀光景點,假期遊客只多不少,可偏偏撞上日正當中,人數驟減不成怪事。肖時欽自覺比孫翔來得好說話,率先湊上去並蹲下身,看著軟嫩的娃子是個小男生,扁著一張嘴,開口就是「你不是我爸爸」。

  「其實你有個五歲的兒子很合理。」孫翔做起簡單的算術。

  「我沒結……沒對象。」要是孫翔回一句沒結婚也能生娃,肖時欽絕對先淚流滿面。

  小男孩又直拗的說了一次「你不是我爸爸」,肖時欽點頭,「我不是,你怎麼跟在我們後面呢?是跟爸爸一起來的?媽媽在不在?」

  小男孩點頭,沒有哭鬧實為可貴,可是對肖時欽的問題沒辦法回答全了,只是伸出手指,指著被肖時欽斜背的水壺,「爸爸的。我有跟著爸爸的水壺。」

  孫翔跟著蹲下身,撈起水壺晃晃,裡頭的半壺水匡啷響,「水壺大家都有,你不能只認水壺找爸爸吧,小弟弟。」

  「我不小,我五歲了!」孩子都是這樣,很快又補上一句,衝著他覺得髮型特別奇怪的孫翔說,「爸爸的水壺是藍色的,一樣!」

  肖時欽琢磨著自己的確是用了一個大眾牌,和人撞水壺並不意外。但是現在該怎麼處理這個小意外,那就不能隨意了。看看孫翔,再看看底下的大學校區,要把小朋友放到哪裡去才能讓父母找著呢?

  「孫翔,我們可能得……等一等。」斟酌字詞,相信孫翔不至於因為行程耽擱而生氣?

  「等就等啊,不然上哪找他的爸媽?」孫翔確實沒生氣,還示意肖時欽把水壺給他。

  接過水壺,孫翔拿在手裡像逗貓一樣左晃右晃,「喂,想找爸爸,就跟著我們等。」

  小男孩猶豫著。不哭鬧這點就可見他是個聰明的孩子,心想跟兩個哥哥不能走遠,不然就真的找不著爸爸媽媽了。可是他有和爸爸一樣的水壺,也許不是壞人?

  肖時欽幫腔,「小弟弟,我們一起去旁邊的椅子坐,等爸爸媽媽好不好?」

  看看孫翔,再看看肖時欽。雖然水壺目前落到孫翔手中,但還是戴著眼鏡的肖時欽更像爸爸一些,他終於肯湊過去,抓緊了衣角,「一起等。」

  兩大一小挪動位置,山路上的長椅有些落葉,孫翔隨便拍了幾下便坐上去,而肖時欽把男孩抱到腿上,詢問一下名字後得知他的小名是小翔。

  「呵呵,真巧。」孫翔冷著一張臉。

  「孫翔,你跟一個小朋友計較什麼?」

  「誰計較了?只是我小時候奶名也是小翔而已,是真的很巧。」但他還是冷著一張臉。

  肖時欽搞不清楚他又是哪個地方抽風,把水壺拿回來先餵了小翔幾口水,才繼續思考該怎麼尋人。萬一等個半小時左右仍不見父母,還是送去警衛室或警局之類的吧?兩個男人帶著孩子,先不要說是閒話,被誤會成拐賣那可不得了。

  孫翔看看四周的景色也就是這樣,只好拿起手機擺弄,一會兒吸引了小翔的注意力。得瑟著小屁孩也不是完全不理本大爺嘛,結果幾秒鐘後,小翔語出驚人。

  「我爸爸也有玩喔。這個,字大大的。」小翔眨巴眨巴看著孫翔的手機桌布,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,開始覺得這哥哥也有地方和爸爸很像。

  長椅就這麼大,肖時欽和孫翔的距離並沒有多少,脖子拉長就能看到對方的手機,肖時欽看著孫翔的畫面,「你就直接拿勝利截圖當桌布啊?」

  「不行?」孫翔看著上面大大的榮耀二字,是他自己截的,還不是官方的公開下載檔。

  肖時欽沒有機會回答,因為小翔已經爬呀爬,最後站穩在椅上,夾在兩人之中,繼續伸手想抓孫翔的手機。

  「哥哥喜歡這個嗎?爸爸很喜歡。」雖然只是從一個小孩口中訴說父親對榮耀的喜愛,孫翔還是軟化不少,畢竟這怎麼樣都是他最重視的部分。

  他把掛在手機上的一葉之秋掛墜拎起,在小翔面前轉了轉,「我很喜歡。那你知不知道這個角色是最強的?」

  「咳。」肖時欽連忙掏出手機,也把生靈滅的掛墜晃了兩下,「小翔,這個比較強。」

  「肖時欽你要不要臉!生靈滅跟鬥神能比嗎!」

  「鬥神是葉修前輩的你才好意思!」

  「我告訴你,一葉之秋能搶過來,鬥神我也能!」

  「我們剛輸了挑戰賽還沒兩個月呢!」

  「輸就輸!下次贏回來!」

  「是雷霆贏回來!」

  「輪迴是冠軍隊你哪根蔥呢!」

  「雷霆!」

  「輪迴!」

  「爸爸喜歡掃把飛來飛去的。」

 

  其實就在他們吵到一個尾聲之後,小翔的父母就出現了。理所當然地被認出是孫翔與肖時欽,兩人都和小翔的父親合照留影,也不意外的各自簽下名字,好一番折騰才被臉皮薄的母親拉著一大一小離開。

  肖時欽看看往上的山路,「我們還走嗎?」

  「不走,累死了。」孫翔把剩下的水一飲而盡,「沒水,所以我們去別的地方吧。」

  肖時欽真想說你彆扭什麼,可是想想他們方才都很坦率。

  本以為個人都要各自消化失敗,此刻卻第一次共嚐痛處,而後一點都不修飾地,甩開過去。

  他們都不揪結那場挑戰賽了,真好。

  肖時欽拿回水壺,旋緊壺蓋,「那就下山回車上,去吃點東西再去看東湖?有快艇可玩,你應該會喜歡。」

 

  孫翔沒回答,取而代之的是喀擦一聲,又見快門。

  肖時欽這次哪管有沒有糊焦,轉身就走,勾著嘴角卻不理後面又忙著發微博的孫翔。

  綠意盎然的夏天,還是有其美好,只是在人多於在景。

 

  @孫翔_輪迴#出遊#找到@肖時欽@武漢大學[圖片][圖片][圖片]


评论(14)
热度(33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