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rrue,簡稱C子。
如果能夠從文字來認出我就太好了。
超雜食派,踩我雷沒事,但我怕踩你雷,請自個兒多注意。

[365][Day32][全職高手][王柔]愛情

※給 @襲音 的生日賀文!!!

※你說要一千字我就不打太多啦!(欸

※還不是...很會拿捏這對...看別人寫都萌怎麼自己寫就(ry

※生日快樂噢噢(艸)



 

  就是剽悍又無畏的女人,也會因為愛情而停下腳步。

  那是迷霧蔓延的一條路,每一段都是未知,每個方向都是難題。

  所以唐柔在訓練過後,沒有立刻讓寒煙柔放下戰矛,那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

  她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找蘇沐橙或陳果討論一下。而這兩人現在都收拾著準備離開了。這麼拖拍又猶豫的狀況實不是她的本性,對於有興趣的事果斷俐落,沒興趣的事扭頭就走。

  那麼……「果果、沐橙。」

  她出聲了。

  兩位女性好友靠過來嘰嘰喳喳,很快便決定訓練室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,當下手一牽就奔回上林苑,拋下那堆男人於腦後,好像沒見到一樣。

  慎重鎖上門,三人正在唐柔與陳果的房間裡。

  「怎麼啦?」陳果憂心,不論從哪個身份來說,她都是最關心唐柔的。

  唐柔偏頭,貼頰的髮絲滑落,說出原因相當爽快,這又與原本的她無差。

 

  「我說……接吻、會被男人討厭?」

 

  陳果與蘇沐橙一個愣神一個捧腹大笑。

 

  「柔柔,你……被王杰希吻了?」蘇沐橙拭去笑出來的淚,「天啊別跟葉修說,下次見面可要把大眼嘲諷死。」這當中純屬玩笑,葉修沒管這麼遠,而蘇沐橙也只是對於那畫面感到有趣罷了。

  顯然陳果就更快抓到重點。「什麼情況?王杰希親了你還不滿足?怎麼會說是討厭呢柔柔?」陳果幾乎要抓住唐柔的雙肩猛搖,就怕人不從實招來。

  唐柔無奈,輕拍著肩上的手,「果果,你別激動。」

  「你問的叫人怎麼不激動啊?都把我們叫來了就快說。」陳果只得收回手,但還是傾身向前,大有靠氣勢迫人的打算。

  現在連蘇沐橙都坐下了,三個女人圍成小圈,密謀開始。

  「上次去B市比賽,我不是跟王杰希出去轉了幾圈?」

  沒錯沒錯,兩女點頭。

  「本來為了避人耳目也沒逛太久,後來讓王杰希開車去看夜景。」

  小人!陳果喊,心懷不軌!

  「隨便聊聊之後,大概氣氛也對吧,他就靠過來了。」

  我就說!男人都這樣!陳果繼續喊,蘇沐橙把人拉回來。

  「談戀愛親吻也很正常,我也沒有古板到交往多久才能拉手之類的想法。」

  可是他想親柔柔!陳果憤怒轉頭衝蘇沐橙喊。

  你當柔柔幾歲呀,都是女人了。蘇沐橙搖頭。

  「你們聽不聽我說完?」唐柔險些沒翻白眼。

  聽、聽!

  「但王杰希連碰都沒碰到就退開了。」

  啊?耍你啊這是?陳果剛消下去的怒意又要攀升了。

  「我以為他是害怕或是怎麼了,所以換我主動靠上去。」

  唐柔聳肩。主動的結果都一樣,不必分男女。

  「可是他避得從容,只親到臉頰。後來他就送我回酒店了。」

  結果陳果這次連說都沒說,直接站起。

  「沐橙,我看還是跟葉修說一聲吧。」一臉凝重,興欣老闆決定要做個有用的人,「管他什麼微草不微草,欺負我們柔柔感情就是不對,不要光嘲諷,要往死裡打!」

  「柔柔你看,你都把果果弄神經了。」

  「我只是想找你們討論來著……哎,沐橙,你怎麼看?」也習慣了好友這樣外放的性子,唐柔乾脆先把問題拋給常看電視劇的蘇沐橙。

 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,拿電視劇的情節來比一比,說不定有答案呢。

  「這……」蘇沐橙倒不是沒想過,只是答案爛俗又不像王杰希這人會做的事。「可能……是……珍惜你?」

  「嗯?」唐柔沒想過這可能性。

  「有的男人就怕動作太快,嚇跑了人。或是覺得應該更珍惜對方,所以遲遲不進下一步。不過這才一個吻,王杰希好像又不是這麼誇張的人。」

  「我也覺得不可能。」唐柔同意,「他雖然有禮,又把一切都打理好,可也不是老古板。我們一同意交往就牽手了,所以這理由不成立。」

  「那我就不知道了。」蘇沐橙雙手一攤,「你換問果果吧。」

  唐柔望去陳果還在邊上糾結著,苦笑起來,「算了,下次直接問問王杰希吧。我跟他有話就說,一個人這樣想沒意義。」

 

  只是對著喜歡的人直白問出肢體上的問題,果然還是不比和葉修詢問戰鬥法師的技巧。

  明明都是問題,也都是正經問題。

  卻不是這麼容易問出口,否則哪會找朋友探聽。

  唐柔沒說,一切又回到原點。

 

 

  後來,在全明星賽後的聚會上,唐柔和王杰希躲在角落,還是唐柔先主動湊上吻了。雙唇分開後仰著頭凝望,她才坦然問出當時的疑問。

  便是杰希大神也愣了會兒,最後捏捏她的鼻子,用著只有她能聽見、不好意思的語調,低笑。

  「男人也會因為愛情而停下腳步,就算是變化莫測的魔術師也一樣。」


同場加映★

 

  王杰希雙手抱臂站在窗邊,正在思考人生一個很重要的問題。

 

  他沒有吻過女人。當然男人也沒有,所以正確來說是他沒有過初吻。

 

  可是前幾天載著唐柔去看夜景,鬼使神差之下他差點失控,心愛的女人在旁誰不想一親芳澤?好在最後關頭煞了車,王杰希發現他還是有點擔心。

  明知道唐柔的性子大方,還是有些害怕親吻是否太倉促?而他沒有任何技術含量,這跟打副本沒看攻略是一樣的。

  噢,這副本還是新開放的,一開始得摸瞎才行。

  但是遊戲死了能重來,愛情可不行。

  所以最後讓唐柔反過來親上臉頰,王杰希當時的內心其實是燒融瓶連炸,把自己轟死的心都有。

  明明之前追求唐柔的態度都挺大方的,只要他確認這是他想要去做的。偏偏走到這一步,才開始懂得膽怯與更多的考慮。

  這要說出去讓人聽見微草隊長是這個樣子,能行嗎?

  王杰希忍不住想嘆氣,卻被身後冒出的聲音給硬生生憋回去。

 

  「隊長,你還好嗎?」是副隊長許斌。

 

  就是再怎麼信任副手,也不可能連戀愛煩惱都傾吐出來。

  王杰希搖頭,許斌卻沒有就此離去。

  因為王杰希搖頭之餘,兩眼還是直勾勾盯著他,好似有話想說,卻不好出口。

  許斌也不敢走,大小眼就是看慣了也還是不敢問。

 

  後來為了怎麼親唐柔這事,王杰希想了一小時,而許斌陪著罰站一小時,那就是微草的小祕密了。



评论(7)
热度(29)

© Charrue. | Powered by LOFTER