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36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03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←必看

※差點忘記禮拜一是固定更新!!!

※GO↓



03.

 

  肖時欽不得不面對那條微博。

 

@李迅_虛空:出去玩還找伴遊啊西斯空寂//@杜明_輪迴:不是嗎他說要去找@肖時欽啊//@方銳_呼嘯:二翔出去玩啊輪迴不訓練?//@唐昊_呼嘯://@戴妍婍_雷霆:右邊@我們隊長幾個意思//@杜明_輪迴:好好玩!還沒碰到@肖時欽啊//@江波濤_輪迴:W市有點熱注意天氣

@孫翔_輪迴#出遊#人在機場[圖片]

 

  輕推眼鏡,下午訓練結束後,戴妍婍跑來找他,直把手機往他眼前湊,直接問了他是不是和孫翔約好。

  約什麼約呢?肖時欽發現自己的聲音特別柔和,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,反正否決掉戴妍婍的詢問。倒是那條微博已經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自己不說話怕是過於奇怪了。

  孫翔並沒有告訴他,即將要來W市的事,雖說不介意做東道主,但他現在可還被悶在葫蘆裡呢。同樣開了手機,被標記的訊息使手機震動好幾下,終於平靜下來之後,挑那條被職業選手轉過來又傳過去的訊息,接在後頭打下:

 

  @肖時欽_雷霆:歡迎來雷霆玩,有空帶你轉轉?

 

  這話說得剛好。提到雷霆,那是強調自己做為隊長的客氣與禮貌;用上有空,就表示這戲可有可不有,觀眾看過就散去吧,人來不來,那是我們的事。

  這之後又會被其他人怎麼評論也不重要,總之晚些還是給對方捎個電話,弄明白孫翔那裡是怎麼回事。

  不過真回到房間坐下、拿出手機,肖時欽還是開始一場思想大業。

  或許在戰術的養成上,很多部份是因為身處雷霆才被培養起來,細瑣的、絕命的、針對別人弱點、硬著頭皮上的,若不是肖時欽為人厚道又磊落,可能負評要多過好評。不過什麼樣的人就做什麼樣的事,他本人也確實相當細心,顧慮到很多層面。

  想太多是他的優點抑是缺點,只幸運在他將其化為長處最後躋身戰術大師一列。

  於是在人與人的相處上,他就觀察得更入微了。在拿捏氣氛一事上做得特別好,難怪最初才入雷霆一年,不只做為個人選手的價值被體現,還在第二年被提拔為隊長,至今領著雷霆維持不錯的成績。

  撥出電話,好像冒險一樣刺激。肖時欽想了又想,卻不知道在招呼和詢問之後他們是否還有話題。而話題的必要性在哪呢?只是一種保有後路的策略?肖時欽將每一次對應都當作是戰場,緊而不繃,繃而不疏,謹慎為上,又因應自如。

  「喂?」對面的聲音飄來,其實幾個禮拜前才聽過。那當中對於通話者為誰的茫然與好奇,讓肖時欽輕推眼鏡,自個兒笑了。

  「我肖時欽。孫……翔,你來W市了?」

  「喔。對啊,你看到了?」

  轉發上千的微博要不看到還挺難的,特別大家都是一個圈子,轉會過來或轉會過去,不都一樣是常規賽見,何況網路。

  「我帶你四處走走吧?一個人在W市玩沒什麼意思。還是你行程都安排好了?那我就不打擾……」

  「沒有。」孫翔搶話,「我就四處亂看啊。除了戶部巷也不知道要去哪,反正亂吃了一天。」

  「有沒有吃熱乾麵?」肖時欽覺著孫翔總該知道吃點當地特產。好賴這還是中國五大名麵。

  孫翔大概是感應到肖時欽的循循善誘中,帶上一些套話成份,果然是一說一大串,不只熱乾麵,豆皮啊鴨脖啊烤魚啊,蓮藕排骨湯和魚湯糊粉,糍粑面窩也不放過,什麼有名就吃什麼。

  肖時欽聽著又笑,旅客來這果真是這樣吃,但也用不著掃人興,想想再帶人吃一頓是不必,待至頓點,乾脆問起,「那麼我帶你去逛個公園還是看湖?遠的景點讓我開車吧,你少跟著那些觀光客打車,當心被騙。」

  「你才被騙,當我幾歲呢!」孫翔抗議起來還是挺快的。

  「二十?」肖時欽回答的認真,險些沒噎著純粹要抗議的孫翔。

  「是二十沒錯……今年要二十。」

  十七歲進聯盟,而今要二十。三年時光過去,人不可能總活在最初。可惜肖時欽腦裡可不是感嘆這個。市內地圖在心中展開,小小的車子沿路蜿蜒,好多地方可去,卻不知道孫翔喜歡什麼。

  他都沒想過為什麼自己不打個招呼就算了,硬是直接問上帶人走走這事。想也知道,孫翔哪裡懂得婉拒。

  肖時欽這邊憂著,孫翔自己接話下去,「我明天沒事,後天就走了。」

  「這麼快?你不是今天才來嗎?」

  「我就隨便出來玩!哪那麼多講究,我覺得看差不多就好了,不能再多去幾個城市?」

  「也是……」可明天就帶人出去多慌忙啊。車得借,隊內得安排,隊長又不是孤身一人,請假完了就能走。

  那,大概到此為止了。肖時欽自嘲,得,不必孫翔犯二,他也不必心累,光是飛機行程就決定了此行根本不必接待,他又一次想多了。

  可是放鬆太早,通話畢竟還沒到最後的道別。

  「那明天早上你來酒店接我?還是我去雷霆?嘖,我還沒一個人去你們那裡過呢。」

  「別,我去接你吧。」肖時欽制止,他們雷霆門口的狂熱粉絲不多,但也供不起孫翔來門口踩點一回。

  後來的對話就是記下酒店地址,早上九點見面,餘下不多話,掛了電話時,肖時欽望著紙條思索著。

  腳底下踩著按摩墊,小小的顆粒密密麻麻,現在卻如小蟲子肆虐,順著腳底板爬上大腿又順著四角褲邊緣,滾入私處蹭上腹部,最後鑽到心口叫人深深在意。

  肖時欽拿起滑鼠旁的紙鎮,壓住剛用鋼筆書寫下約定的紙條。

  他就喜歡這些小東西,生活方便,又在使用的同時讓人愛不釋手。人在臥房中,四周的東西慢慢堆起來,肖時欽的東西向來雜而不亂。

  他被好多好多東西、好多好多事情包圍,而此刻想著只有一個人。

 

  肖時欽以為他們的緣分早就斷去。

  實話說,離開嘉世後,肖時欽也迅速把孫翔放回敵人的頁面,隊友時期的觀察全成為未來的針對方針。

  競技就是這樣,說不上奸惡。於是這次招待顯得不三不四。

  就算台上敵人台下朋友,仍無法充分說明他們之間。

  肖時欽不討厭孫翔,但實在話……他也沒有把他當過朋友。人再好,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處理好與每一個人的關係。淺嘗即止,他總不像孫翔那樣吃點美食還要通吃。

  再愛吃,也會有自己的偏好。

  點亮小夜燈,肖時欽走出門,安排明日事務去了。

 


评论(13)
热度(38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