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33][全職高手][肖翔]存續00

說在前頭&全文彙整

※↑必看

※Ready?

※GO↓



有些故事,從道別後才開始。

先存而後續。

 

00.

 

  「歡迎回家!」

  回家,回與家。目的地是何其讓人安心的所在,成長茁壯的地方是為家。肖時欽記得他到嘉世的那天早上,陽光是如何讓隊徽閃閃發亮,刺痛了他的眼卻茁壯了他的心。

  而今天陽光一樣耀眼,卻是打從心底的一股力量讓淚意湧上最終打濕眼鏡。

  雷霆的一切如此讓人懷念,這是他的起點,並且在此刻,肖時欽在粉絲與隊友的擁護下,將成為競技之路的唯一終點。

  雷霆並沒有大張旗鼓的舉辦記者會,是啊,回家是應該的事,哪裡需要大肆聲張。肖時欽旁邊走著方學才,兩人並肩而行,謝過老闆之後,便是先回去宿舍稍微安歇一下。

  「其實也不用馬上回去。」肖時欽有些靦腆,「先去技術部看一下帳號卡也行。」和他一起回來的當然不外乎是最佳夥伴生靈滅。噢,還有個前嘉世治療、張家興。

  方學才倒是習慣這隊長平時的風格,笑了聲又槌下對方的肩膀,「生靈滅跑不掉。你去看一下房間裡的行李有沒有漏吧,昨天都叫門衛給你搬上來了。」

  兩人一路上說笑,一點都沒有一年不見的生疏。才要說說戴妍婍這女娃要鬧出什麼笑話,步伐早就上到三樓拐過彎,開闊的視野中是兩排房間。雷霆實在不是大規模的戰隊,正式隊員連同副隊長皆為兩人一間,唯一的單間屬於隊長。就在廊底,因是盡頭所以房內相當寬敞。

  方學才先一步上前推開房門,挺滑稽的擺手邀請肖時欽入內。肖時欽都不曉得這位搭檔過幾年的副隊長如此風趣,勾著笑容也順勢而入,然後又一次感覺到,家的味道是恆久不變的。

  四年,他在這裡住過四年。相較於一年合約的嘉世,雷霆這兒倒是被肖時欽多到誇張的雜物給佈置起來。但是上一賽季的隊長是劉皓,所以肖時欽想著回來時,應該會看見一間完全乾淨的空房,而中間丟著他的行李。

  但,並不是這樣。他走上打蠟過的地板時,幾乎不敢回頭去看陪他過來的方學才。

  窗明几淨,床上曬過的被舖是雷霆統一發的,他一直以來都是睡著這麼一張床;角落的書架是他自己添置的,上頭一些磨損的小痕跡都還在,可見這龐然大物沒有人動過;還有電腦桌上的一張卡片,掀開來是雷霆全體隊員的簽名跟留言。

  這些行為都是人情上的,不是禮節上的。

  肖時欽一天就哭上第二次,他自己都覺得好笑。

  「我先走啦,隊長。」方學才確實沒打算帶著對方把雷霆逛過一次,這是沒必要。只是先領著人來看看大家的心意,這會兒還得溜回去跟期待的眾人報告呢。倒是肖時欽聽到那句隊長,摘下眼鏡抹去淚痕,才轉身點頭,表著可以自己處理的示意。

  門關上,一切恢復安靜,卻有了生機。

  肖時欽真的回家了。

 

  點過行李確定沒問題,不需要急著收,肖時欽更想快些和技術人員討論,這一年來生靈滅的改變。還有,能的話也想跟隊員談上幾句,即使大夥兒都決定在夏休期前幾天留在俱樂部,共同商擬接下來一年的計畫。

  帶上房鑰匙出門,一落鎖轉身就是面著整排宿舍,一直到底端才是樓梯向下。電梯在另外一邊,不通宿舍這一層,反正訓練室在二樓,平時活動範圍不大,自個兒走動走動就行。

  對這裡的熟悉是刻在骨子裡的。肖時欽快步向前,像是要走過盛夏的洗禮,證明著離開一年是有所頓悟的。這裡沒有窗,人工光源在頭頂上,影子顯得特別小氣。如同沒有人跟隨,肖時欽再次站上隊伍頂端,引領眾人。

  下樓時肖時欽又回頭看了一眼,卻不在嘴上評論什麼。

  只是一眼便見到最盡頭的房間,而不是素雅的牆面,可見熟悉感偶爾也會敵不過改變。在這裡,他已經沒有對門房客。

  已經不需要照顧一個大孩子了。

 

 

  早上八點十分,孫翔兩眼一睜,拍掉匡啷響著的鬧鐘,臉一抹便在床上坐起。

  轉會到輪迴的時間晚,他大概算是幸運,江波濤把人領到房間時,笑說這可是最後一間單間。雖說冠軍隊現在挺有改造一下宿舍品質的打算,總之孫翔還是和隊長、副隊長等人一樣享有單間。倒不怕被人說話,輪迴隊內的風氣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的,孫翔看隔壁的吳啟和杜明打鬧得挺好,再遠一點的方明華與呂泊遠也相安無事,沒人理會孫翔自個兒住。

  所以他心安理得的,在第一個晚上失眠了。無人發現。

  細想起來,孫翔自己也很意外會收到輪迴的邀請。挑戰賽失利,一整個晚上都是茫的,待至隔日終於有比較強烈的心情湧上心頭時,孫翔很慌亂。亂得忘記要復盤,亂得忘記要訓練,亂得一個人站在房間裡頭,像是被全世界拋棄。

  這說得多文藝,但他好像能看見整個聯盟都盯著嘉世,接下來又要鬧出什麼笑話。

  那天他連回去越雲的心都有了。不是嫌棄,只是心想著這下怎麼辦才好,他還想再打比賽、還望繼續在賽場上追逐榮耀。

  葉修已經不重要了。

  一葉之秋也能說不重要了。

  宛如剛剛接下成為職業選手的合約,孫翔一心渴求發展,美好的未來正要開始──好吧,現在有些差,可無論如何都是不願就此停下腳步的。

  所以輪迴伸出的橄欖枝,可能更像是從天而降的蜘蛛絲。

  這一次孫翔不會再蹬著其他人上位了。

  因為也沒人給他蹬了,他只剩下他自己。

  大清早地,孫翔起床向來是醒得快,大概和他過份活絡的情商有點關係。想起昨日江波濤提醒,在輪迴的日子可能和在嘉世不一樣。

  於是孫翔留點心,設了鬧鐘,就怕自己晚起。

  看著手裡精巧的鬧鐘,黃色指針仍然穩定低調、一步一步走著。其實這鬧鈴時間也不是孫翔自己訂的,早上十點才開會,畢竟這是暑休,要不是為了歡迎孫翔,大家早就放大假去了。

  八點十分是有點早了。

  現在要幹嘛呢?趕緊起床梳洗、抓抓頭髮,然後拿著一葉之秋去玩會兒?

  在陌生的地方還是有熟悉的事能做。這到哪裡都沒有差別,再者今天他的新東家是冠軍隊,又一個美好到不行的環境。

  細想,越雲是後段班,嘉世是沒落的王朝,輪迴豈不是天堂?孫翔沒道理再挑!

  可是他不會再這麼想了。

  把鬧鐘放回桌上,赤著腳踩到地面,循著不遠的浴室走去,開了水潑自己一臉,最後抬頭看向鏡中年輕有朝氣的他。

 

  輪迴就輪迴吧,孫翔不覺得自己是被揀去的,應是被看重的。但同樣的他不再覺得自己是中心,昨天185公分的身高的確傲視全員,可在場上每個人都是一分,哪有誰高誰低。最後,只要能變強,能讓所有人看著他,那麼用什麼法子都一樣。

  孫翔還沒想明白,所有的想法都在腦袋裡糊做一團,像極了伸手沾起髮蠟搓在手心那樣。

  現在還不能回頭謝謝他們。

  還不是時候。

  還不是。

 


评论(2)
热度(72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